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一時之快,遺五年之憾──擅改電輪速度或扭力的後果

1篇文章 / 0 篇新文章
貪一時之快,遺五年之憾──擅改電輪速度或扭力的後果

2010年11月3日捷運蘆洲線通車,試坐了一個月後,於同年12月5日前買了第一部電輪代步。

2010年十二初出捷運大安站時,看到一部低底盤的電輪,正是理想的高度,就摧動坐騎(手動輪椅),拚命想要趕上,正失望自己緣木求魚的速度時,那部電輪停下來,在人行道和人打招呼。我等她招呼打過要落跑之際,冒昧地叫住了她,問她的坐騎是什麼型號?她訝異地說怎麼不是問哪家公司生產而問型號?我說公司我知道,只不知型號。他告訴我型號後說,那是她的第二部同型電輪,第一部用了八年。我向她道謝後,當天就訂了現在這部電輪──因為是大學同學家的公司生產的,所以用很優惠的價格取得,12月4日送達,5日就坐著去建中參加「五十嵐力與李昆賢友誼記念獎學金」的餐會。

一個月的騎乘,過大馬路時,不是在中央分隔島二階段過,就是驚險度過。想說輪子換大一點應該會快一點,這款電輪有另一組較大的輪子,所以就約定龍熒的特約技師到辦公室樓下來換。換好後,我請教師傅可以改速度嗎?他回答說這款電輪沒辦法改,但可以改扭力,上坡比較順利。於是改了扭力。

去年年初吧,發生一場小車禍。一輛小貨車的司機,手持手機開車,車速不快,可冷不防四十五度角左轉──也就是搶在紅燈前,還沒有到路口就急轉彎,眼看著逃竄無路,緊急偏轉右側,左輪還是卡進小貨車的左前輪。司機下來看看,淡淡地說沒什麼事,看著我把電輪從輪下移出,轉身就要離去:我說等一下,留下電話,還有讓我拍下車牌,他照做了。嗯!沒事了,他走了。這時才發現,剛才的驚悸猶存,正要操作電輪,發現手在抖──原來所謂怕得發抖是這麼一回事!

三年過去,電輪開始有噪音,起初以為是那場小車禍之故,因為噪音就出自左後輪。記得這學期最後一堂課時,一大早出門準備去搭高鐵,才出社區大門斜坡,前進的操作失靈,像瘟雞一樣,只是打轉。完了完了!去不了高鐵站,到不了台中,八點預約的復康巴士就失約了!心裡飛快的心思也打轉著。稍定心神,關掉電輪,重覆兩次的測試,竟然恢復正常,不!有後遺症,就是不定時會偏左抖一下。

順利上課回家後,聯絡師傅維修,打開左後輪的驅動馬達,滿滿的黃油,清理過後,好像一切都雨過天清。

兩周後,之前向行無礙預約的四輪材料到了,想說電輪嗡嗡響,也順便做一做電輪的健診吧!

約定日十一點多我到行無礙,開始健診後,惡夢開始,才清過的左後輪,又滲了黃油。師傅同時清理了齒輪油和驅動馬達。沒裝輪子時,驅動馬達起動聲音正常,裝上輪子後,嗡嗡如故。為了追索「嗡嗡」聲的原因,師傅煞費苦心,這樣一直到晚上八點,還是不得其解,只得無奈的暫告一段落。不過!整部輪椅的底盤,師傅整理得乾淨異常──淨淨如新,太乾淨了!

當天晚上約十一點吧!師傅來電問有沒有改過速度,我說沒有!但改過扭力。他說那成定局了。原來為了電輪的雜聲沒有辦法消除,他耿耿於懷,回家後窮追不捨,問到馬達廠商的資深師傅,師傅回覆他說,廠商給電輪公司的馬達都是針對所須訂單生產,他們遇到很多類似的例子就是擅改速度或扭力值,以致馬達軸心經年累月後變了形──肉眼無法看出,經過他們公司精密儀器測試後才得知──所以黃油就從齒輪箱滲入馬達,所以馬達開始嗡嗡作響。

龍熒這部「旅行家」至少可以用八年,可是我才用三年多,因為「貪快」,而陷自己於隨時的不便之中,正所謂「貪一時之快,遺五年之憾」,想要改電輪「速度」或「扭力」者,三思而後行吧!
(2015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