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劇院實驗劇場驚魂記

     2010年6月6日斷腸日,我在台北中正紀念堂,見到不一樣的實驗劇場。如果你問我見到甚麼?我會回答:我不但觀賞加拿大達辛妮亞劇團所表演的《唐吉軻德的雙面繆思》,也見識到國家劇院對身障者欣賞表演的三面繆思,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親身經歷才能領略,且讓我娓娓道來。

 

    劇場演出的前一天下午,我接獲國家劇院工作小姐來電,她告訴我明天場地有點狀況,無法讓電動輪椅進入,我必須換一般手動輪椅進場,再由工作人員協助我坐在觀眾席上。我問她:「第一排不能坐人嗎?」,她說因為表演劇團的佈景過大,觀眾不能坐到第一排,她也是臨時才發現的。接著我問她:「我該如何配合?」,她猶豫了一下,說道,如果我想前來觀賞,她打算找4個男同事,直接將我抬到觀眾席上。我覺得她說話誠懇,態度和藹,也就答應了,沒想到「礙」的故事正要開始。

 

       隔日下午1時30分,距演出還有1個鐘頭,我想先查看場地是否合宜,於是提前抵達國家劇院。與我通電話的那位小姐帶領我坐電梯上樓,到達劇場門口後,她指著閉路電視,說明現場狀況,並要我稍作休息。大約2時,陸續來了幾位壯漢,我原以為是觀眾,後來才知道是前來協助我的,當時我內心感覺很窩心。但是,還是覺得毛毛的,好像有甚麼事即將要發生。

 

      果然,當我進場後發現:天啊!所謂的觀眾席,位在距地面很高的平台上,不要說是身障者難以就位,一般人踏在上面也很容易因視線不良而摔跤。我本想就此放棄,打道回府,但有位壯漢告訴我,昨天他們也抬了兩個坐輪椅的觀眾,請我務必放心。在此情況下,我只好硬著頭皮,任其擺佈了。接者,我立刻被4位壯漢扛上座位,他們每個人各抓住我的四肢,使勁地往上抬,我的胳臂一陣疼痛,好像快要脫臼,幸好時間不長,忍耐幾下就到位了。

 

       2時30分表演正式開始,加拿大達辛妮亞劇團的表演精采無比,由貴婦達辛妮亞-托玻索(Dulicinea del Toboso)以變化莫測方式進行表演,她不時地穿梭時空,串聯劇情,音樂或古典或現代,舞蹈或倫巴或巴雷,表演或歌劇或?偶,對白或嚴肅或詼諧,最後整齣戲在達辛妮亞充滿愛、恨的雙面繆思中結束。

 

      曲終人散,又到了壯漢幫我移位的時刻,他們緊抓我的四肢,使勁的挪移,我的胳臂又是一陣痛楚,突然有人軟腳,一個浪嗆,我的頭差點倒栽下去,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另一位型男將我接住,大夥趕緊將我放在電動輪椅上,只見那壯漢們已累的七橫八豎,我也驚魂未定,狼狽不堪。此刻,我再也按奈不住,大聲喝到,這就國家劇院的服務品質嗎?

 

     由上述事件,我認為除了突顯國人長期對身障者欣賞表演的權利漠視外,國家劇院在處理的觀念及作法上,仍有待商榷,茲就其三個繆思說明如下:

 

第一繆思:缺乏一套正確的客服程序:首先,我要嚴正聲明,我並無怪罪這些協助過我的人,相反的,對於國家劇院工作人員當天的幫助,我也要表達謝忱之意。記得有一年秋天,我赴法國巴黎,參觀羅浮宮,因長途跋涉,身體微恙,在搭乘手扶梯時,不慎跌跤;當時,羅浮宮聞訊立即派了一組保全人員,除詳細紀錄案發經過外,並詢問是否要控告羅浮宮,要求理賠(我有表明不必理賠)。這已是10幾年前的事了,現在回想起來,仍被羅浮宮整套的處理程序所感動。基本上,我認為我國的國家劇院的人員素質頗高,服務品質也不差。可是作為台灣第一流的表演劇場,除了擁有高品質之服務人員外,還需建立一套正確的客服程序。惟事發至今,該院仍無人跟我聯絡(我當場有留電話及字條),更不可能會有檢討與改善的機會,這就是我認為國家劇院實驗劇場的第一繆思。

 

第二繆思:違背「人、車不予分開」的原則:對於坐電動輪椅的人來說,電動輪椅(簡稱:車)如同人的貼身衣褲,除非萬不得已,否則,應以「人、車不予分開」為原則。通常只有在兩種情況下,人、車才會予以分離,其一、為睡覺或洗澡之緣故,使用自己日常生活最熟悉的方式移位;其二、為受傷救護之緣故,經由119救護車之專業護理人員協助移位。況且,坐電動輪椅者之成因各有不同,有的人是玻璃娃娃或肌肉萎縮症,有的則是類風濕性關節炎,也有腦性麻痺或小兒麻痺後遺症者。若輕率的搬移,輕者可能只造成身體暫時的疼痛,重者甚至造成終身的遺憾。我認為,國家劇院工作人員雖具有愛心,但在沒有事先詢問及查明當事人的身體狀況下,逕行擅自主張可以隨意搬移身障者,似已違背「人、車不予分開」的原則,這就是國家劇院實驗劇場的第二繆思。

 

第三繆思:相關設施老舊,不符合無障礙法規:記得幾年前我遠赴維也納的國家歌劇院(Wien Staatoper)欣賞歌劇,發現在奧地利的觀眾,除了國外觀光客外,當地的人多屬於上年紀的老先生及老太太,許多人都是柱著柺杖或坐著輪椅赴會,這與目前我國劇院多屬年輕的觀眾有所不同。究其原因?主要係我國的無障礙環境並不友善,使許多行動不便的人或年紀很大的老人,敬「障礙」而遠之。試想如果每次到戲劇院都要用抬的進去欣賞,久了以後,誰還會想買票活受罪呢?這等於是打擊其觀賞的意願,剝奪其娛樂的權利。況且,我國即將?入老人化社會,老年人等於就是行動不便者,我相信不出幾年,行動不便者觀賞戲劇的需求,將越來越多,屆時國家劇院將如何協助他們,難道每個老人都提供「扛」的服務嗎?萬一不小心摔傷了,是否又要國家賠償。綜上,我認為,目前國家劇院實驗劇場之相關無障礙設施已不合使用,盼該院能儘速改善其設施,以符合相關無障礙法規。

 

註:根據我國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57條第3項規定,公共建築物及活動場所之無障礙設備及設施不符合規定者,各級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應令其所有權人或管理機關負責人改善;另第88條也規定,違反上述規定之罰則,處其所有權人或管理機關負責人新臺幣6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罰鍰,並限期改善

 

 

分類: 

Facebook 留言

回應

傑哥寫的真好!我們連國家劇院的工作人員,都沒有這一方面服務訓練,管理人員也從來沒有真的想過這種問題。

 

應該要好好的檢討才對!!

傑哥太帥啦~~真的是字字重點!!!

傑哥~你將自身沉痛的經驗透過洗鍊的文字與我們分享,真的很謝謝你!

但於此同時看到您所說的一切,真的是令人感到太詫異了!!

一定要向有關單位反映~~才能期望有根本性的改變!!!

 

我有一次自己開車去國家音樂廳聽音樂會,但因中正文化中心的停車場的管理中心有一個很陡的斜坡。我無法走上去親自將我的殘障車的證件拿給管理員去做銷單處理。我請她走出管理室來幫我處理,她叫我請車上其他人拿上來給她,我回答只有我一人而已。她竟然說你為何一個人來這?呢? 我回答她國家音樂廳有規定殘障者一定要有人陪同才能來嗎? 這小姐終於很不甘願的走出管理室來幫我。但至今該環境也肖未有改進的現象... 不知他們是否已受罰了!
我有同市長信箱反應過,但也未處理。

請大家建議下一?該如何走
國家戲劇院會聽到我們的心聲嗎
需要大家共同關注

sylvia's 的頭像

傑哥:有機會把國外好的經驗分享給大家吧!好的樣板能刺激我們更有行動力去爭取最基本的尊嚴!

 

我今天已接獲國家劇院回信如下:

張先生您好:

感謝您於日前蒞臨實驗劇場觀賞「唐吉軻德的雙面謬思」節目演出並提出建議。

實驗劇場因是黑盒子的設計概念,舞台、觀眾席均是活動式,端看該場演出需要而設定。本場節目於演出前裝台時才發現觀眾席需加高,以至於輪椅觀眾無法循正常動線入座觀眾席,雖經工作人員事前聯繫並取得您的諒解,現場以搬動的方式讓您入座,但過程中仍有疏失,造成您的不便及困擾,本中心致上誠摯的歉意。

因實驗劇場的演出多為新作,舞台設計常於演出前才知悉,無法於售票時即提醒觀眾。未來將加強與演出單位間的溝通,避免類似狀況再度發生,兩廳院也會盡力營造無障礙的欣賞空間,讓更多愛好藝術的人,都能順利的親臨現場,感受劇場的魅力。

非常謝謝您的寶貴意見,對於場地設備不周造成不便及延遲回覆,再次致上我們萬分的歉意。

兩廳院非常感謝您的支持與愛護並祝您順心如意!

兩廳院客服中心 敬上

我覺得兩廳院的回覆看似誠懇,但並沒有發自內心的檢討,真正原因出在實驗劇場之觀眾台,過於老舊而危險,真的該重新設計活動椅,以符合無障礙環境

快報 今早我接獲兩廳院許小姐來電致意,我有說明立場如下
1.兩廳院的工作人員很辛苦,他們的工作應做更有價值的事務,而非扛坐輪椅的觀眾
2.如果無障礙環境能夠改善,就可皆大歡喜,也可提升我國觀賞藝文活動之層次,進而達到已開發國家的水準
3.兩廳院因設施老舊所需改善無障礙設施之經費,建議善用本案例,逕向政府有關單位申請改善補助經費
4.我對兩廳院之處境表示諒解,惟盼該院勿以我個人案例做特別服務之處置,有關後續相關事項,亦請與行無礙協會進行溝通,俾利整體規劃

謝謝 傑 將理念付諸實踐!

兩廳院展誠意,又回信給傑哥,內容如下

張先生您好:

非常謝謝您的諒解。

?表本中心之誠摯的歉意及對您回饋意見的謝意,

您可任選99年度,兩廳院於實驗劇場主辦節目一場,由本中心提供票卷一張。

聯絡窗口為TEL 02-3393---- 週間09:30-18:30 。

兩廳院祝您順心如意!

客服中心敬上

哈...他們提到前一天也[抬]了兩台輪椅..我就是其中一位啦..
那天我高高在上的姿態還引來法國導演關注..頻頻問我有沒有問題..
我只能頻頻回答..[沒問題..沒問題..]天知道我心裡怕到差點沒心臟停止..
那天遇到我認識的劇場老師..王墨林..他一向也對我們無障礙環境很關切..
看我被抬上觀眾席時,就要我向兩廳院反映..
後來我連續四個禮拜都去看戲,裡面的服務人頻頻向我道歉..
因為小劇場是屬小眾劇場,全台的小劇場都是障礙..
連我以前在耕莘小劇場時也有小障礙,甚至有些小劇場是身障人不宜觀賞..
所以自從成輪椅族後,就對小劇場說;;;;拜拜啦....
只有牯嶺街小劇場尚可讓輪椅族去觀賞...
其實我也不斷向兩廳院建議,希望他們改善小劇場的坐位..
這對我這愛看戲的人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