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撞到底為了什麼?權益如何來?

上個月,我有位在水果報上班的好朋友來找我。我們聊到台鐵林鳳營事件…

她告訴我:「我學新聞的人及在這業界工作的感覺,那位蔡小姐不收那束花,頭又往旁邊撇,2個人乾在那。你知道社會大眾怎麼想嗎?他們在想說,你們身障者怎麼這麼不盡人情,人家都跟你道歉了,還不把花收下。身障者的身段一定要這麼高嗎?社會是這麼在看待身障者的。觀感不好!」

我回:「嗯!那妳學新聞的,妳覺得呢?我們該怎麼做?」

她答:「最好是把花收下啦!握手言和,這是社會想看的。但請你們繼續堅持下去捍衛身障者的權益,雖然會造成社會觀感不好。若不這麼做社會是不會改變的。你們一定要加油…」

同樣的,在包圍麥當勞的抗議事件中,許多人、特別是網友,大多都提到說,麥當勞這麼不健康,不吃也罷;也有提到說,你們評什麼去影響別人做生意,雖然你們的權益受損,也不能這樣;也有人說,外帶就好啦!小鑽石及媽媽去公園,被管理員廣播:「輪椅與狗不得進入PU跑道」聯合報因此而訪問、報導。網友也回應:「真不知這媽媽怎麼教的,女兒已經不方便了,讓她上PU跑道要做什麼呢?難道身障者還不夠優惠嗎?什麼都要。」再到今天的被國泰航空拒載事件。諸多的社會大眾對身心障礙者的不認同。我們究竟為了什麼?

 

很多事都是勉強來的

保險業務員若不跟你勉強一下,你一定不會買保險;男生追女生時,三不五時送個小禮物、溫馨接送情、不時的電話關心…久而久之女生被男生感動後,就開始交往。這種置入式行銷,也是勉強的一種。如果今天我(你)的爸媽不勉強我(你)念書,我相信我(你)今天一定無法跟大家分享這些東西。

當你發生意外時,受傷住院後,你不會後侮當時,被勉強買了保險。同樣的今天要任何東西時,我們可以坐下來好好的談,誰會吃飽撐著在街上大吼大叫呢?捷運蘆洲線的電梯,剛建好時,電梯的副控盤(給輪椅用的)比一般人用的還要高,寫建議信給捷運公司,卻得到「一切依法規設置」;明眼人也看的出那是有問題的!6月份時,南京東路沿線公車月台高度過高,底地板公車的渡板無法拉出。我也是很和善的寫建議信給市長信箱,得來的答案是「因此路段均配合捷運施工,所以月台是捷運局設的,無經費降低。」這2件事都要逼我們找議員出面開記者會,短短時間就完整改善。但爭取到了以後,受惠者是誰?就有如保單一樣。在權益倡導這條路上,本來就是要「勉強」人去接受。日文中的「學習」漢字寫「勉強」;教育、學習本來就是一種勉強。台灣的社會,一直有很強烈的輪迴業障觀,認為人變成身心障礙者,就是他活該倒楣。但這不是任何宗教的本義,是被有心人士給扭曲了,而造成今日的社會教育。一群心中有著公平、正義的人正在努力的扭轉這個想法,受害者們,你們認為你是活該倒楣的一群人嗎?

 

權益不會平白從天上掉下來

可能有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但絕對沒有天上掉下來的權益。因為社會的價值已被多數人給綁架了。難道我們為了一束花?我們真的愛吃麥當勞嗎?PU跑道真的會壞嗎?難道我們是危險爆裂物嗎?這就是「歧視」。

政府在沉睡、企業在收割、人民在看戲、弱勢在受苦,這種氛圍下勢必需要有些衝撞,激出點火花,才能將這歧視燒毀一點。因為難保在看戲的人,不會成為下個受害者!國泰航空這間國際級的企業,想賺台灣人的錢、又要歧視台灣人,民航局在幹麻?我也相信人民在看戲。但在現場抗議的我,發現到有人民(記者、警查)的同理心被激發了出來。同樣的,老師、父母不拿著教鞭在旁給你壓力,你會自動自發的念書嗎?

這些不過就是食、衣、住、行、育、樂的平常事,只要是人都可以享有這些權益。那為什麼身心障礙者,就應該要委屈、接受、被安排呢?最後做個結論,這生病的環境,在當初台北市要建捷運站時,是不打算建設電梯的。若不是殘盟帶領著身障朋友們去爭取電梯…但最終受惠者是誰?請問誰跟行動不便者搶電梯?民主的社會,是靠著不理解、不諒解的抗爭得來的,如果你的父母乖乖的坐在那跟你談要寫功課,你會聽嗎?

(我真的很希望當個平凡人,星期一到五上班,六、日休假;但這社會願意給一位身障者這些嗎?)

 

延伸閱讀:
搭火車被羞辱/台鐵送花致歉 身障女不接受
大家都要無障礙 從麥當勞開始之整理報導
狗和輪椅不准爬… 罕病兒要無障礙
抗議國泰航空公司拒絕身心障礙者搭機!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