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烏龍案件 保障智障人權

既然在社會環境中被歸類為”弱勢”,先不說對己有的福利知多少,對自己(或家人)的權益恐怕都不瞭解,保障也就盪然無存!

令人大開眼界的”「高速公路劫槍劫車案」外之烏龍辦案”,可憐的殘障者-陳榮吉,因為輕度智障與輕度語言障礙,就這樣百口莫辨地被帶走,成了假破案的第一個受害者,這過程血淋淋地展現出一種即存且習慣的不平等對待!

在這種不平等的對待程中,對於身障者的權益部份,我們特別要注意到身障團體們的提醒:
1.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副祕書長孫一信提到:依「身心障礙者保護法」第57條,身心障礙者涉案或作證時,公務員應就其障礙類別提供必要之協助;刑事訴訟法第31條第2款中更明文規定被告因智能障礙無法為完全之陳述,於偵查中未經選任辯護人者,檢察官應指定律師為其辯護,但在受羈押的偵訊過程中,檢方並未依法委任律師陪同,及社工、特教人員到場,這根本就是侵害智障者的人權!

2.王榮璋立委也說:早在十年前,民國84年間法務部已經發函各地方檢察機關,偵辦案件時應注意受訊人是否為智障者,如為智障者得許其家長、社工人員或其他適當之人在場協助陳述;如已達心神喪失或精神耗弱,應依法斟酌其責任能力,以保障智障者在偵查程序中之權益!但十年來這個基本人權的概念,卻還沒落實到第一線的執行單位去!

引用自:避免烏龍案件 保障智障人權-[王榮璋國會辦公室社會]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