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障礙證明有效期限最長為五年,是擾民?吃飽撐著?

阿里's 的頭像
換湯不換藥,從手冊(舊制)到證明(新制),到底有無實質差異?
 
身心障礙權益保障法 (2015 年 02 月 04 日修正) 第 14 條 身心障礙證明有效期限最長為五年,身心障礙者應於效期屆滿前九十日內向戶籍所在地之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申請辦理重新鑑定及需求評估。
 
身心障礙者於其證明效期屆滿前六十日尚未申請辦理重新鑑定及需求評估者,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應以書面通知其辦理。但其障礙類別屬中央衛生主管機關規定無法減輕或恢復,無須重新鑑定者,得免予書面通知,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逕予核發身心障礙證明,或視個案狀況進行需求評估後,核發身心障礙證明。
 
身心障礙者如有正當理由,無法於效期屆滿前申請重新鑑定及需求評估者,應於效期屆滿前附具理由提出申請,經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認定具有正當理由者,得於效期屆滿後六十日內辦理。
 
身心障礙者障礙情況改變時,應自行向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申請重新鑑定及需求評估。
 
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發現身心障礙者障礙情況改變時,得以書面通知其於六十日內辦理重新鑑定與需求評估。
 
修法後兩敗俱傷,徒增紛爭與困擾又勞民傷財?
 
第一項「身心障礙證明有效期限最長為五年,身心障礙者應於效期屆滿前九十日內向戶籍所在地之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申請辦理重新鑑定及需求評估。」話說從過去身障者經過醫療機構鑑定持有「手冊」後當事人即認定手冊為一身永留傳之事,在認知上並沒有所謂「五年效期」限制就要換證之情事,如今修法改變手冊之持有期限規定,當事人及親屬等豈能不抓狂!
 
障礙程度真會改變(時間、年齡、病因、老化、退化、環境等)嗎?誰會改變?
 
有些障礙別確實是無法改變(復原)的事實狀態,如小兒麻痺者、截肢者、脊髓損傷者、腦痲、心智障礙者、嚴重燒傷者等,甚至於漸漸地形體可能更加不好;僅有少部分障礙類別(如精障者等)或輕度者(視障礙類別性質)可能會因治療追蹤、積極復健、手術或醫療科技之提升而改變狀態;故而少部分障礙類別會在手冊上被加註期限必須於屆期間重新鑑定之,如此才能取得合法權益與相關福利服務。
 
障礙程度分為輕度,中度,重度,極重度,四級來分別(資格)身障者的障礙程度狀態,政府相關機關(構)藉由鑑定等級來分別提供法定權益與相關福利服務資源,如勞健保投保等級費補助,就學學費(本人或卑親屬)補助,經濟安全生活費(津貼),交通與休閒活動及風景區場所優惠等各式各樣法定項目及障礙程度差距的服務給予社會福利資源。
 
就「少部分障礙類別者」於屆期要重新鑑定身分是關鍵之所在,因為有無「合法權益與相關福利」是很誘人的糖衣,就像持有一張金卡一樣可以刷卡消費享受優惠(如綜合所得稅、贈與、搭車、停車、文化及休閒活動場館所等)或免費(如牌照稅2300CC以下),這心情是複雜又矛盾交織的,雖然食之無味,卻是棄之可惜!
 
另外如果重新鑑定有些障礙者之障礙程度擔心可能會有所變化,如重度變中度,中度變輕度,輕度變復原,或被抓包識破根本非障礙者之身分與狀態,原有合法權益與相關福利滋味一夕翻轉流失,您說這規定要「申請辦理重新鑑定及需求評估」是不是就像一把大刀架在脖子上其結局不可預測又虧大了!
 
反之有些人,有可能由輕度變中度,中度變重度,重度變極重度之情勢,可取得之權益與相關福利可能就會隨程度有所調整,這也是原先修法時在研議修正本法時因素之一(重新確認狀態),因為有些障礙對象類別會隨著個別時間、年齡、病因、老化、退化、環境等諸多因素交錯而改變身心障礙程度形成更加嚴重態勢,故而當初設計以「五年作為有效期限」之規定,並且「應於效期屆滿前九十日內向戶籍所在地之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申請辦理重新鑑定及需求評估」作為設計思維是有其道理的。但是,卻引來一部分障礙類別者(無法復原)之批評聲浪。
 
「五年期限」重新鑑定及需求評估,意見分岐,各有看法?
 
未蒙其利,先受其害!從「手冊/舊制」要轉變為「證明/新制」引來當事人(或親屬)的撻伐與開罵之聲,尤其是身為終身無法改變障礙事實的障礙者而言更為反感與不知設計這項「五年期限」規定所為何來?又何苦浪費國家資源與相關人力勞師動眾啟動「申請辦理重新鑑定及需求評估」之事!
 
綜上所言,不同障礙對象類別會有不同的自身狀態或程度延續,有些障礙類別會改善,會改變,會惡化,或退化等各種狀況不一而足情勢亦無法定論之。
 
從身心障礙「手冊」到「證明」到底有何不一樣的「鑑定制度」改變?
 
「第 6 條 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受理身心障礙者申請鑑定時,應交衛生主管機關指定相關機構或專業人員組成專業團隊,進行鑑定並完成身心障礙鑑定報告。
 
前項鑑定報告,至遲應於完成後十日內送達申請人戶籍所在地之衛生主管機關。衛生主管機關除核發鑑定費用外,至遲應將該鑑定報告於十日內核轉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辦理。
 
第一項身心障礙鑑定機構或專業人員之指定、鑑定人員之資格條件、身心障礙類別之程度分級、鑑定向度與基準、鑑定方法、工具、作業方式及其他應遵行事項之辦法,由中央衛生主管機關定之。
 
辦理有關障礙鑑定服務所需之項目及費用,應由直轄市、縣(市)衛生主管機關編列預算支應,並由中央衛生主管機關協調直轄市、縣(市)衛生主管機關公告規範之。」
 
改變從身心障礙「手冊」到「證明」宣導不足,種下誤會、反彈與變革敗因,誰之過?一言以蔽之,中央主管機關與地方政府不能卸責,無法逃避。
 
按「國際健康功能與身心障礙分類(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Functioning, Disability, and Health,簡稱ICF)」作為修法方向,加以個別需求程度作為導向,融入社會參與障礙面向(如物理環境、人為環境、法令缺失與政策制度等因子)之評量,以及改變過去由專業醫師(醫療模式)一人定調障礙程度到專業團隊鑑定模式評量「應交衛生主管機關指定相關機構或專業人員組成專業團隊」為之,當中成員有相關專科醫師、職能治療師(OT)、物理治療師(PT)、心理師、社工師等等不同專業組成鑑定人力鑑定之,如此大費周章團隊合作更為客觀細緻與看見個案需求的完整性(參考ICF分類編碼操作手冊),為何當事人還是不買單?
 
修法方向原本好事一樁,卻被打回原形引起民怨!
 
始料未及,亦可預見,政府機關沒有準備好,因為要從過去的障礙程度,轉變為依個別需求程度提供服務,涉及到國家資源配置與政府層級層面太廣泛了,就如本法第二條所定十六加一個主管機關(中央及地方)有些窗口已上路服務,有些單位不見動靜(政策、計畫、人力、經費、執行、評估等)或推動,有些人員裝死叫不醒、互推權責與拒絕編列預算(如復康巴士交通推給社政說福利服務)!
 
2015年起,新申請之身心障礙者鑑定按適用新規定取得「證明」無感受。翌年起,社政機關逐年安排規劃按障礙程度別(輕度、中度、重度、極重度)通知進行換證作業,以符合本法第 14 條之規定及轉換為新制要求,或許障礙輕度、中度者心裡感受沒有太強烈提出意見(不代表無聲音)或反彈,輪到障礙重度、極重度者就爆發開來了,因為障礙之事實無法復原,障礙之程度無法改變,要「重新鑑定及需求評估」有何實質意義?有何利益得失?這不是擾民,什麼才是擾民?
 
可不可以直接換「證明」,當然可以。
 
臨櫃(鄉鎮區公所社會課)將手冊/舊制繳回,換成證明/新制不麻煩,只是部分障礙者行動不方便出門洽辦,或本身無能力行為需要有人協助或陪同辦理為之。但是,本法也有例外可行之方式「或視個案狀況進行需求評估後」作為處理。
 
第二項後段「但其障礙類別屬中央衛生主管機關規定無法減輕或恢復,無須重新鑑定者,得免予書面通知,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逕予核發身心障礙證明,或視個案狀況進行需求評估後,核發身心障礙證明。」之規定,奈何社政機關不思此「合理調整」作為,全面發出函文通告,一網打盡相關人等,如此激起眾怒,要求中央主管機關(衛生福利部及社會家庭署)出面說明白講清楚。
 
法律千萬條,要用自己喬。
 
從本條文內容逐項拆開來看,其實有設計不同的進程模式(主動與被動)與作業手段(視個案狀況),只是就法條各有認知與解讀法意邏輯,另外擔心換證後權益與福利項目、身分與資格是否被改變或滅失,如身障專用停車位,陪伴者搭車優惠被取消,領取補助款減少等切身連動與部分牽動之事,這就是人性與現實!
 
按現狀身障權益與福利資源要從手冊(舊制)到證明(新制)的服務尚有一段漫漫長路要走,重點關鍵在於政府資源要一步整合到位沒有那麼容易之事,現實與理想之間還在對話溝通與互相磨合糾結,身障者及親屬們就一起努力爭取吧!
 
分類: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