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障礙者生存權請政府負起責任

視障者大法官會議做出解釋,身心障礙者保護法(96年7月11日已修正為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所規定之「非視覺障礙者,不得從事按摩業。」的規定違憲,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至遲於屆滿三年時失其效力。此解釋函的發佈,意即實施多年保障視覺障礙者從事按摩的相關法令將失去效力

,殘障聯盟及視覺障礙團體表示身保法的規定不僅是保障視障者<工作權>,更是保障其<生存權>!對於大法官的釋文,深表遺憾,並要求政府應為視覺障礙者的就業權與生存權負起責任。

殘障聯盟表示,民國69年殘障福利法制訂當時,考量社會對於視覺障礙者的認識不足,不了解其就業能力,使其在就業市場上處於劣勢
,故特立法保障視覺障礙者從事按摩工作,時至今日,我們的社會仍舊沒有接納視覺障礙者的工作能力,包含了司法官特考,視覺障礙者至今連報名考試的機會都沒有,如此要談工作權的平等,實為極大的諷刺。

依據勞委會96年所公佈的資料,視覺障礙的勞動人口約有24000多人,其中有7000人是有實際從事就業工作,3000人領有按摩執照,占了視覺障礙就業人口的40%,與我國鄰近的日本,在開放明眼人從事按摩工作後,原先從事按摩的視覺障礙者,有僅剩下18%能夠繼續從事,生計受到嚴酷的影響,若依此推估,3年後原法令保障的效力失效後,估計將有2400位視覺障礙者的工作機會受到威脅。

現今大多數視障者從事按摩業,是過去數十年的教育養成與就業機會限制的政策結果,加以主管機關忽略視障者所具稟賦非僅侷限於從事按摩業,以致相關規定施行近三十年,仍未能改善視障者之經社地位
,惟如此的解釋函,卻要視障朋友這些底層弱勢勞工去扛下工作權平等的十字架,承受錯誤政策的原罪,殘障聯盟呼籲,教育主觀機關應重新審視對於視覺障礙者的教育規劃,內政部提出因應配套措施,勞政單位應重視覺障礙者的工作權利,加速開發真的適合視覺障礙的就業職種,保障憲法所謂人民工作權利的平等。(文/殘盟王幼玲秘書長)

分類: 

Facebook 留言

回應

對阿!是仗已經在身障團體中,算是絕對弱勢,還這樣剝奪視障朋友的工作機會,如果真的是這樣政府要想辦法讓視障朋友轉業,否則將集合所有的事障朋友去抗議!

也應該請法官裁示身障者和一般社會大眾有行的平等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