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行道路口環境障礙議題與設計問題層層千千結

阿里's 的頭像
6月11日 (二)下午14點起,一場由立法院吳焜裕委員、吳玉琴委員、陳曼麗委員等三人召開「視障導引公聽會-路口暨臺北車站無障礙體檢」公聽會談起;主辦方討論大綱設定為(一)健全路緣斜坡及引導系統規劃,(二)縱向行人穿越線設置規劃,(三)科技發展與視障引導的挑戰;如,電動車輛等,(四)臺北車站無障礙動線盤點成果。本文要分享的重點是人行道出入口路緣斜坡及引導(導盲警示定位磚)系統部分為主。
 
1992年5月19日美國回來,在劉姐理事長感召下7月1日榮幸接任秘書長乙職;之後陸續成立各種議題暨功能委員會,包括就業、特教、醫療、募款、無障礙環境等,邀請各方專業人士擔任無給職委員,王武烈建築師就是其中之一;並且長期並肩作戰迄今不休止。
 
委員會會議問大家,導盲磚,視障者要導向何方?要如何鋪設(建築物與戶外區)?要鋪設在那裡?有何材質?國內有無產製?與會委員所知幾乎完全空白!僅有林敏哲老師與鄭龍水董事長二人提及要親自去日本參訪實地及研究帶回國內,並且向內政部主管機關提出建言與訂定施工設計手冊(編輯)提供營造廠商參考施作,這就是臺灣開始對於導盲系統之一之濫觴!
之後,中央及地方政府依身保法第23條無障礙環境「五年限期條款」意旨開始著手編列預算經費推行於地方,後續全面展開於公共建築物及人行道上動線或定點處位置鋪設導盲磚二種型態,分為直條型與顆粒型,直條型(5條圓弧凸出0.5公分高)代表意義為前進行進之意思,顆粒型(25顆粒凸出0.5公分高)代表意義為提示改變方向,警示作用之意思,即警示定位磚。
從公家機關(構)建築物及公共場所開始鋪設,問題是「要導向何方?要如何鋪設?要鋪設在那裡?」真是頭大又傷腦筋的大哉問!至於一片導盲磚(30*30公分尺磚、厚度4公分)價格700元,工資400元,加起來1,100元,還有藍色底有輪椅標誌的為3,600元,不便宜也。
 
有問題總是要解決,要如何解決問題,就是要有人進行研究。
 
研究案從何開始(時間無法考據)?聽聞中央政府相關部會及內政部等有關視障無障礙導盲研究案(有興趣者自己去找資料)委託雲科大黃教授及中華視障聯盟蔡副秘書長等人進行研究或承接研究計畫案;坦白說個人很好奇他們到底研究出什麼樣的內容及建議報告?
 
迄今,從未閱讀過他們的高深報告,就像蔡副秘書長6月11日在立法院的口頭報告一樣,未提供文字或圖片分析,報告舉例說了一卡車國外(含歐亞美等)視障者之導盲設施(系統)經驗之優劣設計等如何又如何?但是,很遺憾!從未見過他秀給大家看看!
 
說實在的個人生性懶散、見識淺薄、專業涉獵範圍有限,又說話語氣非常直又白,不會轉彎說好聽的話與好話(二者意義差很大),導致與各方政府官員人際關係不佳(經常罵政府官員)!所以他們也不想找我當委員會委員!只能在其他場合與大家奮不顧身(粉身碎骨)一起作戰,面對各式各樣議題、問題與之挑戰各方人士交手,樂此不疲溝通,甘之如飴交流。
公聽會不就是要有圖有真相嗎?有真相,就要點出問題!有問題,就要檢視政府的法規是否完備?或是否有訂定規範或辦法?或是那裡有問題(政策、措施、工程、缺失、弊端、違規等)要處理或補救,並且勇於提出具體建言或合宜批評要求改善之!不是嗎?
 
自2009年起(計約4-5年期,之後間斷受邀),參與營建署「年度市區道路人行環境無障礙考評計畫」到全國各直轄市縣進行實地考評事宜,開始對於人行道無障礙人本友善環境有比較深層的看見導盲磚鋪設問題與找出問題的糾結、癥結為何?一言以蔽之,亂七八糟也!
 
回想起2018年7月5日上午,參與營建署道路組「107年度市區道路養護管理暨人行環境無障礙考評計畫」雲林縣場,其中之一考評地點是雲林科技大學校園內道路(貫穿校區)人行道部分,入目所見之處真是慘不忍睹!出入口斜坡不符設計規範及鋪設之導盲設施毀損不在話下,無意義的各式各樣路阻(出入口處)胡亂設立輪椅不知如何通行!又綠蔭樹葉飄落地面未清掃厚厚地堆積層層疊疊;真是感慨又佩服全校師生是如何耳濡目染看待這景象的?
 
這一場「視障導引公聽會-路口暨臺北車站無障礙體檢」公聽會邀請對象有(一)視障團體︰臺北市立啟明學校、臺中市立啟明學校、財團法人愛盲基金會、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中華視障聯盟、中華民國視網膜色素病變協會、中華民國無障礙科技發展協會、中華民國視障者家長協會、台北市視障者家長協會、台北市盲人福利協進會、社團法人中華視障人福利協會、財團法人台灣盲人重建院、財團法人科技輔具文教基金會、天主教光鹽愛盲服務中心、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視障服務處、行無礙協會等,(二)專家學者︰社團法人中華定向行動學會、王武烈建築師事務所王武烈建築師、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謝曼莉老師,(三)公部門(代表)︰交通部科技顧問室、交通部路政司、交通部無障礙交通環境推動小組、內政部營建署、內政部建築研究所、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經濟部標準檢驗局,另邀請六都、基隆市、南投縣、宜蘭縣、彰化縣、新竹縣或其他關心本議題之縣府交通局及工務局列席,(四)業者︰通用設計工作室、先進感知股份有限公司、視覺輔具相關單位、電動車業者等眾人出席。
 
摘錄吳焜裕委員國會辦公室說︰「現有交通導盲措施尚未能完善引導不同視覺功能受損族群之交通權益,各縣市政府人行道無障礙相關措施施工品質也未達一致。立法委員吳焜裕辦公室自3月份起,邀請交通部與內政部營建署共同探討國內無障礙引導措施及試辦計畫,以臺北車站作為無障礙場站示範場所,希望能將成功經驗推廣到其他縣市。」
 
再說︰「現今多數「路緣斜坡」設計不利於視障朋友的行動,不同程度視障者,對於通行的需求也不盡相同,舉例來說,重度視障朋友需要明顯定位點,以避免踏離人行道;而低視能族群需著重色彩對比與光線引導。因此如何能適當引導不同程度視障者又顧及輪椅族的權益,亟需各相關機關集思廣益。」
 
又說︰「另外,各縣市政府在路口裝設有聲號誌的規格尚未一致,也未普及化,即使是受過定向訓練的視障者還是更傾向聆聽車流方向及引擎發動聲,來決定能否通行馬路,使得有聲號誌的裝設淪為裝飾品。除路口號誌功用式微外,近期興起之電動車輛相對於一般汽機車較不易發出聲音,對於視障者形成難以察覺的威脅。」
 
期許所行無礙,「綜上,為使視障者交通更安全,本次公聽會邀請視障朋友與政府、專家學者共同研擬如何制訂全國通用的規範以切合使用者需求,以及在新興科技問世的當代社會,找尋更適合的導盲方式以預防危害,並加速落實於各地,讓「行」無障礙。」
 
感慨!當今視障者就人行道路口環境障礙議題與問題層層仍然在原地打轉,怎麼辦?
 
沒有障礙者參與,不要為我們做決策。是的,天經地義。到底是那裡有問題?誰(或代表)在發聲?誰(或代表)在參與?誰在代表(團體,家屬)發言?沒有視障者的參與,誰在做決定?CRPD精神,要有當事人的參與,由當事人來決定。真的能落實當事人來決定嗎?如果聯盟(團體)的聲音不夠真實?不夠完整?不夠全面性聽取當事人的意見,怎麼辦?因為總有部分協會或基金會等並未加入聯盟協力運作,這些漏網之魚(含個人在內)的聲音與意見怎麼辦?
 
再說,政府部門(中央及地方)最喜歡找聽話的人或團體代表,擅於行個文給團體或聯盟,請團體或聯盟推派代表與會(濫竽充數),不管您阿貓阿狗人物不察,有無實際從事業務與會議主題(專業或專長)有關之事(熟悉度)或工作經驗,只要團體或聯盟回文就來者不拒,這現象才是悲劇與亂源問題;還有主管機關最喜歡運作欽點委員(熟悉之人或有關係者)人選問題也是如出一轍,迄今不改!有些單一性團體或聯盟代表一直是他或她出列(老賊委員),或輪值式取巧使用替換人選招式,輕鬆的規避委員會屆期期限設計之脫逃術與會,雖然訂有遊戲規則卻似乎無用論。
 
專業,專門騙人為業;專家,專門騙人為家;學者,不學無術誤入歧途!
 
檢視當下,建築物無障礙設施設計規範就視障部分有規範在內;戶外公園(休閒活動)部分有內政部主管活動場所無障礙設施設備設計標準;路口及人行道有營建署都市人本交通規劃設計手冊(第二版、2.0版公告)。但是,強度不足!因為手冊僅行政指導下之最低階表現!若非公部門的招標案或地方申請補助案能夠用委員會審查機制加以制約手段雙管齊下,大概也是無強制力可言!為何工程顧問公司及營造廠商等敢於黑白舞施工,真是耐人尋味、氣極攻心!
 
進步的象徵,內政部前瞻計畫補助地方政府計畫案,於2017-18找我當審查委員,若審查會議時間許可,會出席審查會議把關計畫案設計圖說部分,尤其是導盲磚鋪設位置(警示磚與導盲磚)與人行道出入口(行人穿越線、斑馬線等)部分無障礙的設計,我很堅持設計原則原理與必須符合設計規範之要求,或是環境許可下設計要優越於規範,如,人行道出入口斜坡之坡度,一律要求採用1/20-25的比例,換算坡度為5%-4%,這樣更為平緩安全,非侷限於1/12比例,換算坡度為8%,即更為陡坡;還有設計警示定位磚與輪椅、行旅箱、嬰兒車等他人(穿高根鞋容易滑倒或扭傷腳踝)之舒適感與手感順暢性,鋪設位置與動線是否會造成行動上或行進間之衝突情勢;堅守出入口開口之型式樣態為全開扇形式,非畚箕型或弧形等不利於輪椅行動。
 
人行道有多寬?最小有90公分,大的有150公分到350公分,要看在地的交通流量與環境條件等因素作為設計考量;視障者的白手杖要點觸到警示定位磚位置是不容易的,所以它可以藉助汽機車車流聲音作為一種參考來辨別去向,以及固定的邊界線或硬體物件作為輔助之。
 
人行道各節點出入口處以外開扇形設計有其優勢,非「畚箕型」(臺中市最多)限制輪椅(行旅箱、嬰兒車等)開口空間,尤如頸部狀狹小又流量受限,一方人行道上有人要下去,一方道路上行人穿越線用路人要上來,結果各方(輪椅、行旅箱、嬰兒車)同時卡住爭先恐後,一方又見紅綠燈秒數催促逼使愈發讓人緊張不已,又慢車道上蓄勢待發的汽機車輛準備(或不耐久候)要前進通行,感受到現場各方用路人緊急情勢下會急死人?所以出入口處以扇形設計是必然的選擇,既不受限於空間寬度又能發揮各取所需流動,既能快速疏散各方用路人人潮活動;易言之,非部分視障者思想運用「畚箕型開口」側面(1/10斜面坡)試圖作為白手杖點擊之標的衝擊。
 
德不孤,參與數次內政部前瞻計畫補助計畫案審查會議後,有關無障礙理念及設計要求深深地感染影響其他學者教授等委員的共鳴認同,有時候我遺漏之處他們也會幫忙盯上修正之。
 
剪不斷,理還亂!當下實際一點的,如何訂立「都市人本交通規劃設計規範」及落實要求從業者教育訓練課程是要全面處理的,如,工程顧問公司(土木),工程製圖員,營造廠商,工地主任,監工技師,總務人員,承辦員,業主驗收者等一定要有進修時數及了解設計標準。
 
滾動式修正規範內容主管機關在進行,但總是緩不濟急,跟不上時代的演變與高齡社會,科技時代的腳步,要迎頭趕上,向外學習是必要的。
 
總而言之,接下來要訂立「無障礙專法」的時機已到,參學鄰近的日本作法,將無障礙價值與願景歸納集成一部嚴謹的法規,並且具有強制性作為,章節內容含概各式各樣建築物(含特種建築物),人行道及道路,戶外活動場所、風景區、國家公園(山、地、海),交通運輸工具(陸、海、空、軌道、載具)、客運場站、船舶港區、機場空港、出入境關卡驗證,歷史建築物、古蹟遺址、自然地景,休閒步道,運動場館所(含競賽型與非競賽型、休閒活動)等等設施全面收納進來訂之。
可惜!當今《身障聯盟》上從理事長、常務理監事、理事會、秘書長等不知在幹什麼?數年前(理事)曾提過;然不在其位,思謀其政,沒人鳥您的?思前想後此文一出,勢必得罪人?就這樣吧!過去,現在,未來,本人一向風格,就事論事,怕得罪人,非阿里也。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
 
分類: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