障礙者文化參與權:國家戲劇院整修計畫 (上)

33's 的頭像
今年七月一日國家戲劇院封館,進行30年來第一次大整修;整修計畫中輪椅席位卻只增加一席 (目前法規最低標準是12席,既使增加一席後,還是少了7席)。兩廳院在王榮璋立委召開的會議中表達增加輪椅席位的困難處;其中包含,逃生動線安全的考量、輪椅席位對音效的影響、建築結構的侷限、視線阻擋以及票價損失的顧慮。
 
這些「難處」聽來不陌生:台灣社會長期漠視身心障礙者的文化參與權,加上缺乏正確、完善的通用設計概念,大小藝文場域先後也曾用這類「難處」做為無法為障礙者提供服務的理由。不禁令人擔心,剛修完成的文資法,其中受到保護場域的主事單位在未來是否也會引用類似的「難處」來拒絕身心障礙民眾呢?
 
左圖:一位女性輪椅使用者(秀芷)和一位直立的二指頭女拿標語在國家戲劇院階梯前照相。秀芷舉起雙手指著標語。標語文字:我要無障礙的兩廳院。階梯最上有鷹架和大海報寫:明年春天再相見
 
當日受邀出席會議的作家、藝文人余秀芷和我,分別提供了輪椅使用者觀賞國內外表演活動的經驗;以及美國表演廳院無障礙規劃的實例。(直播: 兩廳院(上)  &  兩廳院(下) ) 兩廳院韓副總監在會議中一度表示「只要有空檔,什麼時間都可以 (指調整輪椅席位數量)」,但同時也表達當下無法回應是否可增加輪椅席位。但,我們都知道,下一回的「空檔」恐怕又是另一個30年,甚至更久。
 
王立委即要求兩廳院在一個月內提出替代方案。會後,秀芷的專欄文章《國家戲劇院整修,忘了無障礙席?》產生廣大共鳴。障礙圈的夥伴們也紛紛開始透過網路媒體各自撰寫評論與建言,引來無數藝文圈的資深工作者、藝文愛好者與一般民眾主動透過電話、臉書,向兩廳院反應輪椅席位的訴求。隨即,秀芷和我也發起了「2聽怨。2挺願: 許台灣一個無障礙藝文環境」臉書活動,不僅邀請大家說說各自看表演的經驗,也請大家提出對台灣藝文環境無障礙的期許。
 
上圖: 國家戲劇院外景,階梯上可以見金屬膺架與大型帆布條,文字: 國家戲劇院整修,明年春天再相見
 
這次國家兩廳院忽視輪椅使用者觀眾權益事件,具體顯現藝文圈面對障礙者觀眾時慣用的舊式思維。這次考驗的不只是兩廳院現有制度、組織價值與客服核心態度,也凸顯台灣無障礙相關法規缺乏實用性與落實力。受到身心障礙社群、文化平權支持者與文化部的關切,兩廳院先透過新聞稿釋出改善的意願,也在8/1日提出替代方案:目前法定席數 (12席位) 已確定達成,但輪椅席位置未能達到共融式原則【註 1】。替代方案仍有瑕疵,也有相當的必須進步空間。
 
不論是對身心障礙權益倡議者,還是藝 文行政工作者、文化政策決策者 (policy maker) 來說,此時是個極佳的學習時機來具體分析兩廳院提出的「難處」的真面目。唯有透過解剖這些「難處」反映出的現況、社會價值與思維,我們才能更進一步思辨台 灣目前欠缺無障礙藝文環境的環節,以及思考後續如何來為文化平權政策做努力。
 
左圖 :
(出席7/1日會議我製作的簡報內頁資料截圖,有美國與台灣對輪椅席位數目要求的圖表) 
 
文字:
兩廳院現況:戲劇院: 1524席,輪椅席5個。依法應有 12 (美:16)
實驗劇場約 179-242席。依法應有 3  (美:5)
音樂廳: 2064席,輪椅席6個。依法應有 13 (美:20)
小型演奏廳: 361席,輪椅席1個。依法應有 5  (美:6)
 
 
 
「攏喜為丟哩后啦!」到底是為了誰好?
「今天館內人潮擁擠、內部空氣不好,怕影響您們的健康... 等週間人潮較少,歡迎您們再回來喔!」這是幾年前我的輔具族 (輪椅、拐杖和代步車) 朋友們揪團看展時得到的館方回應。也曾在某藝文現場前線工作者的口中聽到:「這些孩子 (指心智障礙成人) 比較不一樣啦,今天我們人手不夠,沒辦法協助你們... 萬一他們嚇到別人,這樣我們也很難交代...」
 
健全主義 (Ableism) 的影響,依照大多數所謂「好手好腳」的人的需求、習性來打造環境與制度;造成台灣社會忽略障礙者和長者的需求,迫使這些「失能族群」無法自在自主地行動、參與社會活動。身心障礙者外型、功能、行為上的損傷與異樣,提醒了觀看者自己對「失能」甚至是面對「死亡」時會有的焦慮。使得多數人遇到障礙者時,自然引發內心深層的恐懼。當無法處理這般內心焦慮時,不免會想找方法來逃避障礙者。長期下來,藝文場域客服人員在面對障礙者時,也會犯了矮化 (infantalize) 成人障礙者 (如,稱呼其為「孩子」)的不良習慣,以及賜與過度上對下的強制保護;也會「禮貌性」地以「安全」或「健康」理由等,來迴避身心障礙者進入藝文展演場域的權利。甚至有可能會烙下一句話「攏喜為丟哩后啦!」(台語: 都是為了你好啦)。
 
六月初,文化部部長鄭麗君出席民間文化政策行動論壇2.0,才引用了自立生活運動和社會模式 (social model) 的觀點來提醒無障礙藝文環境的重要: 「只有障礙的環境,沒有障礙的人」。
 
藝文展演場館須要檢討的是活動現場的場控:怎麼不擔心展場內其他「好手好腳」的人在過度擁擠、空氣不佳的空間也被悶壞,影響健康?怎麼沒想到前來的障礙者平日也是上班族,卻還請擇日再來?還有,一遇到心智障礙者就已經預設他們會嚇到別人?這些考量真的是為了障礙者觀眾設身處地著想嗎?
 
左圖: 兩位男性與一位女性與談者坐在台上,女性與談者(文化部部長鄭麗君)手拿麥克風正在說話。原圖來源 Tacps臺灣文化政策研究學會臉書
 
這次,兩廳院表示若增加輪椅席位「如遇緊急逃生事故將影響通道出入口動線,造成逃生受阻,恐有安全的疑慮」。這項針對「逃生動線安全」的考量,沿用的是醫療模式 (medical model) 看待障礙者的角度:不去改善硬體環境的侷限,以及逃生措施本身欠缺對行動不便者的協助,反倒將問題歸咎在障礙者本身的「不方便」與「佔空間」。這「難處」在表象以保護者角色現身、說明擔憂身障者與其他觀眾的安全,但實質上是在勸退障礙者對輪椅席位的訴求。這般言論恐怕也會誤導其他一般民眾和仍在調整心境的新輪椅使用者【註 2】,誤以為坐輪椅的人即是阻擋逃生的障礙物,藉此形成「健全人」與身障者的對立,也更加污名化身障者的文化參與。
 
 
與30歲的兩廳院同為國家級藝文門面的美國華府甘迺迪表演藝術中心 (The John F. Kennedy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已有45年的歷史;表演藝術中心內部六大小廳院全數皆有共融 (integrated)、散落式(dispersed)、在不同票價區的輪椅席位,也有身障者便利的網路購票系統與售票機制。使用者可依個人需求、喜好和經濟能力享有自主選位的權利。
 
不禁要問,難道是美國的首席藝文單位都不在乎觀眾性命,每場表演竟然能夠允許多位輪椅使用者和長者同時進入現場,不會覺得危險?也都沒有逃生動線安全的顧慮?反觀兩廳院先前提出逃生的疑慮,該檢討的是各藝文展演場整體逃難措施制度中,是否有將身心障礙者的逃生納入標準作業程序規範(SOP),而不是讓藝文場館為了保險自己,繼續用不完善的消防法和「安全考量」來要求身心障礙觀眾打退堂鼓。
 
左圖: 甘迺迪表演藝術中心網頁,線上購票系統截圖。可見紅色線圈畫出分別散落在各處的輪椅席位
 
 
待續...
 
 
 
 
延伸閱讀:
 
直播: 兩廳院(上)  (2016/7/16) by 余秀芷 & 易君珊
直播: 兩廳院(下) (2016/7/16) by 余秀芷 & 易君珊
戲劇表演廳的無障礙設計 (2016/7/17) by 易君珊
兩廳院輪椅席位發聲記事簿 連結
 
【註1】共融式原則:共融指的是”integration”,輪椅席位位置的安排融入整體座位區,而不是採孤立、單獨設置在空間的某個角落或是側邊。
【註2】新輪椅使用者:指的是剛剛因病或意外而需要用輪椅代步的人。
 
 
文: 易君珊
美國伊利諾州芝加哥分校身心障礙研究學博士候選人
 
本文章內容由行無礙發稿。轉貼以非商業用途、以社會教育、障礙權益倡權等用途為原則,轉貼時請務必註明原出處(行無礙網站)、作者姓名與附上圖說,以尊重智慧財產權,謝謝合作!
 
分類: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