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融遊具如何共融--看見台北市兒童新樂園

sylvia's 的頭像

台北市兒童新樂園在開幕之前就受到眾人矚目期待,不過在開幕之後,毫不意外的,障礙小市民的遊戲權被忽略了。

 

依法行事卻無法同樂

原因出在一般建築物或者公共場所有關無障礙的規範,只有規範一般環境硬體設施設備,但對於該場所目的性的設施設備卻沒有規範。舉例來說,美術館的出入口、無障礙廁所、電梯、通道這些依規範都會要求,但是展覽的設計企劃卻沒有要求,因此,展出的高度、角度、情境的安排本身可以就是障礙重重,讓障礙者無法親近,最後就變成我們常說的,進去一個依法設置無障礙的公共建築物只能去停車上廁所。兒童新樂園的狀況正是如此,基本的無障礙好像都有,但是沒有一樣遊具是身心障礙兒童可以參與遊樂的。那麼,如果去而同樂園不是要遊玩的,難道真的只是要去借廁所、吃東西、聽別的小朋友嬉戲歡笑的聲音嗎~ 

 

兒童公約施行法可以保障兒童的參與嗎?

台灣雖非聯合國成員,無法簽署公約,但透過施行法,將兒童權利公約(CRC)國內法化,我國在2014年由馬英九總統通過了兒童權利公約施行法。讓我們來看一下兒童權利公約中維護兒童權利的四大基本原則:

1.免受歧視權利 (the equal rights of all children, prohibition of discrimination) (公約的第2條)

2.以兒童的最大福祉為依歸 (the best interests of the child, a primary consideration in all decision-making)(公約的第3條)

3.生存及發展權利 (the right to life, survival and development to the maximum extent of the available resources) (公約的第4及第6條)

4.參與權利 (the right of participation) (公約的第12條)

 

這裡所指的兒童當然是所有的兒童,如公約第2條所稱的:"確保其管轄範圍內的每一兒童均享受此種權利,不因兒童或其父母或法定監護人的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民族、族裔或社會出身、財產、傷殘、出生或其他身份而有任何差別。" 其中,兒童公約第31條第1項更直指:"締約國承認兒童享有休息及休閒之權利;有從事適合其年齡之遊戲與娛樂活動 之權利,以及自由參加文化生活與藝術活動之權利。"

 

以上條文,講的並不是很困難的事情,只是強調任何一個兒童,包括身心障礙或非身心障礙的兒童,都應該享有一切兒童應該有的權利,包括參與和遊戲,而這些也是一個兒童可以學習獨立成長的根本。所以即便硬體環境無障礙的法規規範有限,兒童新樂園都沒有理由可以忽略身心障礙兒童的需求。

 

遊具不只是遊具,共融需要全面設計

值得慶幸的是,在許多障礙團體和家長們的關注下,兒童新樂園很快的接受了市民建議的聲浪,也著手進行部分改善。旋轉木馬挪出了一個空間,讓輪椅可以直接進入座區,陪同人也可以坐在同一區。這是很好的調整設計。105年底前也完成新增幾項非機械式遊具,實踐他們對市民的承諾。

 

12月1日我們很榮幸應邀在遊具開放前先行探勘,看到工作人員的用心,但也看到市府在兒童遊樂設計上的專業不足。首先,我們看到在兒童新樂園的非機械遊樂區設置了沙盤、水盤、旋轉盤。沙盤與水盤緊臨著其他兒童的沙坑區,但是有木板區隔開來,考量的是不讓輪椅陷入沙中,提供一個硬平的鋪面,這一點非常用心,但是卻造成了隔離。而且當我們試著操作沙坑遊具,馬上發現精心設計的挖沙工具只能停留在木板鋪面上,根本挖不到沙。這部分是遊具廠商、施工單位跟兒童新樂園都沒有發現的問題,其實只要在往內挪個30公分,把木板降低讓沙自然蔓延過來就融合了,孩子們也可以玩在一起了。這個問題凸顯的就是設計者沒有兒童的參與,也沒有遊戲是一種動態活動的概念。所以費心採買了裝設了,卻沒辦法玩,還硬生生的反應出隔離的意義~~就是明明近在眼前卻親近不了,不禁令人感到淡淡的哀傷。

另外一組旋轉盤也令人感到小小惋惜,我們看到廠商進口這組遊具,跟網路上看到的其他旋轉盤,看起來都是旋轉盤,不過巧妙卻不同。同行的夥伴小米媽,今年夏天剛剛帶著全家人去美國的魔法橋公園朝聖回來,當時只覺得好玩,不大的空間卻容納了許多遊具,而且遊具跟遊具之間是樂趣的串聯。相較之下,看出了兩組旋轉盤之間的差異。魔法橋的一般座區是整片圓弧型,可以坐下兩三個小朋友,加上檔板,旋轉時安全性夠;相較之下兒童新樂園這組,只有兩個單人座的設計而且沒有提供握把或防護,孩子們同樂的情景相當不同。而旋轉盤中,讓輪椅可以直接進入的區塊,上掀式的環狀扶手距離略短,也會讓一些特殊輪椅、有頭靠的、較高的輪椅沒有辦法輕易進入轉盤。整體來說,這個旋轉盤的圓圈太小了,它需要再大一點點,在豐富一點想像,讓旋轉盤變成更多人一起玩的遊戲。而且它也需要跟整體兒童新樂園的設計意象結合、色彩、活潑性都能自然成為其中的一部分,而不是另闢一區。

 

未來的共融遊具需要更多參與討論

其實,台北市的障礙兒童是幸福的,在年初市議員王閔生等人的公聽會之後,府方主責機關公燈處很有誠意的在今年就承諾改善四座公園遊具,加入共融設施,明年(2017)也打算從新打造一座共融遊樂場。這些承諾真的讓人興奮不已!不過我們還是要提醒,真正的公民參與,不只是提案建議,我們還希望有想法有興趣的人都可以一起討論,甚至有機會參與設計,寧可多花一些時間踏踏實實討論我們要怎麼樣的公園,要怎麼樣的遊戲空間,而不是去掉罐頭A換成另一批罐頭B,從一種忽略變成另一種形式的隔離。

 

共融說起來容易,怎麼做,希望市府不要急就章採買一座座遊具,共融真正要的是讓大小市民都開心共同玩樂的環境。在這樣的環境裡,透過遊樂可以真正讓孩子們學習甚麼是尊重差異,所以這是教育的場合,是社交的餐合,是市府展現高度專業為下代展現市民價值的場合。我們期待,當共融遊樂場出現的時候,是驚呼是歡樂而不是嘆息,因為我們不忍市府的用心結果只是名為共融實為區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