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遠的距離是我到門前,我卻進不去

  下班的時間台北一如往常的擁擠,但下了雨更提早將白天揮去,答應了幫忙買書,我便趁她下班前硬是開車去了重慶南路書街,我坐著輪椅自然己料到不僅沒辦法找到停車位,而且連進入書局買書也困難重重,但我還是塞車去了。
老闆!(我搖下車窗,對著一個開貨車的快遞人員說)你送的東西有那家書局的嗎?(這是我第五個找的陌生人了)

有啊?他說,我趕緊再拿出殘障的專用標誌,告訴他我坐輪椅,不好下車,而且書局有樓梯我上不去,請你幫我跟小姐講我要買書!
好啊?他說,他拿了我的書單,立刻跑了進去跟小姐講我要買的書,等待的同時,剛剛第四個陌生人(D先生),由於找不到我要買的書,帶點不好意思地跟我說的表情我還沒忘卻,D先生幫了我半小時再冒著雨告訴我:抱歉找不到!最後,我總共”委託”了五個陌生的朋友,花了1個半小時,才買到了我的一本書。
網路上的話語有說:最遠的距離是我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沈重的感覺在那天買書時是一樣,對於我這坐輪椅的人來說,那天最遠的距離是我到了書局前面,我卻進不去。我不知道是否是與無障礙環境有關,但我這個殘障者去買書真的,很難!
重慶南路是多少人習以為常的買書地方,但很多大家習慣的地方,我們卻只能開車或騎車閃過,在台北有幸有個敦南誠品是個足夠輪椅在裡面多逛逛的地方,但正門入口的樓梯及旁邊大樓入口近40度的斜坡仍是”阻絕”了很多坐輪椅的朋友吧!
我記得多年前很多殘障者(如劉俠等)因為從小就學時遭拒?,導致了殘障者普遍學歷並不高,但到了現在,拒絕的不僅是人為的,也是整體的環境!也許有人會說,現在你透過網路就可以買啦!但我認為,那就如同很多人會說:你怎麼不請家人(或朋友或什麼的)來幫你買!這類的話,實在往往讓我不知如何以對。

分類: 

Facebook 留言

回應

看到你這篇文章,感觸很深,我是個肢體障礙者,以前還能柱著柺杖擠進重慶南路幾家能進去的書店,現在坐輪椅了,就只能在門口看看不是很有興趣的流行雜誌,說真的,想看書,在台北幾家知名百貨公司或賣場附設的書店也的確能讓坐輪椅者進去瀏覽,但在生活週遭的書店或商店或小吃店,能方便地讓各種身心障礙者進入者,實在不多,誠如你的描述,是大環境無法體會身心障礙者的實際需求,才會讓一些無心或有意的設施變成障礙,只能說我們眼前的路還很長,繼續努力加油吧???

你們在生活上真的辛苦多了,
台灣的無障礙又常常做得很障礙,
可惜你住台北,
否則需要幫忙告訴我一聲,我義不容辭!!

加油,台灣的無障礙空間會慢慢改善的 :)

我也是一位重度的輪椅者,自從受傷坐輪椅後就幾乎很難再進書局,
唯一的2次是在台大醫院的地下街書局及新光三越內的書局,
成為輪椅族真的很辛苦,有時臨時找人幫忙還真的找不到任何人,
正常人是很難體會這樣的痛苦心情,
有時真想離開這個人世間從頭開始,
回頭太難~這是條不歸路.

加油吧,很多中途受傷的朋友也都走出來了,越出去接觸,也才會覺得不難

^^
我住台北 若是有須要幫忙買書的 我可以幫你買的!!
我偶而會去書店街逛 ^^
我mail 留下來 有須要 假日我可以幫你買的

真是很感激你,我會留下您的資料的~

總說要從「教育」做起!
但是對於殘障者,從小入學就比別人困難,別人是贏在起跑點,我們是從起跑點開始「等」,進書店買書也困難、參加社團活動也困難、觀賞表演也困難...從國民義務教育到成人教育、社會教育、甚至社大沒有一樣真正無障礙,再不尊重障礙者的人權與生命,發動請教育部長下台去吧!

我是一個肢體殘障者,以前年輕時雙手撐拐杖,爬樓梯不是問題,現在因過度使用,導致雙肩鈣化疼痛,下肢也因變形站不久,爬樓梯已變成很大障礙,我也很喜歡重慶南路的書局,即使騎三輪機車造訪,都找不到停車位,更何況是開車,有一次我也是請送貨的人幫忙調整一般機車,挪出一個位置讓我放,進到建宏書局,卻無法到地下室購買我要的書,因為通往地下室的樓梯沒有扶手,最後只好請店員幫忙了
不能久站久行的我,下決心開始學坐輪椅,才發現處處都是障礙,即使有坡道或電梯,都需要走很遠,用手推根本到不了,所以我又改買電動輪椅,
我想,台北地區的無障礙空間雖然已經比其他縣市改善很多,終究不可能處處完善,這時候唯一最好用的就是開口請人幫忙,請人幫忙一方面可以完成自己的需求,更重要的是有機會讓更多正常人了解我們的不方便,也算是另一種宣導.
我有個殘障朋友,人大方,嘴巴甜,每個陌生人在她眼中都是帥哥美女,和她到任何地方,只聽她叫:帥哥,麻煩你了,美女,麻煩你了,處處變成無障礙
我生性懦弱,總學不來她那種理直氣壯的態度,真的很佩服她,提供您參考
總之,大家加油吧,你的不方便就是我的不方便,請堅強點哦
ching 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