框框外的世界,寬廣而真實

trista's 的頭像

前陣子,HUSH!樂團因新歌〈我想知道你的一切〉MV遭到禁播,而引發一系列對「身體」的討論。影片直接呈現各式身體的裸露樣態,但透過胸貼、內褲、攝影角度的巧妙運用,其實所有畫面皆是三點不露,讓人質疑電視腥羶畫面普遍,文化部認為其內容「涉及裸露」是否為雙重標準?男男女女、大人小孩、高矮胖瘦、紋身綁繩、扭曲交疊,當多元的身體褪去一身外物,是否也能撕下一生標籤?抑或是少了包裝的身體,激化視覺感官的差異,而「禁播」恰恰是社會對主流視野的涵容度,給出的直接回應?

 

連續讀了幾篇相關討論後,其中一篇刊在網路媒體—女人迷womany的文章,標題下著「難道不為藝術脫衣服,我就髒掉了嗎?」1MV裡鬆垮線條、垂掛脂肪、寬大肉身的演員—汪綺說:「我脫與不脫,只取決於作品的需要,而人們卻總是自作多情。」看待肉體多元而真實的裸露,主流論述離不開浮爛使用「藝術之名」的習慣,好似一切的不合理,都得到合理的解答,卻不見空洞言詞底下根深蒂固的歧視。讀著汪綺的身體經驗,我想假若身體殘缺的障礙者,也參與演出,沒有鐵架撐起癱軟的腳、沒有義肢接起失去的手、沒有脂粉遮去坑疤的傷痕,「不正常」的原始暴露,超出胖/瘦、美/醜的二元議論之外的異樣身體,將碰撞出什麼樣的討論與對話?

 

前兩年,我開始接觸障礙藝術—以障礙者為藝術創作的主體,從自身經驗出發,創造與開展身體與生命的對話,使得障礙者對「障礙」、「殘缺」、「異樣」的再詮釋成為可能,積累翻轉「美的標準」的力量。第一次參加障礙美學工作坊,便非常喜愛其精神與內涵,我以為是因為障礙藝術替我批判主流審美觀的狹隘,其實是因為自己遇見一個包容差異的場域;我以為是因為障礙藝術教我觀看異樣身體的視角,其實是因為自己需要一個喜愛差異的機會。因為類風濕性關節炎發病,造成自體免疫細胞攻擊全身關節組織,高達9成的關節,有不同程度的彎曲和不同造型的姿態,10根手指頭就各有特色。從小到大,在所有討論身體與美的對話中,我都找不到自己的影子,不論是電視節目、報章雜誌、親人朋友,人們重視身高、體重與比例,偏愛雙眼皮、白皮膚、筆直雙腿和纖細腰身,在所有正妹檢核項目裡,我少數能感到驕傲的只有始終低於40公斤的體重。7歲發病後,除了前幾年服用類固醇,帶著一張月亮臉和一顆圓肚好段時日外,因為身體活低得少,吃得也少,身形一直維持在稱得上「瘦」尚不及「骨感」的範圍。偶爾當朋友指著自己日益茁壯的小腿肚,對照我細瘦的小腿,我的身體,才難得有機會參與「正妹」的討論。身體,成為比較的物品,而非自己的專屬,我們卻願意全盤接受。

 

初接觸障礙藝術後的一段時間,經常陷入自我懷疑,不明白自己說著「異樣身體也有屬於它的美」是為了抗衡主流身體,死鴨子嘴硬的說辭,還是為了肯認異樣身體,理直氣壯的表述?當我批判主流社會扁平單調的文化視野時,有時卻連自己都換不掉經年建構的審美視框,諷刺也拉扯。就像是說「雖然長得胖,也可以很有自信」、「即使坐輪椅,也可以很樂觀」以「接近/合乎正常」的位置,映照另一群人的差異,看似肯定,實則建立在貶抑,所謂「偏離正常者」則始終在預設標準的框框中,挑戰著標準,衝不出玻璃牆的拘束,來回碰撞而顯得悲壯。然而,有沒有可能,我們跳出標準的框框,跳出主流/非主流的二元思考,跳出你輸我贏的爭辯,僅僅只是看見每一個獨一無二的個體?於是,能夠離開「即使…,也可以…」的思考,因為,從來沒有誰可以剝奪和賦予他人生命的可能。

 

不僅是關於身體的討論,前陣子,看到一篇報導自閉症者創作展的新聞,提到因為學習繪畫,讓自閉症兒童「找回」自信。細細咀嚼文字出發的角度後,我很好奇為什麼記者選擇「找回」而非「創造」自信?我相信自信是隨著個人對生活的掌握度、滿意度與豐富度的提高而產生,在多次的經驗累積中增強。為什麼社會一邊形容自閉症者的世界,為另一個旁人所不明白的星球,一邊又斷言,他們在創作裡「找回」自信?也許,相對曾經少了些笑容的他們,可以使用「找回」一詞,但是「找回」必然意味著一種曾經的失落,社會又是如何認識和理解,這份失落是如何建構而成的?如果只是個人歸因,遺忘我們不曾知曉怎麼和一位自閉症者相處,遺忘我們無法確定究竟是誰活在自己的世界,遺忘我們常做的只是將各種劃定的標準,禮節規範、考試規則、能力評量等,套在他者身上,共構一個「不符合標準」的人,再無意識的縮減其生存空間。那麼,這就像肯定別人「減肥成功,重獲自信」一般,輕易的將「胖子」所承載的歧視與偏見,丟在一旁,允許自己成為一位健忘的加害者,繼續用「標準的眼鏡」吃別人的豆腐,無關痛癢的。

 

面對形形色色的差異,從身體、智能、表達方式,到性取向,當人們說:「他們也是人」時,是否曾更進一步的思考「何以生而為人,可以平等享有空間使用權、平等獲取資訊、平等與人溝通、平等選擇進入婚姻,這些事,需要被討論與確認?」在提倡多元融合的同時,我們是越加膨脹自己的優越位置,抑或練習縮小和覺察自己理所當然的評價?

 

因為,存在的本身,才是最理所當然的答案。你有沒有勇氣,正視寬廣而真實的差異?

 

 

1汪綺(2015年12月4日)。寫在HUSH!MV禁播後:「難道不為藝術脫衣服,我就髒掉了嗎?」。線上檢索日期:2015/12/26。網址:http://womany.net/read/article/9308
 
*本文刊載於《張老師月刊》2016年2月號第458期,發刊於2016年01月28日轉載請註明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