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好當,請多多支持幫身心不便者的朋友們~

16 篇文章 / 0 篇新文章
最新文章
網友
好人好當,請多多支持幫身心不便者的朋友們~

好人難做!玻璃娃摔死 同學判重賠
黃錦嵐/台北報導
罹患先天全骨不全症的「玻璃娃娃」顏旭男,五年前,在學校由陳姓同學抱往地下室上體育課時,因天雨路滑,摔跤多處骨折致死,顏家訴請學校、陳姓同學等人連帶損害賠償,一審原判顏家敗訴,但台灣高等法院昨日改判顏家勝訴,可以獲得三百卅三萬餘元賠償。
高院的判決相當特殊。法官認定應負過失損害賠償責任的有兩組,一是景文高中與陳姓學生,另一是陳姓學生與他的母親。顏旭男的父母可以向上述兩組之一,請求連帶損害賠償,顏父可以求償一百九十二萬三千餘元,顏母可以求償一百四十一萬四千餘元,合計共三百卅三萬餘元。景文疏忽侵權 摔跤害命有過
高院改判陳姓學生或景文高中應負過失侵權損害賠償責任,法律依據是民法第一八四條第二項。
法官認定,景文高中因為疏於設置保護殘障設施,違反保護他人的法律,致生損害顏姓學生,應負侵權行為的賠償責任。
陳姓學生也應負擔過失侵權賠償責任。法官認為,如何妥適照顧殘障人士,是相當專業的工作,陳姓學生並不是專業工作者,未量力而為,亦應負過失侵權責任。
本案發生在八十九年九月十三日,顏旭男就讀景文高中二年級,當天上體育課因天雨,上課地點改在地下室,陳姓同學熱心的抱送顏旭男到地下室。豈料,樓梯濕滑,兩人都摔倒跌落,顏旭男因顱內出血,兼多處骨折,送醫不治。
教師無罪定讞 學生保護管束
案發後,顏家控告白姓體育課老師及陳姓學生過失致死,檢察官據以起訴白姓教師,但法院判決無罪定讞。至於陳姓學生,經送少年法庭,法官裁定交付保護管束確定。

筆者在看完這一份轉自中國時報的報導後,其實是很感傷的~並不是感傷於好人難為這一點上,而是看到了身心不便者在受教權上再一次的被傷害了。
筆者之前曾在國小、國中補校上過課,也看過了學校方面的官僚,也感受過同學們對筆者的同學愛。
所以當看到這樣的報導時,其實筆者在想,大家是故意還是無心的將問題點給模糊化了。
今天筆者覺得如果學校的設備夠的話,何需由陳姓學生來抱顏姓的身心不便者?
再則,當時老師或是學校的人員呢?為什麼沒有來處理呢?如果導師或是級任的老師在更改上課地方時,有去想到班上有這樣身心不便的學生在時,就應該有一個完善的安排,而不是讓其他學生去替老師們做這一部份的事才是。
所以今天最沒資格說好人難當的是景文的校方,今天如果校方多用一點心,那這樣的事就不會發生了不是嗎?
而顏姓學生的家人向陳姓同學去做民事的訴訟,筆者大膽的猜測,是否顏姓學生的家人覺得告景文校方是沒法勝訴,而轉向沒有任何背景的陳姓學生呢?
筆者不是陳姓學生的任何人,也不是有什麼相關的人;只是要請顏姓學生的家人想想,當您們的家人在學校沒有人能幫忙時,連老師都沒有要幫忙時,只有這一位陳姓學生主動的來幫助您們的家人時,那時您們這位顏姓身心不便者心裡的感謝是如何。
另外法院方面說協助身心不便者需要有專業的訓練的人仕才能做,這一點筆者絕對支持,但是筆者要反問的是,那是否每一個身心不便者在外活動時,都能向政府申請一位專業人仕來協助呢?
如果不是,那就不要用這個看起來像是對的理由來糖塞。
筆者在最後要以這篇文章來感謝在筆者就學過程中幫助過筆者的同學、老師。
也要向顏姓及陳姓同學說一聲,您們辛苦了~
更要向顏姓及陳姓同學的家人說,請您們看一下這兩位同學所散發的同學愛~
另外也要向教育部說,請不要再輕視身心不便者的受教權了。
而對景文校方則是希望,不要讓顏姓學生白白的犧生了,也不要讓陳姓學生在未來的人生中,對人性失望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