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坐公車,很奇怪嗎?~~~低底盤惹我追憶起鼻酸

我是一個桃園龍潭長大的小孩,我從小都坐桃園客運跟新竹客運到處走……,要說出這段話,好不自然,感覺有兩股怪,其一,坐公車到處走,在小時後,其碼是在我離家念大學前(畢業後坐上輪椅就沒再搭過公車),也是在我行動還方便的年紀(17歲以前),這是很自然的事,對於跟我一起長大的同伴們都是同樣自然的事!而要說從小有公車坐,真是多此一言的一股怪!打小去台北坐客運,去中壢桃園只要22~40塊,客運90塊,不出一小時都可以到達,連偏村小道至少一小時都有一班公車,直到18歲到台南念書我才知道這是北部才有那麼多公車坐,然而這樣的大眾運輸,伴隨著我成長,十分稀鬆平常,不值得說嘴。

怪之二,當別人看著現在坐在輪椅上的我,聽我講坐公車的經驗,又是一個怪,談小時後向在說歷史,談後來坐低底盤像在說奇聞!不過的確當我自己第一次聽聞有輪椅可以上去的公車時,我也張著嘴一臉訝異,我完全記得第一次聽說是協會的夥伴談起香港有這樣的大眾運輸工具,而我當時還是個剛剛學會靈活操控輪椅的小毛頭,還以為復康巴士有多重要,跟著大聲疾呼其問題的從眾者。漸漸的吸收了比較多知識跟資訊後,才有更廣的概念,原來復康巴士是社會福利政策,而客運、公車、火車……等,是交通方面的公部門在管,通用的大眾運輸才是交通政策,而我長久以來都被誤導了。

在那個初次聽聞低底盤的經驗後,自己便不甘再孤陋寡聞,央著朋友要一起去搭,當然桃園那時一台也見不著,我抱著朝聖的心情,打算到台北搭,依稀是前年才第一次搭道低底盤,那也是正值寒流來襲的冬天,選了南京東路試搭,那新奇的經驗殊堪回味!

   

又過了大半年後,我已到台北上班,三不五時搭低底盤,例如蘆洲線還沒通車前,搭到松江路,或去行天宮附近,也搭過往小巨蛋,去年平溪天燈活動,搭了北縣的新車,散步活動去搭桃園機場的統聯低底盤,有時候也會因為閒暇無事看到低底盤轉搭玩玩!有次去台中搭中港路線,遇到假日沒車班撲了空!

 

從一開始擔心司機沒看到自己攔不下車,攔到車又害怕眾人的眼光,好像花很多時間上車耽誤了整台車的人,多搭幾次竟有種傲氣,把輪椅可以上公車的情狀展現給其他乘客看,當然也常看到路人張大的下巴,見怪不怪,心底想著或許下回這些人也敢帶自己坐輪椅的家人朋友出門了!

跨出搭低底盤公車第一步確是需要勇氣,好比許多人還是不相信坐輪椅可以上火車,仍有很多朋友不敢嘗試,或者嘗試過,再也不搭,這便與服務人員有大大干係,搭火車要看月台嚮導人員的臉色,搭低底盤公車就是要面對司機了!有道是「好的司機讓你安全回家,不好的司機讓你自此不搭!」基本上客運公司都有告訴司機標準的服務流程及方式,有些司機會便宜行事漏了些細節,或者臉臭動作粗魯,我想這便是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改善的,能常搭的人一起來多多教育他們,讓司機熟練,讓乘客習慣。太惡劣的司機,投書別手軟!服務周到的司機,我們報以微笑,也讓司機感受自己的重要!

今年初夏,一次在松江路附近與工作夥伴討論事情晚了,當時還沒有蘆洲線,我須得搭低底盤沿南京東路到捷運中山站轉,這夜九點多的台北街頭,沿著馬路邊推輪椅,等了會兒紅綠燈,上公車島上,斜坡陡了些,倒還能克服,上了斜坡夾著微風迎面而來是路邊滿出垃圾桶的五味雜陳,右方剛加速向前的公車熱氣伴著隆隆引擎聲壓迫而來,候車亭椅上是位歐巴桑,兩個上班族在站牌旁立著,一個講著電話的大漢手裡夾著一點星火,二手菸令我欲遁,突然兩旁車到一時無車,招牌燈照映下,一股靜默,令我忽有靈犀,這不就是我打小搭公車的氣味,乎涼乎暖的溫度,似明猶暗的街道光影,垃圾堆裡沒喝完的珍奶、或著雞排骨頭味飄出~~竟然令我鼻酸~~

幸好遠遠地藍色標誌,將進站的公車是台低底盤,急著招手攔車,止住了我的撲簌簌,上車固定妥貼後,凝望著窗,我才恍然,我已經從不能搭公車後,遺忘搭公車的感覺,轉而重新能搭公車,到忘了自己怎麼那麼神奇可以搭上公車的驚訝!深深觸動心弦!

原來能夠做一件以往能做的極其平凡的小事,要經歷這麼大的改變,當然要回到桃園故鄉,要在桃園搭上最熟悉的路段,還是不可能,但台北能有的,台灣其他角落也不能次之!(未完待續)

 

 

 

----

畢竟大眾運輸人人通用,低底盤才是王道

分類: 

Facebook 留言

回應

按一個讚!!!
讚喔!!
普羅小事做得好的政府必然能成就大事~建國一百 繼續加油!

你搭公車的經驗真令人感動,我也要分享一下經驗,上次搭花博公車剛好遇到雨天,鐵製的斜坡板很滑,電動輪椅差一點失控,無法煞車,司機先生協助時也嚇到,顯然低盤公車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