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請問你扣幾號

回想起在職場裡,最讓我難忘及刺激的工作 ,就是當電話秘書的那段日子。 
 
在手機還沒盛行的年代,BB扣成了上班族最 需要連絡的工具,第一代扣機只是個黑盒子, 它只能響不能顯示號碼,所以必需靠電話秘書 代勞。這個工作是全天二十四小時無休,因此 分三班制,因為大夜班薪水比較多,為了生活 需求,選了大夜班。在那個股票萬點的年代, 夜間休閒的活動就非常活躍,尤其是特殊行業 更是蓬勃燦爛,因此我接觸的客戶就非比常人。 電話那端的客戶不是八大行業的小姐,要不就 是道上大哥、小弟,還有一些影視人,他們就像蝙蝠般白天睡覺,要不就打牌或麻將,晚上才 是他們活動最佳時間。 那些道上的名稱都以水果或動物,像似黑狗、 瘦皮猴、黑記、等等,那些八大行業的小姐 名稱以當紅連續劇女主角命名,譬如瓊瑤劇裡 含煙、夢萍、夢如、反正當時那個戲紅,我的 電話裡就會傳來「含煙找黑枸」「夢萍找阿猴」 等等的對話,往往讓我跟同事笑到差點接不下 話。更可怕是找不到人就索命連環扣,最後還 以死要脅,但對方總是冷冷地回「別理她」,我也被那些要死要活的電話訓練沒感覺,最怕 遇上新來的同事接到要脅電話,總是嚇得差點 要報警,在旁的我總要她冷靜冷靜不會出人命 啦! 
 
前天遇到當年的同事,勾起我在上班前總要幫 忙買餐回憶,當時有人懷孕時,每天指名要吃 林森北路一家刈包四神湯,還要吃五斤蕃茄、 西瓜,另一個更妙,要吃鬥牛士的沙拉,往往 我們得去陪吃,但鬥牛士的牛排不菲呀,為了她 肚裡的寶貝,阿姨們荷包就大失血啦!由於我 們都是女生,難免嘰嘰喳喳吵鬧,常常被鄰居 報警來查我們是不是「做黑」的工作,果然,警察上門按門鈴,說有人舉報妳們這裡是做賣 淫的工作,我請警察先生進來看看,我們裡面 有好幾位身障者,請問會有生意上門嗎!警察 聽了我的回答無奈的搖搖頭,然後警告我們不 要太喧譁吵到鄰居,等警察走後,屋裡的笑聲 更響亮,而且笑到電話接不下去呢!
 
雖然工作不用跟客戶面對面,但常常有人約要 見面,稱我們聲音甜美,人一定也長得美,見鬼啦!雖然見不了面,有位自稱天道盟的大哥 只要他沒有出去就會陪我上班,常常從半夜 一點多打來跟我聊天,天南地北地聊,從天黑 聊到天白,然後我就說大哥你該睡,我該下班 啦,若是他久久沒出現在電話那端,就是被一 清關進去,等他聲音再度出現時,我就調侃說 ,大哥恭喜你回國啦!有次他說姪子要跟我認 識,一定要我出去跟姪子喝咖啡,結果那天晚 上他們一大票人,大哥帶小弟及女人,我也不 甘示弱呼同事邀朋友,其實我是怕發生意外, 只好趕緊叫人助陣,就這樣跟他們唱了一整的 KTV。現在想起來還真是憨人憨膽不知驚。 其實黑道不是每個都很狠,只有那些俗仔才會 打來跟我對罵,還有常打來要求借聲音讓他打 手搶,氣得同事罵他不會去魯壁,我還因為電 話跟生命線差一個號,接到想不開的婦女求救 ,我連掛她三次請她打正確電話,可是她還是 打來,我只好聽她說事原,聊到最後我跟她表 明是電話秘書不是生命線的工作人員,但她卻 因為我的解剖得到舒解。 由於從事電話工作甚久有點疲乏,因此常跟朋 友約定不要跟我電聊,希望能喝咖啡聊是非, 結果……朋友漸漸不再出現電話那端,也很少 約喝咖啡聊是非啦!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