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防疫作戰中發現日常無障礙之必須

sylvia's 的頭像
這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爆發,引發各式議題。政治即生活,平常以為資訊平權只是喊喊口號慢慢來就好,到這種時候,各方資訊真真假假如百川匯流,怎麼分辨真偽?怎麼做更能保護自己?看人家搶著排隊的是不是也要跟著搶一波才能安心?都說防疫視同作戰,某種程度上,障礙者的生活卻是天天都像在作戰。
 
聾人發難,記者會上的手語翻譯
 
年節假期加上疫情緊張,最好的活動就是在家吃吃喝喝滑手機看電視。因此也更緊盯疾管署記者會,發現沒有充分的資訊讓障礙者可以知曉,障礙圈有人發難,很快的透過各方管道,記者會現場請來了手語翻譯員。但是手語翻譯員的身影,竟然只在開場前幾分鐘全體大畫面中出現,等到有人開始說話,即便手語翻譯員再帥再美,或是站在旁邊或是坐在旁邊,都會在幾分鐘後被砍出畫面,僅剩下肚皮、手肘,造成資訊傳遞不完整。聾人朋友們無奈不爽的感覺我們很能體會,就像是輪椅族看到一個階梯旁邊好不容易有斜坡道,結果斜坡前面就是一根路阻,完全阻檔去路,這樣的斜坡道設了等於沒設,沒設還好,設了卻不能用其實更心酸。
 
慶幸的是,這次疫情說明記者會的手語翻譯問題就像疫情因應措施一樣,總能即時修正,提供了最佳的示範。不論是網路直播或是電視轉播,攝影師們終於正視手語翻譯員的存在,還給聾人一個資訊平權的畫面。這次的經驗肯定可以整理成記者會資訊發佈SOP,在不同場景不同狀況下,都可以讓手語資訊清楚傳播。
 
雖然欣見疾管署記者會即時調整,但我們心中依舊納悶,確保資訊完整度不應該只在防疫期間的記者會上出現,日常的新聞報導不就應該如此嗎?並且,除了手語翻譯,即時字幕也很重要,比起那些同時要提供更多訊息而不間斷的跑馬燈,或畫框四周佈滿的標題,觀眾更需要的應該是能理解完整的報導內容。
 
圖文單張,視障者反而難以閱讀
 
防疫視同作戰,社會各界也跟著動起來,無論是民間或官方,各種衛教資訊怎麼戴口罩、怎麼洗手、實名制的口罩怎麼買、有哪些注意事項等,簡化為一張張簡單易讀的圖文海報,視覺化讓重點一目了然。然而,視障者閱讀圖像或圖表資訊是困難的,視障者需要完全去圖去表,最好是使用更口語更易讀的文字,避免文言文似的標題,這樣才能讓視障者聽取語音報讀時更容易理解。最好的做法是,轉貼一張資訊圖表時,可以同時把文字寫在轉貼的資訊上,而政府發布的宣導海報,同時也要提供一個純文字無表格的檔案,這樣的訊息對視障者來說才是無障礙。
 
口罩實名制,社區藥房輪椅使用者普遍進不去
 
政府全面徵用口罩並販售後,有人說為什麼獨厚四大超商,我們猜想理由大概就是超商的普及率、通路方便,更重要的是:無障礙。便利商店出入口的無障礙,早在民國99年開始被納入規範。我們並不知道政府當初選擇超商販賣口罩的理由是甚麼,但政策改成實名制後,民眾必需到藥局購買的安排,肢體障礙者立馬感受到最大的不便就是進不去。
 
藥局和診所一樣,一直在社區無障礙生活中缺席,所幸,因為是在社區藥局購買,多數人總能在門口喊一聲或家人代領,甚至疫情中心也提到有需要可以安排特別發放的方式(註)。殊不知障礙者的自立生活就在這些社區障礙的環境中一點一滴流失。
 
大家可能不知道,對許多人來說,公共空間就是泛指供公眾使用的空間,但是對障礙者來說,那些被法律圈定要做無障礙的公共空間才是障礙者有可能參與活動的公共空間,而藥局、診所並不是。這很弔詭,大家朗朗上口的無障礙或者通用設計,多數聯想到的是年長者、障礙者、孕婦、嬰幼兒或其他臨時受傷行動不便者等等,而這些人又因為復健或保健的緣故,更有可能必需頻繁使用醫療相關資源,但我們的社區醫療資源這麼普遍的情況下,竟然遲遲無法納入要求,至少提供出入口、通道的基本無障礙,令人不解。
 
此時此刻,政府積極的保衛國人健康安全而奮戰,無障礙的需求真的不是平白來添亂,但也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會輕易發現,障礙者的需求多麼容易被忽視或者被特殊處理掉。儘管障礙者的生活中,總免不了需要特殊處理或個別協助的事情,但是,如果社區的無障礙做得更普及一些,特殊處理的需求就會降低,防疫時期不但可以節省人力成本,資訊的傳遞也更加快速。畢竟,日常感受到的方便、自在,和其他人共同享有社區的生活才是真正的無障礙。
 
疫情還在持續,越來越多人戴口罩,聾人朋友們也提過,一旦戴上口罩,就連對方有沒有出聲說話都不知道了,因為不知道、不回應,也更容易產生誤解。同時,勤洗手少觸摸的防疫宣導,對於總是以手代眼,用觸摸掌握近距離環境資訊的視障者來說,這時候舉手投足也變成危險行為了,又該如何因應?(本文作者為台北市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社工師游鯉綺)
 
註:2月3日衛福部指揮中心表示,變更口罩販售方式重點第4點:針對需要口罩之獨居長者以及身心障礙者,將要求地方政府社會局與衛生局合作,提供地方政府存有的口罩,就近、優先提供這些弱勢國人。
 
本文為身障網邀稿撰寫,連結網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