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稱"以身障為主體的設計"的身障會館

sylvia's 的頭像

上週有幸參觀台北市身心障礙福利會館,古蹟部分還在整修,二期新建工程,從101年10月1日起休館,預計104完成開館,但是到現在105年8月中了還沒有對外開幕。大概也只有政府部分自己的公告可以這樣寫"俟工程完工後再行宣布開館時間(預計至104年)",沒個底限所以可以無限期延長。 前面這段話直接引用自社會局網站上的公告。(http://www.dosw.gov.taipei/ct.asp?xItem=87412648&ctNode=72365&mp=107001)

時間延長其實就是讓障礙者一等再等,等是可以的,但是等的過程期待會增加,等著用忐忑興奮的心情揭開他的面紗。不料,揭曉的那一刻,心情是激動的,但是情緒是負向的。尤其聽到社會局的長官一再強調這是一座"以障礙者為主體"設計的福利會館,便覺得很莫名其妙、荒謬至極!

先說說他們的"以障礙者為主體"吧~因此,所有的停車格不論機車、汽車都是身障者專用的,障礙者才可以進去停,停車場入口的告示不夠清楚也是問題,不過,相較已經是小小小問題,因為要讓障者使用所以完全拒絕其他跟障礙者相關的人使用,例如我去開會、辦活動,可能需要其他非障礙者協助的部分完全沒有思考,就一句我們"以障礙者為主體",所以不是障礙者不能停,聽似合理,其實完全是隔離啊!!其實給個告示,在周遭車輛密集卻又缺少停車空間的環境,指引大家去停車場是可行的,但是令人不開心的是隔離的做法。比例上如果50%以上是給障礙者專用的,那我完全同意,但是100%卻是欠缺思考,未來執行管理的單位勢必遇到許多現場溝通協調的難處,這是設計缺失。

 

好吧,如果你們認知的"以障礙者為主體"就是只有障礙者使用,那麼,我們就帶著這樣的標準來檢查內部吧!

喔~不!!!還沒到內部,光是大門的透水磚,一塊塊的磚砌疊起來造成的縫隙、以及不足的斜坡空間圓弧的坡面,輪椅走在上面根本就是大大的宣告[障礙],連大門入口都不是原來就為障礙者設計的,長官說這已經是改過了的、又說是為了環保透水綠建築...這些在我們聽起來根本就是無知的設計來製造對立,你的障礙者為主體在哪裡???最初的設計圖面審查怎麼會通過?改又怎麼可以這樣隨便改?這怎麼說都是一個新建物,政府這樣檢視自己的工作成果,難怪要監督要求其他非政府機關都說難難難!帶著"障礙者為主體"還沒入門就讓人搖頭嘆氣。

 

(圖說1:從身障會館大門望外拍攝,從馬路上來的人行空間,地磚一塊塊設計成圓形花樣,往馬路的方向形成一個弧形。)

(圖說2:廚房的煮烹飪台過高、所以有的矮櫃高櫃都是外開門,沒有輪椅容膝空間,也無法靠近正面使用清洗台。)

 

走進廚房,又給"以障礙者為主體"大大打了一個巴掌,這完全是健全人的思維啊!主烹飪台過高、周遭的櫃子高的太高、矮的有門,障礙者坐在輪椅上怎麼操作?如何參與?所有改善的可升降的桌子都是後來的替代方案,然而,一個廚房的主要烹飪台卻是不可改,要坐輪椅的朋友用旁邊的就好~~~可以嗎?是以障礙者為主體嗎?

 

(圖說3:從主烹飪台往門口方向拍攝輪椅使用者與台面的高度比較,桌面高已經到輪椅使用者的胸口,若在加上鍋具,障礙者操作會有困難而視覺上也有障礙。照片後方有很多人都是當天來參觀的障礙者或團體代表。)

(圖說4:拍攝教室的白板,高度是一般使用的高度,白板的中心高度大約120公分。障礙者最多就是使用下半部。右側空調、開關的高度也是80公分以上。)

 

障礙者如何從主體成為附屬,如何從自立變成依賴,如何從自信變成渺小,還可以從教室的黑板高度、開關這些細微之處看到。因為認為還是可以請其他人協助,因為認為障礙者都只是被服務的對象,所以就忽略障礙者自己可以完成操作的需求,這還可以說有"以障礙者為主體"的思維嗎?如果障礙者自己加班負責關燈設定保全、如果障礙者自己是工作人員要幫其他活動的人整理空間、如果障礙者就是廚藝老師要示範烹煮、如果障礙者是講者要寫黑板.....太多的如果都必須有一個其他人陪同在側,那麼,社會局對障礙者為主體的想像是甚麼?對障礙者自立生活的想像又是甚麼?障礙者的社會參與永遠都是附屬嗎?是的,很多時候障礙者還是需要其他人必要的協助,但你們又說那個陪同者不論機車汽車還不能停進會館,必須另外奔波是應該的。很錯亂不是嗎?如果障礙者可以自己來的就該在環境的安排、輔具的是規劃做最佳的設計,這是增權的第一步,也是尊重障礙者為主體的核心。

是的,你們說障礙者不只有坐輪椅的一種,對,但是他是其中一種,所以無障礙環境是不能忽略輪椅使用者的需求,所以共融、通用的基礎,不可以沒有以輪椅思考的無障礙基本環境。

(圖說5:電動輪椅與一旁打開的摺疊床高度對比,摺疊床只在電輪的輪胎一半不到的高度,從輪椅到折疊床上下落差超過20公分。)

 

買了照護床,卻是離地大約15-20公分的摺疊床而已。照護床是讓成人的障礙者可以更衣、換尿布等等各種可能狀況時使用的轉位操作平台,那樣的高度、那樣的操作,障礙者可以自己來嗎?照顧者可以徒手協助嗎?對彼此都是折騰的設備絕對不是好的設備,也不是一個台北市身心障礙福利會館應該採買的設備,因為我們有可能是示範、是其他人的標竿,當然不能隨隨便便敷衍了事。不過如今看來,標竿是不可能了,最起碼的使用者的中心可以重新瞄準嗎?

一個以障礙者為主體的空間,一半是政府機關或委辦單位使用,剩下的少少的空間,使用的時段還是以行政之便設計,不論是硬體軟體的規劃,都沒有達標。這樣的過程只是再再複製對障礙者的失能的刻板印象,沒有社會支持觀點的政府,請不要濫用誤導了"以障礙者為主體"這樣的說法,否則,就請尊重障礙者主體的需求,並且把使用空間全部還給障礙者。

至少,要有髮夾彎的勇氣。

 

 

分類: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