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給導師的~我們一起無障礙

文轉自《吉利平安》_給導師的~我們一起無障礙

 

前幾天有位導師提到有關身心障礙生,特別是情緒障礙生是否適合讀大學,學校應如何設門檻以限制「不適合」的大學生入學/就學的問題,我想這是很多導師的共同疑問,所以把我的看法說一說,也歡迎更多的討論。

首先我想先說說我對「無障礙環境」的看法。我們一般談到「無障礙」,總是想到斜坡道、導盲磚、有聲紅綠燈等等,相關的硬體設備;然而有一種無障礙設施更難做到,就是「人心」,這是一種軟體的無障礙,建設在每個人的思想態度上,如果我們的心裡沒有無障礙的想法,那麼再多硬體都只能發揮有限的效用。

在心裡建設「無障礙環境」,有兩個基本的觀點,對我來說很受用。其一,是我認為這個社會的環境是我們這些自詡為「正常人」為了我們自己的方便而設立的,也就是說,我們設計了這些功能性的硬體,是為了滿足我們自己的無障礙需要,是為了有兩隻手十個手指、兩隻一樣長的腿、兩個聽見一樣多聲音的耳朵、或一個功能相同的腦而設,當有一些人缺少了其一,這樣的環境對他來說,就是「有障礙」的,但是這些人的確存在在這個社會上,他們擁有相同的人權,因此,當然也應該享有屬於他的無障礙環境。換個角度想,我們這些「既得利益者」只需要為他多做一點點,可是他每天要為我們做多少?光是陪坐輪椅的孩子等電梯,我就有很多心得想分享了。

其二,是「這些人為什麼會存在在這個社會/世界上」的議題。如果我們要設門檻,不妨先想想這個問題,因為這是「這些人為什麼可以來大學讀書」的前一題。在宗教的觀點上,我喜歡「苦難是上帝化了妝的祝福」這句話,身心障礙者用他們的苦,引導人們對自己的生命自省;從進化的觀點來看,在人類基因進化的過程裡,「實驗失敗」是必經的過程,這些身心障礙者替我們承擔失敗,讓人類能繼續進步,因此,不管從哪個觀點來看這個議題,「人心的無障礙」都是我們本來就應該有的基本建設。

從這兩個基本觀點,回到大學門檻的問題。我想我們要考慮的東西就簡單多了,學生的能力和興趣跟這個學系合不合?這個學系的要求對這個學生的身心障礙有沒有太多的限制無法解決?我想,大多數的科系,其實都沒有太多可限制身心障礙生的硬體需要。也許有的學生,需要拉長修業年限,但是也都在可解決的範圍內。至於他未來是不是會做相關的工作?這其實不是太大的考慮,從我們每年的畢業生從事相關工作的比例就知道了.

所以剩下的其實就是人心的問題了,這個問題,要考慮的東西才複雜。

在這裡我要先向所有的導師說,謝謝您們,也辛苦您們了。因為幾乎所有的大學老師其實都並沒有修過教育學程,也就沒有機會探討各種各類的學生樣貌,就好像不給武器,就把您們推上了戰場,然後才責怪您們沒有把仗打好,這其實是很不公平的;也或者,您本來對來當大學教師的期待是「把學生的專業教育教好」就好,現在,您卻要處理學生的很多日常生活的麻煩,真的跟您當初的想法非常不一樣。

尤其是情緒/表達障礙的孩子,因為他們不僅僅是自己有狀況,他們還會影響週遭的同學,他們為教室、寢室製造了一堆麻煩,有時也因為自己的狀況而缺了很多課,對導師而言,真的是需要很多額外的時間,以及心力,也難怪會有導師覺得「我們又不是社福團體,為什麼要為這些學生花這麼多的資源?」所以,老師當然有可能有「設門檻」的問題,他們到底是不是適合讀大學?到底能不能適應大學生活?達到大學老師的要求?

所以我們回到最初的基本觀點。我的想法是,既然他有權利,他就可以選擇。換個角度想,我們每年收進了多少「不適合」的正常孩子,後來缺曠嚴重,或是起衝突,犯校規,我們還設立各種機制幫助他回到正常校園生活,這正是我們為「正常孩子」設立的無障礙環境!那麼我們為什麼要先看到身心障礙孩子的限制,就先拒絕他呢?

既然收進來,那麼當然盡力協助之後,達不到畢業標準,也可以給予不及格,前提是「我們真的已經讓他在軟硬體上跟他人有一樣的待遇」,結果不適合的要淘汰,適合的才能畢業.所以我們不是社福團體,並不是社福團體才需要有無障礙的心態,教育團體更需要.更重要的是,透過我們的努力,別的學生也學到了無障礙的概念,對他們來說,這何嘗不是大學教育的一部分.

然後,親愛的導師們,我也覺得,如果您有門檻觀點,您一定是已經背負了許許多多超出您所能負擔的狀況!人心的無障礙,需要很多知識,很多處理技巧,還有很多支持!如果您感覺孤單,或覺得學校給的相關支援不夠,我們一起來努力改變!

記得「美麗境界」這部電影嗎?數學天才 Nash ,他是大學教授,也是精神分裂症患者,最後還得了諾貝爾獎。也許我們的學生沒有那麼戲劇化的人生,但是,我們可以一起為他們提供生涯發展的多元性。

這是我對「門檻議題」的一點點看法。關於如何跟身心障礙孩子相處,會有更多的資料提供給導師。我們一起加油了。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