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某些障礙者的思維與行為背離所謂的障礙群體認同

HumidryKuo's 的頭像
當某些障礙者的思維與行為背離所謂的障礙群體認同,而遭受到嚴厲的批判甚至威脅,期待或認為每個障礙者都具備障礙意識,這有沒有可能是另外一種意識形態的霸權? 障礙意識又是否是圈內/圈外人的資格標準?
 
後來找了Harvey 的影片,發現另一個有趣的點(當然也包括選秀節目的手譯員服務),她因為是後天聽力喪失的狀況,保有原先的口語能力與後來開始學習手語,表演過程的卻是雙語(口語+手語)並行,聽人還是聾人? 這條線怎麼畫?選那邊站? 當障礙身分處於邊緣時,我們能不能接受認同之間的流動與擺盪?
 
 
分類: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