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法平等權益、路權與無障礙環境

  輪椅族跟失明的人一樣,社區不能無障礙,仍然是一個歧視環境,雖然小女有了像我一樣的家人陪伴,並非是寸步難行,但是,面對看得見的環境,陷入與車爭道窘境,社會的誤解及忽視、以及環境上層層不斷的障礙,這種無法分享的心情、失落的感覺及內心的空虛也絕對不亞於失明的同胞。

聯合國宣示1981年為「國際殘障年」以來,為落實「全面參與」和「機會均等」的號召,世界各國都在努力推行「無障礙環境」,至今已有27年的歷史。1990年『美國的殘障國民法』對無障礙環境的發展而言,在全世界建立起重要的指標,以國民權利為基礎,享有不可被剝奪的權利。在國外有一句名言『行動不便是我的身體狀況,社會卻使我成為真正的殘障』,一語道盡了無比的心酸;美國殘障人權發展上更有『路權』一文,闡述了無障礙環境的真諦:

由於對身心障礙者的誤解、恐懼、忽視、社會態度和重重障礙的環境交相地阻礙身心障礙者回歸社會主流,身為身心障礙者,我們很難判斷那一個問題比較嚴重,但大多數人可能都會同意,排除環境上的障礙可以加快社會接納和尊重身心障礙者的速度,當身心障礙者ㄧ但走入社會,與一般人一樣成功的展現個人、社會和職業價值時,彼此間將建立起更友善、更不拘束的互動關係,身心障礙者的尊嚴將因而得以重建。而無障礙環境所代表的意義,不但是扭轉社會對身心障礙者錯誤的印象,更重要的是幫助身心障礙者接受良好的教育、就業、方便而不窘迫的使用公共設施和大眾運輸,有尊嚴的作一位對社會有貢獻、重是生產的公民。(引用湯志民著,無障礙校園環境設計之探析)

民國69年,台灣因應聯合國『國際殘障日活動』立法制訂了殘障福利法,由於宣示的意義大於實質意義,更因為缺乏執行效力,執行不彰,形同虛設。在杏林子劉俠女士發起下,79年修訂了殘障福利法,第23條明訂了無障礙環境五年改善期限〈註一〉,只是地方政府仍基於囿於經費編列意願、社政負擔者的福利恩給本位主義等因素,在選票考量下普遍認定無障礙環境非執政必要項目,因此還是少有願意投入改善,效果依然不彰。終於,經殘盟與家長團體發動「1203忍無可忍」千人請願活動下,國民大會在民國八十六年七月對憲法增修了有力條文,其第十條規定﹕「國家對於身心障礙者之保險與就醫、無障礙環境之建構、教育訓練與就業輔導及生活維護與救助,應予保障,並扶助其自立與發展。」,同時修訂殘障福利法名稱為「身心障礙者保護法」,並訂立罰則,於立法表示了『身心障礙者對於無障礙環境的殷殷期盼』。為了表示法條效力,內政部依據身心障礙者保護法第56條〈註二〉,函文各地方政府針對無障礙環境提具替代改善計畫作業程序及認定原則,分類分區分期改善,要求五年內完成;可是,五年過了又五年,公共設施還是障礙重重,地方政府不願編列經費改善依然如故,新建設還是建立起新障礙。

宣導不足下,在社區裡,更是少有人知道無障礙環境是憲法保障的權益,卻只懂得輪椅過得了的通路,摩托車也過得去,於是上行下效,似是而非的依據比例原則,更是建立起形形色色的障礙,如人行道路面高低差、入口鐵條、甚至在無障礙通路前擺設花台花盆、石磚等;學校更是憑藉兒童保護的觀念,紛紛在校門入口建立起入口限制通行鐵條、鐵鍊等,在各界努力完成無障礙校園後,由於缺乏有效的管理方式,最後因為不可及因素,還是變成了有障礙校園,身心障礙學童放學後及社區內身心障礙者、輪椅老人,仍然無法與一般社區民眾一樣公平享有學校公共設施,縣市學校在執行上也各有特色,有些學校管理員更是不客氣,即使是先行進入要求替我的女兒開門,依然被拒絕在門口之外,很明顯變成了69年無障礙環境立法以來的最佳負面宣導,開放時間公告的措施已經侵蝕了身心障礙者憲法平等權及地方制度法公共設施使用的權利,遺憾的卻是由教育界師長級帶頭忽視教育基本法第2條、第4條及憲法第七條(註三),政策上的學校社區化,期許成為社區中心,廣大的面積卻成了社區無障礙環境的最大障礙。

西元2000年(民89年)台灣的歷史產生了重大變化,產生了政黨輪替,我的台南鄉親陳水扁先生當選了總統,同樣作為官田鄉親也同樣是身心障礙者的家長,替民眾發聲的總統成了我的效法榜樣,在四月我進行了第一次的請願,除了向殘盟發聲,向高雄縣縣長信箱請願之外,我也同時發給總統信箱(含附檔請願書),也許是當時政務忙碌,鄉親總統的回答是如果有任何需要,可向台南縣蘇煥智縣長提出申請;而高雄縣是由電話回絕:「不可能為我一人而做!」,那時,我只有憲法平等及地方制度的普通概念,霎時間,缺乏行政法規概念的我,備感失望憤怒至極但卻啞口不知如何應對!
 
94年4月進行第二次請願,府方建設局局長電話的回答是依據中華民國憲法第23條(註四)辦理,在詳讀行政程序的有關規定,以及發覺中央針對法律的制定都有它的施行細則,在執行效力上也訂定條例與辦法,我即痛陳回應:「維護我的女兒憲法平等權,我們來玩一場行政訴訟吧!」。

遺憾的是,短短四年改變了我對執政者愛民護民的看法;雖然沒有進行到訴訟程序,可喜的是,殘盟也針對無障礙環境會中決議積極回應,接受全國選舉有障礙的場所,間接讓聯合國了解ㄧ些開發中的國家有怠忽執行身心障礙者權益事情,而制定了『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殘障人士有權享有非殘障人士所享受的一切民權,允許有關組織和個人在自己國家耗盡所有途徑還是爭取不到權益後,可以向殘障者權利委員會申訴;96年7月11日,台灣也有了劃時代的一頁,公布「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對於公平分享權做了進一步的規範(註五)。只是,一年過去了,新建設一定會符合無障礙規範,舊社區的環境歧視改善空間,仍然牛步,台灣也還沒有人針對無障礙環境依據權益保障法進行申訴。

對於公共設施無障礙環境,做為一個身心障礙者的家長,我所爭取的也只是女兒的憲法平等權,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所針對限制自由權利對象,也不應該是我的女兒及其他輪椅族,管理方法有很多,將無障礙通行空間設置人為障礙物,變成有障礙通行空間,來犧牲輪椅族憲法平等權,並不是唯一的方法。對環境不管是公園、校園、人行步道,我的觀念始終沒有改變,請移除限制我的女兒依其自主性、特殊性有尊嚴進入公平分享的障礙。

台灣是一個平權國家,我的女兒她有權享有非殘障人士所享受的一切民權。台灣各地方政府,請動起來吧!(陳正文)
-------------------------------------------------------------------------------------------------------

註一:殘障福利法第23條(民79年修訂)

各項新建公共設施、建築物、活動場所及交通工具,應設置便於殘障者行動者使用之設備、設施;未符合規定者,不得核發建築執照。前項設備與設施之規範,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

舊有公共設備與設施不符前項之規定者,各級政府應編訂年度預算,逐年改善。但本法

公佈施行五年後,尚未改善者,應撤銷其使用執照。

 

註二:身心障礙者保護法第56條(民86年修訂,前身為殘障福利法)

各項新建公共建築物、活動場所及公共交通工具,應規劃設置便於各類身心障礙者行動與使用之設施及設備。未符合規定者,不得核發建築執照或對外開放使用。

前項公共建築物、活動場所及公共交通工具之無障礙設備與設施之設置規定,由中央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於其相關法令定之。

第一項已領建築執照或對外開放使用之公共建築物、活動場所及公共交通工具,其無障礙設備與設施不符合前項規定或前項規定修正後不符合修正後之規定者,各級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應令其所有權人或管理機關負責人改善。但因軍事管制、古蹟維護、自然環境因素、建築物構造或設備限制等特殊情形,設置無障礙設備與設施確有困難者,得由所有權人或管理機關負責人提具替代改善計畫,申報各級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核備並核定改善期限。有關作業程序及認定原則,由中央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定之。

 

註三:

     中華民國憲法第七條

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

 

教育基本法第2條

人民為教育權之主體。

教育之目的以培養人民健全人格、民主素養、法治觀念、人文涵養、愛國教育、鄉土關懷、資訊知能、強健體魄及思考、判斷與創造能力,並促進其對基本人權之尊重、生態環境之保護及對不同國家、族群、性別、宗教、文化之瞭解與關懷,使其成為具有國家意識與國際視野之現代化國民。

為實現前項教育目的,國家、教育機構、教師、父母應負協助之責任。

 

    教育基本法第4條

人民無分性別、年齡、能力、地域、族群、宗教信仰、政治理念、社經地位及其他條件,接受教育之機會一律平等。對於原住民、身心障礙者及其他弱勢族群之教育,應考慮其自主性及特殊性,依法令予以特別保障,並扶助其發展。

 

註四:中華民國憲法第23條

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

 

註五: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16條

身心障礙者之人格及合法權益,應受尊重及保障,對其接受教育、應考、進用、就業、居住、遷徙、醫療等權益,不得有歧視之對待。

公共設施場所營運者,不得使身心障礙者無法公平使用設施、設備或享有權利。

 

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54條

市區道路、人行道及市區道路兩旁建築物之騎樓,應符合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所規定之無障礙相關法規。

分類: 

Facebook 留言

回應

我的三大願景

1. 教育--應全面落實個別化專業服務制度

    各級主管教育行政機關應循身心障礙者保護法第15條、特殊教育法第15條規定應結合特殊教育機構及專業人員,提供普通學校輔導特殊教育學生之有關評量、教學及行政支援服務;其支援服務項目及實施方式之辦法,由中央主管教育行政機關定之;又特殊教育法第27條規定各級學校應對每位身心障礙學生擬定個別化教育計畫〈IEP〉,並應邀請身心障礙學生家長參與其擬定與教育安置。共同提出最適當之鑑定作業,按個別腦麻學童身心狀況,發掘其學習需求,使其獲得最適當之輔導及安置,以健全人格發展與潛能開發,追求自我實現。 

2.社區公園及校園---完全無障礙

a.  在社區群眾要求下,學校實已形成社區的中心,同時開放時間內提供社區成員交誼及活動的場所,依據身心障礙者保護法的精神,基於身心障礙者皆是社區每一成員,有公平分享校園無障礙的環境的權益,學校應秉持最少限制為原則,提供身心障礙者以自立、有尊嚴的方式進出校園的環境,且可及性之無障礙校園;學校大門及校園周圍人行道應具無障礙通路之標準。

b.  社區公園不僅是身心障礙者保護法第56條攸關平等權之分享議題,提供了全體社區區民活動的場所,同時係為腦麻學童融入社區進行溝通訓練,協助融入社區生活的必需的群體活動場所,對腦麻兒童而言,未來是否能夠充分發展身心潛能,並培養其健全人格,更係具舉足輕重的定位。

3. 高科技器材---完全分享

    台灣為世界高科技產國,為了腦麻學童能夠充分發展身心潛能,協助健全人格的培養,往往在開發身心潛能或職業技能的建立過程當中,非常需要科技輔具的協助,國家應依據腦麻患者每一段生命歷程個別化須求,提供適當的科技輔具,包含軟硬體,提高輔助金額,降低輔具申請門檻,減輕家庭負擔,協助追求自我的實現。

阿文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