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了照護床的無障礙廁所還是障礙

sylvia's 的頭像

很多人一定以為無障礙廁所已經很無障礙了,不過,無障礙廁所其實只方便還可以自己移位、或者經由他人協助還可以坐穩在馬桶上等等的一部份障礙者使用。對於那些難以坐著穿脫褲子、需要借他人協助的障礙者,目前即使最標準的無障礙廁所也有障礙。因為我們的無障礙廁所,缺乏了對許多障礙者如廁很重要的"照護床"設備。

曾經聽一對姊妹說,出門在外基本上還是要忍著無法上廁所,因為有了電動輪椅,她們可以獨自出門,但上廁所這件事卻難以獨力完成,需要有人協助。她們需要的是移位的協助,這對於曾經擔任個助的我非常可以理解,但我們不可能在廁所旁邊配備可以隨時協助的人力,因此這個人力需要其他的協助系統。又有一次我聽一位朋友說起,帶行動不便的長輩出門,不能超過兩個小時,因為沒辦法換尿布,那時候我又想,有了人力陪同與協助,但沒有合適的環境與輔具,他們的生活就只剩下兩個小時的距離範圍了嗎?|

又有一次聽一位爸爸說起,當他帶著有重度障礙的女兒出門,背包要準備舊報紙、衛生紙跟大毛巾,最怕遇到廁所地上濕濕髒髒,因為對他而言,協助女兒上廁所必須把報紙鋪滿地,鋪上大毛巾,抱女兒躺在地板上,換尿布之後在抱回輪椅上。聽的人心好酸。這是台灣嗎?我們還能說我們有無障礙廁所嗎?

我當然也知道,無障礙不可能符合每一個人特殊的情形,但如果這些特殊的需求其實很基本、很重要、一點都不難提供支持,我們是不是應該用最快的速度,從法、從具體環境中無障礙廁所的設備條件去改善?還給出門的人一個最基本的方便。

前幾天FB上面看到一位朋友的留言:
[這次我帶9歲的兒子去看醫生,因為他不能自理,遇到了突然需要換尿布的狀況,我是立刻帶他去殘障廁所換,剛好有個可以上下收放的嬰兒尿布台,不過他覺得很害怕,張力變的很強.在上面變的很危險.其實嬰兒尿布台很小並不是很容易使用,再大就不方便了,但推車也不方便換..回小客車的話因為有放安全座椅也不能換..請問其他家長,有特殊孩子遇到這樣的情況是怎麼處理的呢?帶孩子出門除階梯是一種障礙,其實如廁的問題,我也覺得也是一種障礙.想問大家要怎麼克服]

這幾年在行無礙看到聽到許多朋友交流的經驗,真的可以感覺到台灣障礙者的”社會參與”已經不再是在電視、電腦前面看別人玩、聽別人說而已,障礙者以及他們的家人想要的生活是自己走出門、自己選擇喜歡的活動。如果說廁所是反映一個國家的生活品質,那麼看到這麼多的人為了上廁所而苦,對照五光十色的台北街頭以及動輒百億預算的博覽會,不會令人感到錯亂嗎?

其實很簡單,就像FB上朋友的留言所說的,嬰幼兒的尿布檯並不適合大一點的孩子,更別說成人障礙者。因此,無障礙廁所需要的不是尿布檯,而是立刻增設的是可收摺式的照護床,可收摺所以不佔空間,照護床拉開後高度跟輪椅差不多,所以方便移位,照護床下有椅腳可以支撐,所以不必戰戰兢兢。這樣的設備並不困難,增設在既有的無障礙廁所多數空間也足夠。願意用”無障礙”或者”通用”、”多目的”各種文字都好,重點是政府似乎認為我們的無障礙廁所已經夠了,還要附加親子廁所等等功能之前,是不是先看看有特殊需求的朋友怎麼克服他們的生理需求,無障礙只應有不斷進步、越來越有品質,所以請先問問有沒有需要,而不是忙著計算有多少需要而犧牲少數了,因為這樣的犧牲,犧牲的是障礙者基本的生理需求,也犧牲了一個照顧者因為不當勞動造成對健康的傷害,更重要的是犧牲了一家人參與社會的基本人權。

這幾年台灣不斷推展自行車活動,不只處處開闢自行車道,還打造自行車廁所、更聽說有自行車民宿(讓自己車可以跟人進到廁所或屋內,因為自行車名貴),看著自行車如火如荼的進行中,相對的配套從自行車本身道環境一一浮現,其實是開心的,但是卻又很傷心,台灣可能還沒有一條可以讓輪椅無障礙通行的道路、無障礙廁所的錯誤百出甚至還障礙重重、無障礙的餐廳、旅館政府不敢依人口發展的比例定法要求,障礙者的輪椅、電動輪椅不一定比自行車貴或者便宜,但障礙者與輪椅更是必須形影不離。然而,障礙者的需求如果都被當作福利,用不足的經費畫虎爛,那麼這樣的政府就真的把障礙者看待為弱勢,而不是跟其他人一樣有尊嚴的公民。

分類: 

Facebook 留言

回應

這對於脊髓損傷?,尤其需要,因為他們不是半癱就是全癱....

沒錯啊~~脊損協會的代表與成員應該全面反映到各縣市政府啊

請問照片顯示的“照護床”是設置在哪裡的廁所?使用時高度需要個別調整嗎?可以請稍微詳細一點說明障礙者如廁時使用此設備的程序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