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電梯是粉重要滴?【2007東京輔具交流】

我總算是徹徹底底瞭解身心障礙朋友的痛苦,但我們其實根本還沒和行無礙的殘障朋友會合,只是推著嬰兒車、拖著30公斤重的行李,從成田機場到居住的馬?町(淺草橋附近),第二天晚上再從馬?町到新宿,這兩段路而已。

原來,日本和我想像中不同,並非所有的地方的無障礙設施都做的很好。應該這麼說,稍微熱鬧一點的地方,無障礙設施都很好,相反地,如果你去到比較偏僻一點的地方,就只能自求多福了。而且,落差真的很大! 像我們第一天晚上住在淺草橋的小民宿,這一站叫做馬?町,別說台灣人了,我看很多日本人都沒聽過吧。從機場到這一站是很方便,完全不用轉車,但到站之後,我們就立刻傻眼,My God,怎麼沒有電梯或手扶梯?而且下車的地方是在大約地下三層樓處,意味著我們必須扛著行李和手推車上到地球表面。 小熙加上嬰兒車,至少有15-20公斤,我們三個人的一箱行李也應該有30公斤,還不加上我們兩個人肩上都背著小背包。小玄子之前的媽媽手還沒好,應該算是手無縛雞之力,因此,這個大行李和嬰兒車都只能靠我一個人扛上去。而且每一段階梯都要上下跑兩趟,先把行李扛上去,再下來把小熙和嬰兒車扛上去,樓梯又多又陡,讓我這個平時很少做運動的人上下跑的氣喘吁吁,手臂都快斷掉了。我在想,還好不是小玄子一個人帶小熙出來玩,否則她不就要一個人坐在火車站台欲哭無淚嗎? 第二天,我們從馬?町坐同一班車前往台場玩耍,中間轉了一班車。所幸大部份的行李都放在民宿,所以我們只要扛著小熙和嬰兒車就好了,而且到台場之後,絕大部份的地方上下都有電梯,無障礙設施是100分,所以方便不少。當然,晚上回民宿時,少不了又要從馬?町站扛上三層樓到地面,還好,是最後一次。 想不到,晚上我們要離開淺草橋,到新宿的飯店和行無礙的朋友會合時,又是另一場大考驗。我拖著行李、小玄子推著小熙,離開民宿大約走10分鐘左右,來到淺草橋的JR火車站,哇哩ㄌㄟ,竟然在二樓,而且沒有電梯或手扶梯,而且還在對面的二樓,我們要先爬上二樓,再下樓梯到對面,再爬回二樓。同樣地,我每一段階梯都要爬兩趟,等終於就定位可以開始等車時,我已經快累斃了。 我心裡想,新宿是個大車站,總不可能沒有電梯吧?所幸,一如我的預料,到新宿站之後,是有電梯可以回到地面的。不過,令人吐血的是,從新宿車站到晚上住的旅館中間,還得上上下下走好長一段距離,而且大概因為這裡的建築物較多,不同建築物之間的高低差也是靠樓梯來連接。從前沒有拖著大行李,沒有推著嬰兒車時,可以快步的上下爬樓梯,健步如飛,如今,我真的很可以體會殘障朋友的痛苦,真希望到處都有電梯可以上下,真希望從一個地點到另一個地點之間是平坦無坡的,否則,我真的會很害怕出門吧! 另一個小小提出來抱怨的是,我發現東京人似乎都很冷漠。我這兩天少說也扛了十幾趟的嬰兒車和大行李,而且都是在很多人通行的大車站,但完全沒有一個人走過來試著想要幫忙。同樣的場景,我想如果是在台灣,一定會有一些好心的年輕人或大叔會過來幫一把,至少,看到小玄子和嬰兒車不知所措的站在月台時(因為我可能正在扛另一個行李),一定會有人過來詢問要不要幫忙吧?我想,這應該就是所謂的人情味,台灣人可能不像日本人都打扮整齊、穿著入時,但感覺起來就真的有人情味多了。日本人好像走到那裡都只關心他的手機而已,一到定點就把手機打開來看,完全不關心周遭的人事物,感覺中毒很深啊! 東京無障礙之旅系列報導(一)| 07/10/03 23:10 | 發現權世界 - 東京無障礙之旅

Facebook 留言

回應

我是一個居於澳門的肢體殘障人士, 曾去大阪及台北旅遊, 感覺上台北的捷運比大阪的更照顧殘障人士, 台灣的市民亦會體諒及方便我們, 令我對台灣的人民很有好感.

台灣確實是個具濃情味的國家
有機會下次來時
也和大家交流交流!

我去日本也覺得
台灣人情味~~很好聞
多來台灣 吧
大部份的人都很好~~其他沒水準的也有但不要理它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