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車札記》你是否害怕過?或者被害怕?

早上又搭上自強號了!這總令我感到幸運,中壢往台北雖說搭自強號與區間車時間差不大,停站次數卻差許多,此外區間車通常為了等自強號又會耽擱時間,不過擠上車的通勤族是差不多的。但我還是覺得坐自強號舒服些。

自強號的輪椅席是在三車與八車(2.4兩座),雖說我上了車廂可以移位到椅子上,然而由於椅子與放輪椅的空間隔了走道,十分不便,加上早晨,站票通勤旅客多要移來移去又更加不便,通常這種短途搭乘,我也懶得移了!而這時空出的位置就便宜了那些站票的人。(always臉皮厚得更敢霸占)

今兒早上搭到了,可能是比較早的緣故,車箱內居然沒甚麼人,經由站務人員的協助,推上斜坡,我進入八號車廂,2號及4號座位似乎有人,然而車箱內沒人站著的,一如常態我將自己停好在1.3號沒椅子的空間,背靠著牆,同時也清楚看到輪椅席坐了一個.........算比較熟的熟女吧!我想她粉撲的雖比較多還不至於要用歐開頭的稱呼,尊稱 熟女!

靠窗的位置則是坐著...坐著...她的背包(驚!!)

當車子正要啟動,她似乎被震醒般地,轉過頭來瞄了我這兒兩眼,十分確定是兩眼因為她第一眼透露著疑惑,第二眼好奇地打量了我一下,卻毫不遲疑地拿起自己的耳機聽起來,頭再也沒轉過來!!!

眼神過招後,我回到自己的閉目養神狀,腦海沒再想,這種狀況沒少見過。

下一次停靠是桃園一樣是人多的大站,這次上來的就比較多,很快我附近的空間站了三四個人,或靠牆、或靠椅背,人不多開車前大家都站定,其中那位4號座的熟女椅背後方站了一個小姐(是小姐沒錯,屬於有親和力那種),車動了一會兒,熟女環顧四周的立人,看了一圈,訕訕地把頭別過後方對那小姐說:「你要坐嗎?」拿起她放在旁座的背包。
「好啊!謝謝!謝謝!」親和力小姐很客氣地她點了好幾個頭,閃身進到靠窗的位置。

熟女好似日行一善的小童軍,與親和力小姐再次交換眼神,點點了頭,包包放在腳前,繼續慵懶地躺回椅背,與親和力小姐的眼神一同望向窗外街景。

我以為故事到此為止,沒想到不一會兒下半場正要上演!
讓我們把畫面接回兩人的眼神,親和力小姐帶著笑容,因為接受一個好心人拿起自己的包包把輪椅席的空位讓給她坐在椅子上,輕靠椅背,坐在身旁的是讓了一個原本拿來放自己包包的位置給沒座位的人而歡喜的熟女。
兩個坐在輪椅席上的女士在這陽光煦煦的早晨搭著往台北的自強號,滿心喜悅一同看著窗外風光。............................這時坐靠窗的親和力小姐,將眼神轉回車內望向前方走道,似乎肅穆了起來,看了會兒,熟女感覺有異也將目光別過來,四目又望向同一方向,看著看著也引了我的好奇,我也轉過頭,見一席洋裝下蹣跚的身影,穿過一排排座位,閃過一個個直立人,快接近這裡時,親和力小姐拔坐起身,熟女呆若木雞,親和力小姐跨出座位忙說:「這邊給你坐!」

看得出這位小姐是CP,些許扭曲的步伐踏著的是高跟鞋,有些過度張力擺動著的是穿帶手鍊的細腕兒。
聽親和力小姐說出讓坐的話語,熟女才抓起腳前背包放在膝上同時側開腳,洋裝小姐點點了頭,跨近靠窗座位,轉過臉來向親和力小姐回以微笑才坐下。這時親和力小姐回到椅背後方立著,依然帶著親和力的面容,前方安座好的洋裝小姐放好裙擺,再次轉過頭說了謝,好燦爛的兩張笑臉。

看到這裡會以為故事像電影,把特寫聚焦在兩個人,偏偏這卻像舞台劇,所有現場人物的動作在眼皮底下同時進行,讓洋裝小姐進入位置的熟女,將包包放在膝上,沒再放下,同時見她奇異地低著頭,背沒再靠回椅子,臀部也往前移,怎麼看起來越來越想當兵吃飯,只坐了三分之一,貼地的兩腳板靠向接近走道的邊邊,隨著車行漸久,扶著包包,改為抱著,又慢慢改為趴上包包。這時我也看懂我心裡的納悶。原來她在閃她...

我這時回想起...直到大學我才解開自己對於身體的部分疑惑...


--小時後
我們從來不會分辨CP、小兒麻痺以及智能不足...等等!
也不知何故對於同學萎縮的肢體有種恐懼,甚至不敢有所膚觸,我把部分原因歸咎於自己本來就不喜歡接觸別人的身體,當然事實不全然,在球場上,以及和死黨,一樣勾肩搭背。
或許真的在成長過程中,那種碰到會不會傳染的疑慮,被植入了潛意識。
甚至有些反射的眼神被灌輸,那種眼神很容易被解讀------「嫌惡」
直到大學我都還看過這種眼神加注在一位CP的學長身上,那時我已是一個殘障者,得以敵愾同仇的立場看待,以及在協助的過程中,漸漸的學習肢體接觸。

--

看到一個普通人閃開一個障礙者,把身體避得遠遠的,我也曾解讀為這事一種歧視,然而,繼續探究心裡的底層,卻覺得那是教育造成的,錯誤的社會教育,缺席的同理心教育,忽略的學校教育......

今晨在眼前我看出這令我納悶的狀態,一個閃靠一旁的身軀,或許也隱含著嫌惡,在嫌惡的深深的裡頭,
是不是也藏著幼時被誤植的恐懼呢!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