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障朋友本來就有正常生活的權利!

今天晚上,很開心一個身心障礙的朋友莊青一大哥全家人來我們家坐客。不過,在聊天中他告訴我一件之前發生在他身上的不幸的事。

大約在一年前(可能更早,有點記不清楚了),莊大哥那時批了一些健康食品五穀雜糧來零賣,有天在騎摩托車出去送貨給客戶的路上,被一部違規迴轉的小貨車追撞,不但車子幾乎全毀,他也受了很嚴重的內外傷,在醫院住了好一陣子。

一開始,那個小貨車司機還有來醫院看他,表示他會負責到底,但慢慢地,來探訪的次數愈來愈少,一聽說可能還要支付醫藥費以外的賠償金,更是立刻翻臉不認人,表示自己沒錢,又說不是他的錯,莊大哥自己也有錯云云。

莊大哥原本還可以用拐杖不靠別人慢慢行動,但因為這次的車禍,傷到雙腿的軟骨組織及肌肉,變成任何行動都要靠別人支撐才行。雖然他本來就是個小兒麻痺的患者,但可以用拐杖和不能用拐杖可是相差十萬八千里,一般人大概很難體會。除了摩托車的修理(新購)費用外,還要加上他因為身體傷害導致完全無法工作,以及住院的身心靈痛苦等等,這些也都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後來這個車禍事件因為肇事者辯稱沒錢,不願支付賠償金所以沒有和解,因而進入了調解委員會。

在調解委員會上,小貨車司機說了一句讓莊大哥感到相當難過的話--「你們這些殘障的人應該乖乖待在家裡,沒事跑出來害別人撞車,根本就是你們自己不應該!」聽了這段話,誰也知道協商是沒有結果的了,因為這個肇事者根本一點自我反省的能力都沒有,竟然還把錯推到身心障礙的受害者朋友身上!

然而,在台灣的社會中,有這樣想法的人其實並不只這位小貨車司機一個人而已。這次東京無障礙之旅中,我曾和幾位身心障礙朋友聊過天,他們都一致表示,在台灣,身障者想走出家門,除了要克服馬路上的層層障礙外,最困難和最害怕的,就是在面對一般健康朋友的時候,他們那種鄙視、嫌惡、不耐的表情。

幾乎所有的身障者都有過類似的經驗,有的人是在購物時、有的人是在排隊時、有的人是在開車時,總難免因為身體不方便而使用比較多時間,或是讓別人必需花更多的力氣來幫助他。於是乎,他們就成了眾矢之的,好像一切的錯都是因為他們的身體害的,「幹嘛要害我們浪費這些時間啊,你們怎麼不好好待在家裡就好了,出來只是製造大家的困擾而已!」就算沒有說出口,但大家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有沒有說出口其實當事人都感受得到。

這就是身障朋友在台灣普遍面臨的處境--大家根本不把他們當成一般人,反而把他們當成了累贅,從來沒有想過,身障者也是人,本來就應該享用一般人正常的生活,那是每個人都應有也應得的權利。是我們的社會、我們的馬路、我們的心把身障者隔絕在之外,築起了一道高高的牆,也難怪要鼓勵身障朋友走出來,必需用這麼大的力氣--不是他們不想外出,是這個社會一點也沒有給他們外出的機會。

莊大哥和這個肇者的小貨車司機因此進入了法庭程序,不久前,刑事結果出爐,原本是判小貨車司機六個月徒刑,因為減刑而只剩下四個月,可以易科罰金。民事的判決結果則是尚未出爐。我衷心期盼莊大哥可以拿到一些賠償,不只是因為他被撞後身體健康每況愈下,更希望給這個不懂得尊重人的貨車司機一個教訓。身障朋友也是人,也可以工作,為什麼要因為你的不小心,而害他們不敢外出呢?你說是嗎?

      | 07/10/21 00:53 | 發現權世界 - 東京無障礙之旅  

Facebook 留言

回應

這篇文章最牽動我的思緒的,莫過於您說到身障者出門要面對的各種眼光,尤其是當你感受到繁忙的台灣社會,因為你的通過慢下來的時候??那種尷尬有時候真想找個洞鑽下去!
然而曾經在英國的經驗,卻是讓我備受禮遇!原來身障者也可以活得這麼精彩這般有尊嚴!
走在路上看到的身障者是染一頭彩色頭髮綁個小辮的帥氣型男,當時閃過的念頭是身障者怎麼可以活得這麼自信?!我們從小不敢搞怪就怕自己已經夠醒目了還要惹人非議,這便是以和為貴廣結善緣!但是一個尊重每個?人?獨立自主的國家裡,身障者就可以這麼可愛?沒有異樣的眼光只有友伴與路人的笑臉以對與此起彼落的口哨聲?意思大概是你xx真夠屌的哩!
晚上我們一起在校園的PUB跳舞,旋轉的電動輪椅以及他搖擺的頭,那樣的開心與自然好像在台灣沒有過。我回想在台灣的經驗,即便是有一次進到教會,那樣標榜與人為善的團體中,氣氛仍然免不住被我這意外的訪客僵住,眾人手忙腳亂不知道該怎麼邀你上去,開始準備要抬到終於找到落點,我像是頑皮的孩子給了他們一次毫無準備的偷襲,但他們比我還像個犯錯的孩子,過程中沒有一個人與我眼神相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