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的8月6日

颱風過後竟也讓人無眠,整理塞了八百多封信的E-Mail,赫然發現一封2005年的報名確認函,我的心抽動一下,才過了兩年嗎?那是8月6日下午行無礙協會「我的英國之旅」演講報名確認。現在覺得,就是那天下午的演講,改變我的人生。 那個時候的我,剛從研究所畢業且充滿出國留學熱忱,歐洲是社會學發源地,英國是社會主義國家,我很想去看看。以為容易找的無障礙旅遊資料,居然非常缺乏,但我幸運的發現這場正要舉行的演講。

那個時候的我,存在一切可能性,唯獨沒有「推廣無障礙生活」這一塊。 回想這兩年來,我換了好幾個工作,經過一段不堪回首又時常回憶的感情,與行無礙的關係若即若離,直到現在竟變成工作人員。兩年間好像發生了許多事,人也變得好老。請容許我用一點篇幅描述這段生命歷程,無關公益,卻是冥冥中的因緣際會吧。 當天演講之後的交流討論,大家幾乎無法結束,而我也深深認同主講人(協會總幹事)的理念,當下主動表示希望幫忙。過不久便去買了部數位相機,要當一個記錄"有障礙"地點的小尖兵。沒想到總幹事是個認真的人,他約我出來聊聊天,甚至告訴我他的規劃,接下來想推動的工作。好多好多令人聽了興奮的事務,因為在台灣生活這麼久,很少遇見有創意、不藏私的社福工作者。更令我驚訝的是,總幹事居然願意信任且重用沒有任何背景的我,不久後邀我一起到宜蘭去,擔任該期雜誌的文字採訪。 宜蘭之行,是我人生的雙重轉戾點,因為我至今未交出採訪稿。 那天兵分兩路,總幹事他們跑一條路線,我和其他的攝影師、模特兒等人跑另一條路線。原以為傍晚可以結束,但那麼多部輪椅要上下車,模特兒又必須換裝、化妝,怎麼可能短時間完成。到了晚上九點多,志工開車在北宜公路飛馳,我在車上焦慮的解釋為什麼弄到這麼晚,顧不得車上還有其他人,我們在電話裡越吵越兇。原本對聖誕節還要去採訪已有微詞的男友,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我的說法。我好挫折,既然他能夠接受坐輪椅的女子,為什麼不能理解我想為「推廣無障礙」盡一份心力的作為? 後來,總幹事來信提醒我寫稿,過了兩、三個月出版在即,總幹事仍然只是稍微提醒我。但我始終沒寫半個字也未與他連繫。拖越久,我就越愧疚也越不敢面對總幹事,因為連自己都無法解釋為什麼沒寫稿。過年,我會收到總幹事賀年的簡訊,雖然他沒有追殺我,但我不敢和他講話。 一年了,這期間偶爾會收到行無礙的電子報,工作也換了第三個(或第四個?),行無礙要去日本。我終於鼓起勇氣寫信向總幹事道歉,然而他只是一派輕鬆的回信說不用道歉啊。我和朋友一起報名日本行,重新和行無礙連結上。日本行前夕,總幹事持續發簡訊提醒我們大小事,一到機場朋友就問我「他什麼星座的?沒看過那麼細心的男生。」 說實話,如果不是一切已訂妥,這趟我完全不想去。陪伴十餘年好像我的小孩的小狗剛過世,實現了夢想近二十年的日本之旅,卻一點興奮與期待也沒有。少了觀光客的興奮,我靜心看待這一切。日本的交流團體帶我們體驗在地生活,總幹事將一切打點妥當,不時提醒我們可以觀察的小地方,還必須與日本人交際。讓我印象最深刻是上飛機前,其中一位團員在商場失聯,怎麼廣播都找不到,眼看到機場要來不及了,總幹事卻一點驚慌或怒氣也無。 記得讀研究所時,我們找指導教授俗稱「拜師」。當我拜師之時,指導教授意味深長的微笑:「妳不是個人家說什麼妳就OK的人,可是我就是喜歡學生有自己的想法。」我這個凡事不易OK的人,對行無礙協會深感佩服。十餘年的職場經驗,已稍微掌握哪種領導人就有哪種企業文化。行無礙的文化,讓我甘心從日本回來以後,故意不認真找工作,以全職的心態投入。 這一年來,我學到許多,因為協會裡資訊公開,有任何想法都可以提出討論,最重要的是,主事者敢充份授權。在協會這段期間,感覺時間過得很快,唯一覺得不足的,是自己的專業知識與社會福利的理論知能。 前陣子,當我正式成為工作人員,寫了封信向指導教授報告,老師的回信很讓我流淚「如果是因為理想,那是出於個人的選擇,如果只考慮現實面,妳就不是我的學生。」就是這樣了,我的人生來到這條路。 從兩年前的網路偶遇,一封報名確認函,直到現在「有今生無來世」似的投入,雖然我不像"英雄本色"裡講這句話的江湖人物,但確實是抱著極大的期望與熱情,為著未知的理想境界而選擇現在的人生。

Facebook 留言

回應

作就是了
不管是怎樣的道路
只要是自己想走的路就走吧
只要是自己真的該走的路
不管
過了多久
拐了多少彎
還是會回到那條路上的
教授的回言真的很令人感動
加油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