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同感

高怪輪's 的頭像
每個人,都在尋找自己的存在感,想要投入某個群體、想要獲得某些關注、想要找到自己的歸屬。
 
下午和一群夥伴討論障礙文化,很多的經驗都是慘痛的親身經歷才換得,無論那個年代都有對於身障勢的友善與不友善,但在這資訊爆炸與權利意識抬頭的世代,很多曾經的合理或不合理,其實真的都是不合理的!
 
只是在華人溫、良、恭、儉、讓的傳統觀念下,很喜愛教導所有人要珍惜所有,看見點滴良善,包容別人的不堪或小錯…
尤其社會對於已經處於弱勢的身障者總有些奇怪的看法與期待…不是覺得這群人很勇敢、很厲害、很棒!不然就是安一些生命的鬥士、樂觀的勇者之類的稱號…也都期待這些人要更懂得感恩,你看社會已經為你們做了什麼什麼,不可以不知足哦~或是這些其實是為你們特別做的、獨享的服務,為什麼都這樣你還不懂得感激*&%#%& 巴啦巴啦的~
 
可是很多事情明明法條就是明定在那裡,明明台灣很愛大喊要跟國際接軌,明明很多官員也高唱台灣符合了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怎樣怎樣的…
 
但是!我們叫無障礙計程車就是會有見鬼的要多收錢的情況,我們想要進餐廳就是很多無障礙的東西搞不定,我們高呼想要什麼權益就會有鄉民出來嗆那麼不感恩還叫個屁!
 
很多東西,如果連身為障礙者的我們都沒有自覺、沒有開口、沒有挺身而出的話,那那會有人真的想到我們?就算想到那制定出來的東西也不見得真的就符合我們的需求!
 
就像之前上課憲哥說的:再怎麼想像或再怎麼同理,都不可能真正了解身障者的不便!因為不是當事人,再怎樣都不可能理解身在其中的困難…
 
Nothing About Us Without Us
 
身障者更該了解自己的需求和定位,爭取自己應有的權利,不是獅子大開口、胡亂放矢,是針對必要的協助或是在合理的範圍內本該被保護的部分,站出來勇敢捍衛!而不讓社會、鄉民、朋友、甚至家人給阻攔、給勸退…
 
我們都在尋求認同、都想找到歸屬,但要是我們連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都不清楚、都不曉得的話…那我們又有什麼權利去吶喊我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又要怎樣去爭取旁人理解或認同我們?
 
認同之前,必先堅定自己的方向、理念,當我們有那明確的目標,那才有希望找到同行的夥伴,走接下來難行的仗…
你找到自己認同的目標了嗎?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