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晚的志工訓練

即使過了這麼久,我的心情依然沒變過。
==========================================

2010.5

今晚,因為5/15要參加行無礙獨木舟的活動,
朝富哥邀請我們去永和社區大學聆聽步道課的獨木舟志工訓練課程。

和我腦中預設的訓練有些出入。

課程開始,簡短的介紹之後,
我們開始觀看許多荒謬到令人放聲大笑的無障礙設施照片,
族繁不及備載;令人目不轉睛的例子無所不在,
直接導引你去撞牆的的導盲磚,帶你下樓的無障礙坡道,
但在這之前,你得先爬四個階梯;指引你往無障礙廁所的坡道,
快攻頂時,卻會冷不防地被朝你前進方向打開的廁所門打回原點,
你只好上上下下上上下下,無限輪迴,內需還沒解決,就先被外患打暈送醫,
還有被鐵欄重重保護,珍貴至極,人衝到裡面只能被當展示品欣賞的無障礙斜坡,
以及郵局貼心為您設置無障礙櫃檯,但請先用輪椅爬幾近垂直的樓梯,
我們為你鼓掌熱情歡呼,等等等等。
放聲大笑後,這才驚覺,
這不是虛擬空間裡,網友惡搞kuso版的照片,
而是真實世界中,人們”正經八百”設計出來的實物。
是我的朋友,學生,家人,他們的朋友,家人,
還有很多很多人生活裡想擺脫,卻如影隨形的一部份。
伴著淚的笑,是苦澀的。

我們回到志工訓練的話題,
他說,求學過程裡,最常背你上下樓,協助你推輪椅的人,
一定是你最好的朋友。為什麼?
我問我自己。

高三那年打籃球絆倒,拿拐杖的那一個月,
每天從新店陪我回到景美,再自己回家;試圖背我,
擔心我太累,幫我換藥的人,是體重比我輕個10來公斤,
個子比我小10來公分的女生。
任教學校裡,那個每天當小護衛,
負責保護腦中裝了導管的同學的小男生,
而他同學是個總是橫衝直撞,卻不懂如何保護自己的高大個。

為什麼呢?我想也只有一個理由。
因為,我們是最好的朋友。

然而,多年前景文高中發生患有先天性成骨不全症的同學,
在校發生意外骨折事件,
當時,第一個被起訴的人,是抱著他的同學。
而他,是被濕滑的樓梯給絆倒的。

那些發於人的內心,
用再多的理性去分析都無法解釋清楚的最大良善,
卻被障礙環境的重重枷鎖綑綁。

更有甚者,我們被這處處是障礙的環境牽著鼻子走,
所以事情發生後,這良善的美意,成了世人眼中的惡。
新聞連結
兩個無辜受傷的小小心靈。

說心痛不足以承載這感受,
但同時,我也感到十分困惑,
只需要最”起初”的改變,就可以讓所有的善意發揮的淋漓盡致。
為什麼我們卻不選擇這麼作?
每一所學校,在開學時都會針對特別需求的學生,
開設所謂的IEP會議(個別化鑑定安置會議),
如果學校考量到不同需求的孩子所需要的協助,
如果學校真心的認為每個孩子都有受教的同等權利,

如果我們凡事都站在一個完整的人的角度。

“沒有一個人,有權利幫另一個人決定他要過生活的方式。”朝富哥這麼說。
他放了一位熱愛攀岩的外國身障朋友,坐在懸崖邊享受陽光的照片。
“危險嗎?對你來說也許,對他來說卻是生命的全部。”
“而如果你的工作是負責規劃環境,那你只要負責用心規畫,那就夠了。
其餘的,是他的選擇。”

人生而平等,不是嗎?

他開場時說的那番話依然迴盪在耳際,
”身障者不是不願意出門,而是環境不允許。”
我想我們需要改變一下那種阿Q式”條條大路通羅馬”的想法,
那個即使環境重重障礙,只要有毅力,信心,熱情,
有不怕摔不怕跌的過人耐力,就沒有我到不了的地方之阿信精神,必須宣告過去。
而是真正無礙的條條大路,讓我根本不需要跌跌撞撞,
不用在家門口對自己精神喊話十分鐘,
就可以快快樂樂的出門,平平安安地回家。
小時候,老師不是都這麼告訴我們的嗎?

但願,我們的淚水,更多時候是因著歡呼到底而流的。
是感動至深而發出的。

這豈僅僅是志工訓練而已呢?

分類: 

Facebook 留言

回應

sylvia's 的頭像

有心的老師 社會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