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把我當朋友就好!

還沒當爸爸之前,每次吃飯或看電影,如果聽到小孩子的哭鬧聲,我一定會覺得很不耐煩,心想這個小孩的爸媽在幹嘛?為什麼放任小孩子哭鬧,讓大家都被打擾到。我也曾想過,有小孩的父母基本上就應該乖乖在家帶小孩,沒事把小孩帶出門幹嘛?不是自找苦吃,又害的大家不得安寧嗎?

等到自己當了父母,也多次帶著小孩上餐廳,出入公共場所,我才真正瞭解,原來面對小孩的哭鬧,父母有多為難!小朋友可以前一分鐘還是天使,下一分鐘就成了不斷哭叫的魔鬼,而父母可能完全都找不出原因,怎麼哄都沒輒,巴不得有個地洞帶著小孩鑽進去,才能避開大家責難的眼光。

突然之間,我就對公共場所小孩的哭鬧免疫了,再也不會覺得很煩,反而會開始同情那對父母,甚至看看有什麼自己可以幫得上忙的地方。這是一種經由瞭解而產生的感同身受的同理心。為什麼今天提到這個話題呢?其實,我這次和一群身心障礙朋友出來旅遊,也有一樣的經驗和感受。

過去,雖然我也偶爾有接觸身心障礙朋友,但畢竟是相當短暫的,可能只是碰個面或吃個飯而已,這是第一次和身心障礙朋友朝夕相處,而且還去了很多旅遊景點。我終於知道,過去自己對身心障礙朋友的瞭解實在過於表面,好像一直從旁在觀察他們,把他們當作一個特殊的族群,而不是發自內心和他們做朋友,實際體會他們食衣住行的感受。

其實,絕大部份身心障礙已久的朋友,早已習慣旁人異樣的眼光,而不再會自怨自艾。他們需要的不是同情或憐憫,而是真誠的對待,尊重的態度,就把他們當成普通人來看待,他們一樣有喜怒哀樂,一樣喜歡開玩笑、打打鬧鬧,一樣喜歡享受美食,欣賞美麗的事物,就用平常心去和他們交往就好了,偶爾大家一起出來吃個飯、聊天打屁,他們的身體雖然有殘缺,但心理卻不比你我脆弱,也不必然比你我來得堅強。

舉個例子來說,這次一起同行的身心障礙朋友中,有一個是罕見疾病軟骨發育不全症的患者,雖然已經二十多歲,看起來還像小孩子一樣的身材,撇開外觀這點不談,她根本和一般人沒什麼兩樣。她目前是工程師,電腦技術一級棒,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也經常自己開車出去旅遊,開朗的不得了。她說,從前唸高中時,最討厭老師把她拿來舉例,如果她的成績不錯,老師就會說:「你們看那個XXX,即使身體有殘缺,還是很努力用功,你們要拿她來做榜樣才對!」如果她的成績不好,老師就會說:「你們不要像那個XXX一樣自暴自棄,雖然身體有殘缺,還是要努力奮發向上才行。」

她每次聽了老師說這些話都覺得很吐血,她的成績好壞和身體殘缺究竟有什麼關係?她只是自己有沒有用功唸書而已。刻意把她的身體狀況拿出來大做文章,表示在老師的心中,根本還把她當成一個特殊學生在看待罷了。對她來說,這比歧視還令人感到不舒服。

尊重一個身心障礙朋友最好的方式,就是把他當成一個普通的朋友來看待就好了。沒錯,他們的身體或有不方便之處,上廁所時間可能比較久,行動可能需要一些輔具,但除此之外,他們本來就和你我沒什麼不同。拿開異樣的眼光、同情的態度,喜歡就和他們做朋友,不喜歡也不用刻意勉強,自在的面對,才是幫助他們最好的方式。

東京無障礙之旅系列報導(五) | 07/10/08 13:30 | 發現權世界 - 東京無障礙之旅  

相關網站:行無礙生活網

(感謝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老夫子姐姐贊助本次我和小玄子的旅費)

Facebook 留言

回應

sylvia's 的頭像

真的喜歡你所說的~~就是當作朋友!

不管是不是身心障礙者,只有當作朋友才有澄清誤會接納彼此的可能!

你好,我是苗栗縣身心障礙發展中心行政,您的文章寫得很好,想請問是否能夠轉載於我們苗栗縣內"無礙季刊"的專欄呢?煩請回覆喔!(稿費另計)

賴小姐,
沒問題,請您儘請轉載使用吧!
註明我的姓名即可....(權自強)
方便的話,可以寄一份刊物給我就好了,稿費就捐給你們吧。
妳可以寄封信給我,我再回信給知妳地址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