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

阿里's 的頭像

這一年,您過的好嗎?

這一年,您對台灣硬體障礙環境有什麼想法、看法與行動去改變它;如建築物、大眾運輸、交通工具、社區生活環境等。

這一年,您對台灣人文障礙情境有什麼想法、看法與行動去改變它。如歧視、不公平對待、媒體報導等。

這一年,我與同仁們實地進行「台北市文教、博物場館」無障礙環境的勘查活動,合計有二十三個,另外,三個在整修中;並將調查資料建檔整理做統計分析,將有問題的地方以圖文(設計規範)並陳的方式,函請該權責主管機關或所屬單位擇期改善,消除各項障礙的環境因子。

這一年,在淡水地方我們持續追蹤《一滴水紀念館》增設斜坡道;改善馬偕街(砍石路面)為柏油路面;拆除淡水捷運廣場南側ㄇ型鐵架路阻一座;會勘淡水金色水岸自行車道(淡水至紅樹林間)石柱型路阻,要求該線四座路阻間距之淨寬不得小於八十公分;建議「淡水八里河岸景觀再造委託規劃設計監造技術服務案」在河堤旁修築一條平整、防滑的硬路面;勘驗<淡水殼牌倉庫>古蹟修復造成新障礙建議改善動線、步道與無障礙廁所錯誤的設計與排水溝槽障礙等各項成果不勝計數。

還有從98年4月起《行無礙》參與台北縣政府縣政小組規劃「新莊中港大排河廊改造計畫」案,終於在99年12月18日上午舉行「新莊中港大排副都心段河廊暨願景館試體驗活動」啟用典禮,《行無礙》應邀出席與會。基於《身權法》第52條精神 ── 社會參與,及《行無礙》使命所在,全力協助縣政小組出席七次會議,提供水利局諮詢、審圖、參與設計斜坡及現場場勘與改善等大小事,讓輪椅族可以到達河底進行親水活動,如划獨木舟;有興趣的人手腳快一點去看看,新北市又多一處休閒活動場域。

 

令人震驚的事,12月17日下午在台北松山國際機場體驗登機昇降機(斜坡)活動,主辦單位於會後進行聽取與會者的意見,並與機場人員溝通交流,當中聽到一位號稱旅行社業者也是輪椅族的鄭小姐說:「無障礙沒有做好沒關係,只要有人的服務就好。」,發言前後連續重複說3次,讓我實在凍未條,大聲嗆聲,問她「妳是在說什麼!」;還有另外一位林姓社工界的人於活動結束後也跟我說:同意她的看(說)法。這讓我更詫異平時她期盼身障團體重視硬體無障礙的議題與改善有障礙的環境,如建築物、交通運輸、觀光旅館、休閒旅遊場所等。然而在此刻,完全走了樣;天啊!這些人是什麼樣的「倡議」啊?學校社工沒教的事還真多呢!?

各位坐輪椅的行動不便者「抓耙仔」、「窩裡反」的人就在這裡,平時對外宣稱她做了什麼事,原來是在抱官員的大腿,難怪有些官員會偷笑有這種「搞不清楚」的人,當官就輕鬆多了。聽聞鄭小姐所言「無障礙沒有做好沒關係,只要有人的服務就好」正是連無障礙觀念都沒建立;換句話說,有人抱著她上下飛機、汽車、電車、船舶等就行,這些到處有障礙的人文環境,或者是硬體的障礙都無所謂啦!反正有人抱,說不定台灣還可以發展出一種專門的抱人,揹人,抬人的服務業!

聽到煩、無奈!如「一步一步來」,「慢慢的改」,「沒有經費」,「台灣有在進步」!

以《2010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的場所為例,台北市政府產業發展局以二年的時間規劃及建設硬體場館,中間《台北市無障礙環境委員會》委員要求先行審閱設計圖,請建築顧問公司來專案報告規劃,卻僅只收到市府給的四張A4大小資料,塞了八張圖示與文字內容,幾乎要用顯微鏡才能讀得出,並請委員們自己看著辦,這就是郝政府團隊。

 


不友善的設計環境與展覽區域路程處處是障礙與缺乏人文素質,顯示霸道的文化思維,完全以常人的體能在規劃軟硬體設施設備,如跨越中山北路的拱橋,該橋的斜坡為一比十六,不符合無障礙設計規範的一比十二,這差一點,就差很大,輪椅就有危險性;竹編的石頭鋪路步道;風味館附近具各國特色的中東地區、韓國、馬來西亞等動線區域,行動不便的輪椅族根本無法通行及接近使用或參觀;各位想看的,老人家、行動不便者、兒童等更想看個究竟,為何咱們只能看半套?要受一肚子的氣!

12月10日代理出席《台北市無障礙環境委員會》會議,我向林建元副市長請教反映這些種種障礙狀況及展館與場所的展示設計不符人性、有障礙問題時,他卻無愧色的說:「跟各位委員說抱歉!現在已無法停下來再進行做改善。」。

吾人認為,應好好的做檢討,並對相關人員進行考核懲處;否則每一次官員都是這一種態度在做事,即資訊不公開,計畫不透明,話不講清楚說明白,這絕不會有進步的。

最近的一則新聞報導一位買屋者在進行看屋的現場時掉入「陰井」糞坑致命的事,讓我怵目驚心,又回憶起五月十七日同樣的慘狀發生在我身上,今仍然心有餘悸!

為勘查無障礙環境,差一點賣命歸西!當天本會應簡余晏及李慶鋒市議員之邀約特地前往夢想館及林安泰古厝工地現場勘查無障礙設施設備及了解有關各項施作的進展情形;當天負責工地的人熟門熟路順利的進入「無障礙廁所」,出來後即示意說「跟著來,可以進來看了」,我不疑有他,毫無心理準備,即隨著他的腳步跟進尚未完工又黑漆漆的「無障礙廁所」內。

爛透的工地非安全管理,慘跌插入糞坑造成重傷害!當我進門後,見一片昏暗(室外與室內的瞬間光線反差無法看清任何物體)的空間,右手拿著相機隨即拍了一張馬桶照片,這相機的閃光燈燈光一閃,我並沒有特別注意(或察覺到)地面上馬桶前的大陷阱 ── 「陰井」糞坑蓋子被移位後未復蓋起來。

說時遲,那時快;我的右腳巧妙的跨過「陰井」踏在洞穴邊,緊跟著左腳趨近,頓時一腳「踩空」滑入洞穴內並懸空;這八十五公斤的身子如插「甘蔗式」的姿態重重的卡住,傷害處從後背腰際腎臟點直接撞及在洞穴水泥地板上,我一聲慘叫哀號!痛死我也!隨後大家七手八腳的慢慢地把我拉拔起來,並叫救護車急送馬偕醫院急診。

這一慘劇前後六個月才痊癒。原本以為無礙,當日午後就離院回家休養,誰知三日後才發作劇痛,我痛到無法彎腰起身,睡覺無法翻身,洗澡、上大號無法轉身擦拭,必須藉助扶手站立起來,咳嗽就背腹痛,無法開車接送小孩,整整在床上躺平十天,及去看中醫師做一個復健療程(六次的針灸),請視障朋友做三次全身按摩、推瘀傷才復原。

這一年,有收穫,有傷痛,有未完成的大小事,有期待您的參與志工與支持經費,讓《行無礙》的志業能逐一實踐,讓行動不便者盡歡愉、生活無礙。

 

 

分類: 

Facebook 留言

回應

原本想要參加鄭小姐的無礙障旅遊,現在不參加了,她只想到自己,並沒想到有很多的障礙者是無法這樣抱上抱下的。謝謝阿里大哥寫了這篇文章,也謝謝督察台灣行無礙的大家們!

硬體的無障礙環境絕對不能少而且要優先於以人的服務提供才會有自由又自在的生活
身障者如果對於無障礙的知識及法規認識不清就會陷入以同情出發及被憐憫的不平等態度被對待
這是很可怕的情勢而且會嚴重影響未來發展無障礙環境的里程
部分身障者對於無障礙將之看似容易的事
其實無障礙涉及各種障礙類別對象的需求
舉一個例子
以往視障者的按摩工作時段為夜間到清晨(異於一班人的日間工作時間)
若在其住宅區附近的路口沒有設蜂鳴器(硬體的設施設備)的話
其下班回家(一般會安排專人接送)或平時的路上可能是人跡稀少時或一時落單無人可協助下其危險性就增加了
所以這就是要先以硬體的設施設備為先
之後才是人的服務為輔

「無障礙沒有做好沒關係,只要有人的服務就好。」最最最需要無障礙者,是一般人無法服務的,也就是服務員根本不知怎麼幫,是訓練也學不會的!服務者與被服務者都處在危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