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接鬼 夜行吹哨壯膽

阿里's 的頭像

近年來,政府機關及官員們經常掛著一句話「國際接軌」以闡述他要如何的推行政策作為及與國際有所接連產生關係效益,進而讓台灣的實力與能見度有所展現。如教育部說「全民學英文」,要大家多學、多說英文與國際接軌;若果為真,何不把「中文」弱化,學校課程時數減少,平常少說兩句北京話,咱們各以自己熟悉的「母語」來對話交談,學校則加重以「英文」來完全教學如何?"

當成是台灣的主要語言來教授。事實上這是不可能的情勢,說穿了教育部是滿嘴荒唐語、隨便說說與國際接鬼啦!
再以這個為例,在「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精神下,「殘障聯盟於2009年12月8日、9日在臺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辦理「國際接軌 權利躍進」國際研討會,會中馬英九先生親臨現場參加開幕式,並簽署了「台灣身心障礙權利宣言」,讓國際間身心障礙者自我倡權運動信念實現在台灣社會,並賦予台灣身心障礙者權利運動新的活力及方向。」吾人認為權利公約精神很好又感動。但是,遇上這個要與「國際接鬼」的政府卻無任何的積極作為或配套措施展開,我看是甭做夢了!
大家郎郎上口肯定「人權是普世價值」,「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於2008年5月3日正式生效,以促進、保護和落實身心障礙者全面平等地享有普世人權。」真是令身障者興奮啊!然卻高興不起來,因為,要看這一部公約在那裡「作用」?換句話說,這個地方連自己所謂的「憲法」都是虛擬的假象疆域與模糊不清的國家領土自慰近百年,而「法律」遇上某些人又會自動轉彎硬ㄠ破壞法制與法治,正是國際接鬼啦!
不爭的事實,數字會說話,「台灣的身心障礙者於去年底已突破百萬人(106萬),但在社會上卻未能獲得實質平等的對待,長期以來包括了失業率是一般民眾的4倍、社區歧視的嚴重、支持服務的不足等,使身心障礙者雖佔總人口的4%,卻仍舊處於弱勢的狀態,聲音不被重視。」這是何等的悲涼景象與生不逢辰落難於斯土,又工作不如意。
三以這個為例,摘引2010/10/14自由時報報導「『身障師進用限縮 殘盟轟教部歧視』〔記者邱紹雯、林曉雲、洪素卿/台北報導〕教育部近日建議勞委會降低公私立學校身心障礙者三%的法定定額進用率,引發社福團體在臉書上發動串聯抗議,殘障聯盟秘書長王幼玲並痛斥政府帶頭歧視身心障礙者。」教育部心態與做法可議,更是可惡至極。
「王幼玲說,教育部統計,九十七學年度二十二歲至六十五歲具有教師證的身心障礙者為三八六二人,其中屬流浪教師或儲備教師階段約二三○二人,這麼多身障者找不到工作,教育部竟還以找不到身心障礙教師為理由,要求降低法定定額進用標準。」
「身權法第三十八條第七項訂有合理除外率,包括警政、消防、關務、國防、海巡、法務及航空站等七個單位,不列入定額進用總人數的計算範圍。不過,教育部希望勞委會修法,將學校依不同層級、從事教學或研究人員,視特性參考訂定合理除外率,降低身心障礙者進用比率。」
按《身權法》第三十八條第七項,包括警政、消防、關務、國防、海巡、法務及航空站等七個單位除外,是基於執勤的性質有「身體體能與安全性」的考量設計(單位之行政人力還是要計入算強制雇用率的),教育部有那一種工作是如此質性?體育嗎?上樑不正,下樑歪。上行下效,不是沒道理的。教育部竟然動起邪念、歪腦筋欺侮弱勢讓人不恥。
看到這裡已一肚子的穢氣要出,否則會憋死!台灣當下要「革命」機關組織改造的地方,就是教育機關及教師從業人員絕不為過。
權利不會從天上掉下來,受壓迫的人沒有放棄的權力,如何殺出重圍有賴當事人跳出來、站起來為自己爭取權益,不要存有「搭便車」的心態,只想坐享其成。
說什麼「國際接軌」!我看是「國際接鬼」。

分類: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