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分享

心中的事,想說的話,都可在這和大家分享

高怪輪's 的頭像

人人平等?個鬼!-上不了車?到底~

分類: 
退一步海闊天空,要退幾步才能讓駕駛曉得有輪椅等待中?
 
你有沒有過一種經驗,排隊排得好好的,有人忽然就插隊!完全不鳥你排多久,接著有人有樣學樣,一個一個插在你的面前。
 
請問是你會怎麼做呢?
 
讓他直接插隊,還是大聲喝斥對方?
 
 
星期天早上,胖子出門準備坐公車。路過三間修車廠,一個小小的檳榔攤,來到公車站牌前面,一個華麗的轉身等待我要坐的公車。
 
只見後來慢慢有人開始群聚,如果我擺在店門口,應該就是超強的招財貓吧!
 
HumidryKuo's 的頭像

拜會日本障礙學會發展與障礙生支持性服務

分類: 
在日本朋友安排下,拜訪了京都立命館大學Tateiwa Shinya教授,一個非正式的拜訪,可以感受Tateiwa對於我的提問都是真誠無私的分享,收穫很多。談日本障礙學會的發展跟草根團體、國家政策的關係,學術團體不是象牙塔,與DPOs跟厚生勞動省的人員還是有所連結,進行政策對話。日本障礙研究學會有自己的學術期刊,豐富的網路資料庫,但每一步都是緩慢的累積。回程路上在想,組織的成立是力量開展跟資源滾動的開始,怎麼發展是一種集體智慧,但組織的核心的精神與所擁抱的價值,似乎才是關鍵。
也談了身心障礙學生支持性服務的現況,對於障礙生的培力、意識覺醒確實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而目前日本的支持性服務,還是看學校態度與資源。但以前個人助理不能進校園服務,到現在日本教育部甚至補助個助協助學生在校學習,下午參加他們的一場seminar,就看到腦麻學PA課堂協助。
很累的第一天,但腦袋很滿。題外話,面對大咖而又謙虛的老師,總覺得那是一種最難得風範。
HumidryKuo's 的頭像

去振興散步

分類: 
障礙的經驗有著什麼樣的世代差異?在台灣福利制度缺乏的壯況之下,醫療復健機構(收容)的存在,有什麼樣的時代意義?
 
之於這些院童,也之於那個年代。我作為一個80年代的小麻患者,沒有機構生活的經驗,能夠跟這些長輩們一起重回童年,聽聽他們我說那些在振興的日子,除了遠離家人的孤單,療程的苦痛,其實有更多的懷念,感念。我沒有辦法斷然的用「機構就是不好的」這種論點評斷他們每個人的主觀經驗,在那樣資源缺乏的年代,機構很可能是家庭以外,唯一的資源。而當然階級的因素,很可能就左右了一個小兒麻痺患者的人生。
 
今天的散步,像是黑白電影,我們在一棵芒果樹前逗留,那可能是當時他們一起打芒果做芒果青的記憶。還有某些角落,是機構中偷偷摸摸小情小愛的甜蜜。似乎得要跟時間賽跑,這些記憶再不去談,可能就消失了。那象徵的不是這群人的生活而已,而是那個時代身障者的處境與社會意涵。
 
 
聽著這些故事,我是何其有幸。
 
sunboy's 的頭像

你坐對輪椅了嗎

分類: 
印象中在讀小學前就開始坐輪椅了,回首一看小時候坐輪椅的照片都是「小孩開大車」的模樣,我想很多障礙者應該也是同樣的經驗,多數是爸媽或家庭照顧者買來的輪椅,且除非需要特製,不然以前爸媽也都是直接在醫院旁的商家直接買,所以在成長過程中也從來沒有坐過所謂「合身」的輪椅。
 
右邊這張是這幾天臉書回顧看到的,2004年去英國時,為了拍下提款機連輪椅高度都方便使用的證據,現在也成了不適配輪椅的鐵證!其實在當年或甚至十年前,換這類的輪椅己算是正常的「不適合」了,這種我們用日本稱【介護型】的輪椅,其實在自己手推是比較費力的,但誰沒年輕過?年輕的小兒麻痺推起輪椅都覺得自己是行的,現在若再坐一樣的輪椅,自己可能推不到1小時就不行了,而關鍵的原因之一是輪軸的位置,當坐輪椅時,手輕放下時輪軸的位置在手掌位置偏後,輪椅很穩定適合新手或復健期使用不易後翻,但缺點就是推起來費力,你注意到了嗎?
 
周瑜芳's 的頭像

【不容易的小事】好糾結,要申請引導服務嗎?part1

分類: 
【不容易的小事】是個小小嘗試的系列文,在某些時候我有需要幫忙,然而常常會被問許多的問題,「你怎麼讀書?」、「你怎麼走路?」、「所以你眼前模糊一片嗎?」、「你這樣沒問題吼?」......,諸如此類問題發生在各樣地方。
有許多歧視是因為不了解,有時善意想幫忙,卻不是障礙者需要的,造成誤解。因此,想透過這個系列,說說發生在自己或身邊朋友們身上,那些多數人看似簡單卻可能不容易的小事。障礙者們努力的在適應社會,社會規範和潛規則的壓力也感受得到,一些小技巧,希望融入社會中平常地度過每個日常。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