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平等?個鬼!-以彼之弱針對對嗎?

高怪輪's 的頭像

這篇絕對是憤怒文,不想看負面或社會議題的,可以點右上角的X了,可想關心社會弱勢議題的朋友請往下繼續。

今晚看見一則網路新聞:站你旁邊聽不到嗎?她逼聽障生拔助聽器。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者也。這該是每個讀過中學的人都曉得的一句名言,胖子不覺得老師就不能有情緒、有想法、有要求…只是要求得建立在一個為人師表的原則上。

 

今天你是升學主義的老師,除了分數其他都不重要,所以你要求每個學生都要高分,錯一題就得再複習十次,可以。
今天你是適性教學的老師,除了學生學到東西,其他你不放在心上,所以考卷分開出題,針對不同學生有不同評分機制,可以。
今天你是體育培訓的老師,除了看見每次更完美的表現,你可以無所不用其極,高壓讓學生能突破極限、追求更好的成績,可以。

可是有的要求很不合理,就像上面新聞裡提到的那位老師。胖子不曉得現場發生的狀況是怎樣?也不清楚學生平常的表現是如何?但老師站在聽障生的面前,質問聽障生這樣聽不見嗎?並要求學生拔掉助聽器的要求,絕對是錯的!

聽障生因其聽力的狀況,會配戴各種不同的助聽器,有的是能輔助高頻的、有的是能聽見低頻的、文裡提到的FM調頻系統則像是收音機,你一定要調到某個頻率,才能聽見該電台的廣播,FM就是讓配戴發射器的老師的聲音能最大量集中到有接收器的聽障生耳裡。但這仍不表示聽障生就一定聽的懂。

胖子是台灣人,而且爸爸還是高雄人,每年回鄉下都是一整片的台語攻擊,每次一群長輩一起聊天,速度之快、頻率之高、偶爾還夾雜俚語…老實說很多句胖子聽的清楚,也曉得他們說的是台語,但就是聽不懂啊!

助聽器其實是個放大器,高階的可以排除一些環境雜音,讓配戴的學生可以更清楚地聽見人聲,但聽見聽懂,始終是兩回事,所以即便帶助聽器也不能保證其學習的成效。何況是要求聽障生拔掉助聽器!

以這位老師的要求,所以每個戴眼鏡、隱形眼鏡的學生都得要拔掉,然後她可以去問:都坐第一排還看不見嗎!
所以每個有腳會行動的學生,她都能要求學生去運動場上跑步,然後她可以問:都會跑步了還拿不了奧運金牌嗎!
所以每個有嘴會講話的學生,她都能要求學生上台唱歌演講,然後她可以問:都的講話了還不能發專輯、成為歐普拉嗎!

這根本就不合邏輯啊!

而且學生戴助聽器上課並沒有影響課堂的進行,坐在第一排,就是想要好好學習的表現之一。要是老師以其自身的想法,硬是覺得聽障生“應該“聽的見,就要求學生拔掉助聽器。那老師應該也可以不靠交通工具走路、游泳去國外進修,這不是做不到的要求吧?只要有心,總有一天能游到彼岸的土地上。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針對學生最弱的地方,要求學生一定得要克服,這是要求還是強求?胖子真心認為…該名老師對於聽障生的認識真的不足,非常需要重新認識一下聽障生的特質與狀況,但看見報導裡她的申訴有一大堆的狀況來看…老師最該做的是就是檢討自己的立場與態度,重新檢視這樣的要求究竟是合理的要求還是一種針對。

分類: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