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計劃的社會想像

trista's 的頭像
國家兩廳院的戲劇廳,至7月起,開始維期近半年的全面整修計劃,包含舞台設備、觀眾席座椅、公共空間和駐店更新等,然而,觀眾席座椅的部分,未納入無障礙席位的增修規劃。整修計劃已經定案,工程啟動已難暫停,從1987年兩廳院營運至今近30年來,因身心障礙者爭取平等社會參與的權利,於2008年公佈的《建築物無障礙設施設計規範》納入輪椅觀眾席,要求「設有固定座椅場所」必須依席位數,設置不等比例的輪椅席。至今,兩廳院分別於音樂廳與戲劇廳設有6席和5席的輪椅席,與法定的14席和12席,顯有差距[1]。既有席位的觀賞視線也不如一般席位,以戲劇廳二樓席位為例,因輪椅席加高設計,天花板遮蔽視線,每次和朋友前往觀賞,總要一會趴著看,一會又斜躺看,多方設法想看到完整的舞台畫面,一場表演看下來,已經腰酸背痛。
 
 
 
年初甫整修完工的音樂廳,維持6個輪椅席位,因此在7月戲劇廳整修之初,身心障礙社群便希望能夠及時提出訴求,要求兩廳院將增設輪椅席納入整修計劃。面對期待,兩廳院回應音樂廳整修時,即因考量逃生困難、維持音效品質、須變更走道結構等,而未將增設輪椅席納入,為增進身心障礙者藝文參與的機會,將多規劃「身障人士專屬活動」[2]其中所謂的「專屬活動」即為兩廳院為身心障礙者規劃的特定音樂或戲劇觀賞活動,稱為「圓夢計劃」。曾邀請數十位輪椅使用者於廳外的轉播螢幕,觀賞音樂演奏。
 
 
 
透過「圓夢計劃」身心障礙者的藝文參與權,似乎得到回應,專屬場次與專人服務,更展現兩廳院試圖彌補硬體無障礙不足的誠意,但是行之有年的圓夢計劃,始終是在既有排除身心障礙者的社會結構裡,趕不上人權意識的殘補作為,就像歷經多次縫補的一塊布,在補丁之上,試圖再將破洞補得牢固一些的紊亂碎布與細線。
 
 
 
鎖定特定族群的單次性優惠活動,是社福團體與政府、企業和其他營利組織,經常合作的形式,透過集中式的服務,讓活動主辦者,容易掌握參與者的需求,但是當「差異」並非自然的展現於多元的個體間,而以其共通性被集合在一起時,差異便也隨之被統合。出自善意的活動,表面上是促進參與,實際上卻再製了結構性的隔離與排除。當身心障礙者參與藝文活動限縮於社福團體為其安排的專屬場次,藝術之於生活便無法落入日常,成為常民生活能夠自行選擇的一部份。
 
 
 
另一部份,為身心障礙者提供專屬活動,其背後的預設或現實是身心障礙者出門比較「困難」所以少有機會參與各式各樣的活動,但是能否思考到「困難」是如何構成?因為無障礙大眾運輸、基礎公共建設、協助資源、資訊流通的不足,少一輛低地板公車、少一條平順的人行道、少一位穩定的協助者、少一些獲得訊息的管道,因此,透過專屬活動,透過集中式的服務,短暫解決身心障礙者每天都會遇到的困境,但是「困難」也將持續的將身心障礙者阻隔在社會的常態之外。
 
 
 
再者,「困難」也來自一種想像—身心障礙者因身心狀態的限制,而出門一趟便是一次身心的戰役,專屬活動可以鼓勵身心障礙者外出,於是,如同許多民眾仍留有的印象,在街坊遇見活生生的障礙者就呼喊「你好棒!」身心障礙者的「現身」成為被獵奇的對象,而第一線藝術行政工作人員也「難以習慣」將身心障礙者存在社會周遭,納入服務流程裡。回過頭來,「圓夢計劃」可能沒有提供身心障礙者一個平等的選擇權,以自身經驗評估身心狀態,為自己選擇一場真正想要參與的活動。政府單位的角色,更應該是致力於移除障礙者社會參與路途上的阻礙,而非滿足於掩蓋環境障礙事實的圓夢計劃,否則,將只是一再挑選軟柿子的作為。
 
 
 
兩廳院的「圓夢計劃」邀請輪椅使用者於音樂廳外觀賞大螢幕,是打破了輪椅席次有限的困境,還是迴避了增設輪椅席的責任?當觀眾走入以聲音品質為傲的音樂廳,受邀為圓夢計劃參與者的障礙者,卻在場外透過看大螢幕,不只無法感受一場表演的完整風貌,也僅能聽見打折的音質,那麼,「圓夢」究竟是圓了誰的夢?而身心障礙者在被安排與被指定的圓夢計劃中,也從一位主動購買票券的觀眾,轉換為一位接受優惠服務的福利身份者。這樣的圓夢計劃限縮障礙者個人的自主性,更製造圓夢計劃提供者與障礙者之間的不對等。因此,圓夢計劃,看似讓障礙者平等參與藝文活動,卻只能得到被揀選後的部分觀賞品質。
 
 
 
當圓夢計劃不只是硬體環境建置完備前的過渡做法,而成為無障礙環境落實不佳的替代做法,並長久依循時,便可能成為一種隱性的排除與隔離。同時兩廳院,以增加「身障人士專屬活動」作為輪椅席增設困難的替代做法,也顯示無障礙環境需求者的樣貌是被窄化的,未持有身心障礙手冊的需求者並不在現有藝文無障礙的想像之中。
 
 
 
面對落後的文化平權作為,我想,身心障礙者真正需要的是自在規劃與選擇藝文活動的機會,不是被定義的夢想。
 
 
 
*本文刊載於《張老師月刊》2016年9月號第465期,發刊於2016年8月30日。
=======================================================================================
[1] 2008年公佈《建築物無障礙設施設計規範》同年也公佈《既有公共建築物無障礙設施替代改善計畫作業程序及認定原則》。於1987年開幕的兩廳院,在2012年經臺北市政府認定為既有公共建築物,可以提替代改善計劃,逐步增設輪椅席,因而,兩廳院認定目前輪椅席次雖未達法定數量,但不違法。
 
[2] 楊明怡(2016年7月13日)。回應文化平權訴求 兩廳院規劃再加輪椅席數。自由時報。即時新聞。2016年7月24日取自:http://ent.ltn.com.tw/news/breakingnews/1761526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