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藉看護如同阿斯匹靈

去年公視的獨立特派員,有一集在討論重度障礙者自立生活與個人助理的主題。其中,訪問到患有極重度肌萎症的葉建宏就說到,外藉看護就有如阿斯匹靈一樣,唯有透過個人助理的制度,才可以完善的解決。這番言論,當時的我一直無法體會其中的含意與道理。直到近日發生了楊玉欣立委外勞逃跑事件。近幾年我與身邊一些有請外勞朋友的共同經驗發現到…

 

文化、語言、飲食、水土不服

 

外勞離?背景飄洋過海來到我們家中,無論是氣候、飲食、認知、習慣等等有很大的不同。例如:雙方需要花很長的時間來理解所有的工作內容、外勞本身需要適應台灣的整體環境、多變氣候及飲食習慣。來家裡的第一天,仲介會花大約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跟外勞翻譯每天要做的工作。當下看似都沒問題,但仲介一離開,問題就開始一一的浮現。因為我們說的話,他聽不懂了!(到底是真不懂還是故意的?)

我這十多年的經驗中發現,印尼藉的穩定度雖然比其他國家好很多(認真度)。但在個性上,他們比較容易是屬於內斂保守型的。有心事比較容易藏在心中,不愛發問,導致很容易做錯事情;而一遇到身體不適、飲食不合、情緒不佳等狀況,他們容易擺張臉、不吃飯、不說話。我及家人通常都會問你不舒服嗎?不高興嗎?生氣嗎?不想吃嗎?許許多多的問題,他們只會回答:「沒有」。我們會打電話請仲介協助,但仲介通常都無法第一時間處理,特別是假日。通常仲介處理的方式,也是問一問、罵一罵,再與我們解釋外勞怎麼了。有次外勞不吃飯,仲介問完話後就說,因遇到齋戒月,所以他就不吃飯了。但這怎麼可以!照顧一位重障者(我)是需要花費大量體力的工作,身體怎麼會受的了。
(我尊重各宗教信仰,但有時需因工作而調整,有些外勞是無法接受的。)

 

是誰照顧誰?

 

我從高中開始有外勞來照顧我,但因長輩們普遍認為,花了大多的資源在照顧我,應該要幫家裡做些事情才比較「划算」,所以我沒有太大的使用權,直到年紀越來越大,家人才漸漸的讓看護以我為主。我真的比較幸運,都可以請到還不錯的看護來照顧我。但人與人每天要互看二十四小時,一看就至少三年。任何人都會有厭倦感!基本上,請外勞是要協助我這位重障者的生活所需。因外勞本身的個性,我需要時常去注意他是否有狀況。時常要看他,有沒有吃飯?吃來說,大多的印尼藉看護是不吃豬肉的。我們家通常也會尊重,特別注意。有時我們一開始以為,若豬肉炒菜,就將肉挑出你吃菜,但他們就會覺得這菜是不能吃的(習慣的差異)。生病了,外勞通常不愛看醫生,想要省錢。他們喜歡用印尼的習慣,讓自己復原。但在長時間的操勞下,加上台灣多變化的氣候,不看醫生要自己康復是有難度的。我能做的只有盡量讓他可以休息。可是外勞休息時,我還是需要人力的協助,這時只能盡力的要求自己自立自強了。

 

長照的需求與假人權

 

台灣是個先進的國家,但對需要長期照顧的國民來說,政府始終沒有一套良好的制度。這國家機器就以為引進外勞當看護,就可以解決當前的問題了。這不就跟許多醫生濫用阿斯匹靈是一樣的道理嗎?

我上述只是列舉、整理我與外勞互動的一小部份問題。雖然我請了外勞讓我的生活可以有很大的改善。
但請外勞的錢應該由重障者(家庭)全額負擔嗎?
外勞生病、休假時,重障者該怎麼辦?
外勞不適任、逃跑、犯罪了誰負責?
外勞離境時,重障者由誰來銜接照顧的責任?等等的狀況…這些所有問題的責任全部都回到了,重障者本身及家庭!

 

大多數重障者家庭的經濟是相對弱勢,而政府又不願讓本國勞工與外藉「看護」的薪資脫勾。以我本身為例:我家家庭所得,每月平均5萬內,支付外勞薪水就要2萬元(其中是外勞本身加仲介費加給政府的費用)、房租2萬,扣完後只剩1萬元是全家可花用的。為了我個人,就必需佔家庭所得的一半(以上)。那外勞生病需要休息時,誰要來協助我?答案是,自己想辦法或回歸家人。在一開始請外勞時,許多有經驗的朋友就教我們說,不要讓外勞拿手機,因你不懂他們在說什麼,所以會衍生出許多不必要的問題。不知承幾何時,我國的勞政系統認為禁用手機、代管銀行帳戶、不給休假、做照顧以外的家事等等,都是違反「人權」的、都是違規的。導致外勞拿了手機,抓到機會空閒就一直通話。聊完後有時會造成情緒的不穩定(想家、與親友吵架)或是密謀照反之事,我真的完全無法掌握、也不知道!等到外勞發生大情緒時,求助仲介通常都草草了事,深怕外勞打去勞工局的申訴專線,影響公司評鑑。所以大多都較偏坦外勞,安撫(要求、恐嚇)顧主與重障者。若不幸外勞逃跑了,無論原因顧主(重障者)先禁用六個月再說!也不會幫重障者想照顧的辦法。種種無法掌握的狀況,到底在顧誰的人權?(我們很希望讓外勞有人性化的休息與管理,但往往都先剝奪重障者的基本需求與保障。)

  
回想十多年前,身障權益的先烈—劉俠女士,就是被情緒不穩的外勞給弄死的。如今中華民國都進入一百年了,長照制度還是一樣的「危險」、「空洞」。甚至還要拿「國際人權」來當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執政者、社會大眾們是否該重視問題的真相了?因台灣已經進入高齡化社會了,長照的需求,只會有增無減。參考先進國家:日本、美國用居服員加個人助理及輔具來維持身障者的生活。若能有產出能力的人,就安排工作,讓社會濟經有良性循環;瑞典一直是長照的典範國,他們透過精算,發現到改造住家無障礙環境及一次給足生活、醫療輔具,可以減少居服員的負擔與經濟支出,大大的提高了居服員的工作效率,也可以讓「照顧安全」提高。

我是位27歲的肌肉萎縮症的極重度患者。我的身體機能隨著年紀的提升,肢體功能只會越來越下降。在這過程中資源就必需投入越來越多。看似只會消費不會生產的我來說,唯有透過健全的長照制度、一次到位的輔具、整體社會的無障礙環境,這全方位的「精算」之下,才可讓我所用的長照成本大幅下降。再加上消除社會的歧視,把我安排在適當的位置,我可以是有「產能」的!我,不是一個特別的個案,這社會上還有許許多多的我及家庭,每天都在處理楊玉欣立委的事情!

 

使用者的真正需求及未來導向

2017年印尼政府就要停止勞工的輸出。若要用本國勞工來接手,當務之急就必需妥善的將自立生活規範(因地制宜)、個人助理的招募與培訓、居服員制度重新調整,等等的問題必需釐清。若台灣的長照制度還是想走外藉看護的方向,勢必要建構對重障者的保障規責,例如:

  • 換算重障者的財務狀況,給予應得的補助:
    無論是走「個人助理」或請「外勞」制度,身障者大多都處於經濟弱勢。而政府就要有一套機制去換算,什麼經濟狀況是全額補助、哪些需按比例補助。尚有工作能力的,就輔導就業。個助(看護)來協助重障者失能的部份。
    透過補助的方式,本國勞工也可領到合理的薪資。
  • 將外勞「個助化」,採輪班制的方式:
    人與人長時間相處,容易有倦怠的現象產生。依人性的考量應該看護有輪班的制度。將仲介公司改為人力派遣,可評估重障者的狀況來分,2班制、3班制…甚至有先較嚴重的人,可能需在特定狀況有2位看護同時處理。提高更友善的照顧品質
  • 不適任淘汰機制與保障國人權益(真正人權):
    目前的狀況,仲介公司通常會要顧方將外勞用滿3年,就算不適任,仲介大多都不太願意協助換人。這是很大的不公平與體制漏洞。逃跑、犯罪絕大部份都是外勞的個人行為,先引起的動機。而最大的受害者往往都是需被照顧的重障者。現有的6個月處罰機制是從何而來?這是必需被重新檢視的。

若執政者一直不願面對社會的需求,當整體供應鍊崩盤時,會因一顆零件的耗損而拖垮整台國家機器,最後所有的損失,會回到掌握國家機器的執政者手中。

 

 

 
延伸閱讀:
原文出處 (內有公視獨立特派員介紹個人助理之影片)
 悼劉俠兼論外籍看護工問題 (國政評論 社會(評)092-023號 2003/02/10)
劉俠女士猝死的多重性聯想國政評論 社會(評)092-024號 2003/02/10)
楊玉欣:外籍看護管理需檢視  (華視新聞 2012/03/20)

分類: 

Facebook 留言

回應

中午才跟朋友討論看護這件事,他媽媽這幾年生病,請了位阿姨24小時照護,一天二千,一個月六萬.

阿姨比較沒有文化上的問題,但薪資就是比較高,而阿姨也仍舊有喘息的問題

而一般的家庭,若沒有一些政策或福利介入,可能也無法支付一個月六萬的費用

整體照護措施,真的需要好好被規範!!

前三週才看到新聞說,桃園地區有一個印尼外勞,因對雇主不滿,把經血滴在飲水機裡面,讓他和家人喝。看得我頭皮都發麻......這二天又暴出楊玉欣的外勞事件,真是讓人感慨萬千 !
行動受限的輪椅族與外勞比較,哪一方更加弱勢呢? 人權團體一面倒為外勞爭取更好的福利,而我們的人權又有誰關心 ? 外勞離鄉背井工作辛勞,我們當然應該好好對待沒錯,但如果她們不當對待(或虐待)被照顧者,甚至不聲不響逃跑,誰又能替我們主持公道呢?!
我是一個獨居的輪椅族,雖然有各種不便,但我真的蠻排斥聘用外勞--因為太沒安全感.....

我非常贊同筆者的說法,因為小兒本身就是極重的肌萎患者,但家庭的經濟如果?有夫婦兩人一起負?實在很難維持,不得已情況下只好請外勞協助,因為我們實在請不起本國看護,但孩子還是需要上學,學校又?有完善的助理員制度,無柰不得不請外勞,我們真的很希望政府能夠真正注意到這些弱勢的重度輪椅族,因為我不知道我們到底能撐多久,當父母不在了我不知道還能為極重度的的癱兒做些什麼,因為所賺的錢付了外勞費及房貸真的所剩無幾,我們真的很需要個助,執政者你們聽到了嗎。

dear爸媽,您好!您的小兒在學校也是外勞一同陪讀嗎?若請外勞的主因大多是為了上學,我們有在推動一些有關教育的政策。希望您的經驗可以與我們相互交流,或許會有比較輕鬆的方法來過生活。一起加油喔!!

請與我聯絡:lobbyabc@gmail.com  小齊!

板主對外勞偏見也很嚴重~別只想得到卻沒付出好嗎

謝謝您說出看文章的真實感覺,您覺得我需要來寫個感恩文嗎?我不把真實的生活寫出來,直立人們只會認為請外勞的重障者過得有多好…偏見?我若有偏見,我何必要寫最後的建議呢?我就直接寫禁外勞,用本勞,但本勞領外勞的錢來照顧我!不要被一些政客、專家、學者給騙了…這是重障者的生活…舉個例:就有如每位師範出來的老師,在當實習老師時多有愛心及耐心…等他升上正式老師後,再教個5、6年…多少老師被這社會期待給同化,忘了當初的GTO…再次感謝指教!本人虛心接受!

你打:但人與人每天要互看二十四小時,一看就至少三年。任何人都會有厭倦感
她們願意跟你對看三年嗎?人家飄洋過海到台灣 要24小時照顧妳 你卻嫌厭倦感,她們要不是窮 需要這樣來台灣嗎?
你認為台灣人會願意當重障者的看護嗎??
你說她們不吃豬肉 你們以為挑掉就好,這也代表你們在請外勞之前 ,
根本沒有做過功課,就好像有人以為吃素的人 挑掉肉就好了!!

不知承幾何時,我國的勞政系統認為禁用手機、代管銀行帳戶、不給休假、做照顧以外的家事等等,都是違反「人權」的、都是違規的。
我可以很明白告訴你 本來就是違反 ,但是台灣就是因為有你這樣想法的雇主太多 所以外勞都不用休息

最後 你是不是把ASPIRIN以為是抗生素 所以打出醫生濫用阿斯匹靈這種詭異的話??

感謝您的建言,但我後面有提到,輪班制!我非常希望讓我的外勞可以好好的休息,我很感謝我每位外勞,我每位外勞最後離開都是緊抱著我,我們2個哭著告別的。

但現實生活就是如此,我國的政府在出事的時後罰誰?是罰我們這些真正需要照顧的重度障礙者!

原因有幾點:1、我國政府將廠勞與看護勞的罰則全訂死在一起。請問外勞跑了,顧主要被罰6個月不能請人。您要這位重障者怎麼辦?家人顧嗎?很抱歉,有許多家人已忘了如何顧。而且許多外勞是受到黑市的搧動,認為在外面錢比較多,所以跑走的!
2、人本來就不是機器,我反而比較怕外勞來厭惡我,因為我長期久坐,三不五時我一定需要請他幫我移動一下,試問您1個小時協助一個重障者移動個10~30次,您會不會煩?(就幫我把屁股拉移個幾公分)但我老實跟您說,這是我現實的生活,我不移到時褥瘡更難顧。只要是人長期工作久了,雙方誰不會厭倦?是人就一定要輪班。但政府想過了嗎?3、請外勞要做功課…我只能說啦!仲介為了要賺錢,什麼鬼話都說的出來,禁用手機、代管帳戶是仲介教的(近2、3年才不敢教)。不給休假的最根本的因,請回第2點。他休假誰顧我?但我好心的問仲介說,那我可以請你們幫我找一個接替的嗎?仲介回自己想辦法!

親愛的大大呀!我有寫:我們很希望讓外勞有人性化的休息與管理,但往往都先剝奪重障者的基本需求與保障。
您是否行行好幫我們重度障礙者想想辦法呢?阿斯匹靈指的是政府在長照的體制下,就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不是嗎?

如果您真正的請過外勞,與仲介、政府、醫生交過手,甚至您本來很有耐心的對看護,對到有一天(一年過去了,你喝湯想加個胡椒…他聽不懂…你的感想?)您還有很大的耐心嗎?若有,我敬佩您!

忘了與您說吃的了,我這外勞呀!第一天來時,跟翻譯說,我們家飲食是這樣,會吃到豬肉,那你吃旁邊的菜可以嗎?外勞回可以沒問題!半年後…不行了!(外勞情緒我們要顧,但重障者的情緒誰來幫忙?重障者就聖人,不能有情緒?)

如果您是國際勞工團體的人…歡迎與我聯絡(找行無礙可問到我的電話)!!我不是要吵架,我真的很希望讓重障者與看護可以有個良好的互動及工作環境、雙方的保障…但現在的法是假平等!您懂嗎?再次感謝指教!讓我深深了解了四肢健全者的想法,感謝!

請看這新聞:

ATM太高/輪椅族找看護代領 被盜領150萬
全文網址: ATM太高/輪椅族找看護代領 被盜領150萬 | 綜合 | 國內要聞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5/7119374.shtml#ixzz1w5djQGeI
Power By udn.com
我們的錯?我們活該?請問該外勞說什麼?這真的不是個案!

不好意思!我回應打太多了,我想您看東西應該看很快…所以我直接這篇簡單明瞭來回您好了:

若您無法來立法長照制度法、倡議給外勞的喘息服務、輪班制,您都辦不到的話…不要來跟我談人權!!

因催生這些法案、制度是靠多少團體、多少重障者冒著生命安全,到立法院不斷不斷的開會(ING…)

為了就是希望以後您有需要也可以很有尊嚴的活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