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給障礙者應有的生活

 

今天是我肌萎大兒子和同學相約外出的日子,也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因為他今年就讀國9,其他國9的青少年在週末和同儕相約外出是極為平常的事情,我的孩子因為重度肢體障礙,要和同學相約外出,跟他的肢體障礙一樣,必須面對外在環境的重重障礙,和自己的心理障礙。

 

 

同學相約可以隨興到處亂跑,高興KTV唱歌、上速食店、看電影、逛小商店……,這本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但是對於重度肢體障礙的輪椅使用者來說,每一項都像是挑戰自己心理建設的鬥爭,為什麼會這麼說?且看我娓娓道來。

 

 

上KTV唱歌,渴了不能多喝水,因為萬一想上廁所可能就很麻煩,廁所沒有無障礙,輪椅根本進不去。
看電影如果同儕想坐視野好一點的位置,而剛好影廳沒有為行動不便者考慮到這一點,不是分隔兩個不同的位置,就是一起在角落視野很爛的地方,不愉快地欣賞電影。

 

到速食店,除了沒無障礙廁所外,甚至沒有一個洗手台,很多速食店沒有電梯,一樓如果沒有空位,根本無法到地下室或樓上,有大片用餐位置的樓層。

 

想要進小商店看看青少年的小東西,免談!

 

青少年隨時到運動場打籃球,閃邊涼快去!

 

 

如果您可以想像一下,所有您要參與的事項,需要考慮的不是錢、不是時間、不是年齡,而是根本進不去,或是沒有無障礙,但是卻又只有你一個人有這些困擾。請問您如何參與同儕的生活?更遑論參與這個社會!

 

 

如果您從兒童時期開始,必須不間斷地思考這相同的問題,必需不斷地克服這樣的尷尬,遇到障礙狀況必須不斷地向您的同儕投以請求協助眼神,才能和您的同儕一起相約外出,渡過您的童年,渡過您的週末。情何以堪?!

 

 

我的大兒子有合適台北市環境的電動輪椅,有台北市無障礙較佳的人行道,還有捷運交通系統。很驕傲他從國小高年級開始就會和同學一起相約看電影、逛百貨公司、進冰淇店打屁聊天。自從他高中入學資格確認後,我鼓勵他週末和同學一起出門,很高興他接受了這項挑戰!今天早上、我只送他出住家大門,他開著電動輪椅,帶著行動電話,和同學一起「幹嘛」去了。

 

 

對我來說這是個恩賜,讓我知道我的孩子在某一方面願意嘗試面對未來種種的障礙,每一次孩子獨自出門,我和其他關心自己孩子的家長一樣心是懸著的,以前我總是會在他們活動範圍附近找一家咖啡廳隨時待命,今天我是在家裡寫這一篇文章和各位分享,而且下午還要和千障的夥伴們一起開會。我很高興台北市雖然還是障礙重重,但是已經可以讓一個重度肢體障礙的國中生願意嘗試自己出門。

 

 

我不免想要呼籲大眾:還給障礙者應有的生活。
提供他們必須的輔具、無障礙環境、無障礙大眾運輸,讓他們也有參與社會的機會!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