心情分享

心中的事,想說的話,都可在這和大家分享

難忘三貂嶺驚奇之旅

分類: 
每次看到這張相片,,就想起那段難忘的三貂嶺之旅!!
 
當年我還是腳勇勇的時候,,只要能走得上去,,下得了海都要去冒險走一遭!!那次的三貂嶺是以前工作時,,有一次放假,同事邀我去她三貂嶺的家玩,那是一個交通極不方便的地方。〈對我而言〉除了火車是唯一的交通工具外,其它車子都無法到達的地方。而且下了火車後也只能用徒步方式到她家。
 
以她們的腳程,只需十分鐘的路程,結果我卻整整走了兩個多鐘頭。讓她的母親在家門口頻頻探頭,,嘴裡不斷唸著[怎麼還沒到家呢?]還準備了一桌豐盛的菜餚請我們這遠道而來的客人,,可是當我千辛萬苦來到她家時,,我已累得食不下嚥,,只想在床上好好喘口氣,,連同事邀約去看十分瀑布,,我已無力再走了,,況且回程還得走兩個多鐘頭的路呢!!一路上驚險萬分,沿途的鐵路石子路更是步步難行,還得時時注意火車是否要來了,若一個不留神,就有可能成為輪下魂了。尤其是走在木橋上,火車就在你身後急速通過的經驗,真是畢生難忘。想想那橋面只能站一個人半的寬度,,橋下是湍急的溪谷,若一個不慎,不是成為火車輪下魂,就是變成溪裡魚兒的大餐了。真的,要不是有三位同事緊緊護著,我可能就掉下溪谷去了,現在想起來還頭皮發痳呢!

憶童年

分類: 
每每想起童年時的種種,總忍不住想笑,但在笑臉裡總藏著一絲絲遺憾。因為我童年的歲月,大部份都在育幼院度過,缺乏父母陪著成長的遺憾。不過育幼院裡點點滴滴的趣事,仍是我們最為津津樂道的往事。       
     
疊被樂      
由於育幼院人數眾多,為了管理有規律,院長便採用軍中管理方式。於是我們也要像阿兵哥一樣,早上起床要疊豆腐被,不但要疊得正正方方,有菱有角,還得把育幼院的字樣疊上來。甚至為了訓練我們的棉被疊的有模有樣,還舉辦疊被比賽,還有學長教學弟妹疊被的傳承。而我們就常把疊被子當遊戲玩,常常在左疊疊、右疊疊中睡著了,唉!誰叫棉被這麼溫暖呢。   
         
洗澡篇      

阿爸!我想您!

分類: 
看到FB上回顧,才知今天是阿爸的忌日。感覺好久沒寫懷念文記念阿爸,突然想起 父親逝世那年正是SARS猖狂時期,事隔 十七年了,如今台灣又陷入冠狀病毒侵襲 。那年醫院忙著防疫,禁止到醫院探視病 人,尤其是住北部的親人禁止南下探視, 我就這樣來不及見父親最後一面,讓我遺憾不已。
 
在這風雨孤獨的日子裡,想起父親生前對 我百般疼愛的種種,眼淚泊泊流滿腮,尤是母親進到養老院後,失親的感覺又更深 ……更深,當母親還在家時,偶而生活拮据時還能向她求援,逢年過節時,至少還有回家的感覺,聽聽她的嘮叨,講左鄰右舍的八掛,訴說兒孫種種趣事,還有嚐嚐快失傳家鄉味,如今隨著母親進養老院那 刻起,都消失在我的生活及味覺。
 
 阿爸:您離開我們近二十年了,有想我們嗎! 阿爸:我們都很好,雖然各個兄弟沒有大富 大貴,但都很健康,您的寶貝孫兒個個頭好 壯壯,記得有閒回來看看他們哦! 阿爸:更要記得看看您的老婆,保佑她在養 老院一切平安,雖然她漸漸地忘記您,忘記 她最愛孫兒、家人,但還是請您保佑我們 ,及您最沒用的女兒。 阿爸:雖然您已離開許久……許久,但對 你的思念一刻也沒停止,對您生前種種疼 惜,更是終生難忘,終生感念!

熱線妳和我

分類: 
說起電話聊天,讓我回憶在年輕時,跟阿美常 常聊到忘我,聊到忘了餓忘了睡。
 
有一次兩人 又再電話裡閒聊,聊天聊地,說誰怎樣又如何 如何,突然間有個女生的聲音插話進來「對不 起,我是電信局的話務員,因為妳們講太久的 電話,有人要打電話進來都打不通,麻煩妳們 儘量長話短說。」當她離線後,我跟阿美愣了 幾秒後就狂笑說有講很久嗎,後來才知是她妹 妹打了很久電話回家打不通,請電信查看是否 故障,知道是姐姐跟我在長舌,還罵了姐姐一 頓,其實我跟阿美平日都在一起工作,兩人也 常聊到忘我,連休假在家也要電話長聊,讓旁 人不解這兩人怎麼有這麼多話聊,就年輕嘛!
 

喂~請問你扣幾號

分類: 
回想起在職場裡,最讓我難忘及刺激的工作 ,就是當電話秘書的那段日子。 
 
在手機還沒盛行的年代,BB扣成了上班族最 需要連絡的工具,第一代扣機只是個黑盒子, 它只能響不能顯示號碼,所以必需靠電話秘書 代勞。這個工作是全天二十四小時無休,因此 分三班制,因為大夜班薪水比較多,為了生活 需求,選了大夜班。在那個股票萬點的年代, 夜間休閒的活動就非常活躍,尤其是特殊行業 更是蓬勃燦爛,因此我接觸的客戶就非比常人。 電話那端的客戶不是八大行業的小姐,要不就 是道上大哥、小弟,還有一些影視人,他們就像蝙蝠般白天睡覺,要不就打牌或麻將,晚上才 是他們活動最佳時間。 那些道上的名稱都以水果或動物,像似黑狗、 瘦皮猴、黑記、等等,那些八大行業的小姐 名稱以當紅連續劇女主角命名,譬如瓊瑤劇裡 含煙、夢萍、夢如、反正當時那個戲紅,我的 電話裡就會傳來「含煙找黑枸」「夢萍找阿猴」 等等的對話,往往讓我跟同事笑到差點接不下 話。更可怕是找不到人就索命連環扣,最後還 以死要脅,但對方總是冷冷地回「別理她」,我也被那些要死要活的電話訓練沒感覺,最怕 遇上新來的同事接到要脅電話,總是嚇得差點 要報警,在旁的我總要她冷靜冷靜不會出人命 啦!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