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行之地鐵篇

sylvia's 的頭像

6月初「第十二屆長者和殘疾人士交通及運輸服務國際大會」在香港會議中心舉行,本屆大會的主題是「可持續發展的無障礙交通及旅遊」,除了去聽了大會講堂與幾場來自各國的發表之外,還參加了會前參訪香港KMB的低底盤公車以及南園蓮池。之外就是利用香港地鐵(MTR)走了香港郊野公園、九龍公園、香港探知館、香港歷史博物館、吃了橋底炒蟹、龜苓膏、燉奶、搭天星小輪、到廟街吃大排檔、搭太平山纜車、找到因為拍攝「歲月神偷」讓住戶有機會保留下來的永利街,之外的比之內的多更多,更曲折更真實。

記得幾年前第一次遊香港,也是參加會議之餘四處趴趴走,利用噹噹車跟地鐵幾乎就是手持地圖走到哪兒吃到哪兒。這一次有一點不同,不同的是輪椅隨行,另一位夥伴的形容很傳神:「香港實在很小,通常一天就可以走遍許多的地方,但我們大概是花三倍的時間在移動。」光是在中環地鐵要找到無障礙的出入口,就問了五六個人、找了第四個出口才找到。通常問不到人知道電梯出口是哪一個,原因很簡單就是一般人多半選擇通達目的地最近的出口,或者習慣路線的出口,並不太會注意到是否有電梯。另一方面或許也是值得我們學習的,表示一般人多會利用手扶梯或樓梯而不太會去搶用電梯,這幾天的經驗裡難得看到幾個不是推車、拉行李、也不是老人、輪椅使用者的年輕人在排隊或搶進電梯的。
說到香港地鐵,從使用過程跟站務聊天以及之後的好奇心查閱網路資訊中找到一些資料,跟大家分享一下:
香港地鐵平常提供每日19小時的服務,大約早上6點到午夜1點,(因此即使是去夜市或逛星光夜景12點進站也不怕回不到住處。)由於每日有大量乘客使用,所以香港地鐵有大量手扶電梯,早期由於認為傷殘人士不適合搭地鐵而沒有旅客用升降設備(電梯),但後來因應機場快線開通,絕大部分車站都最少有一部,以方便攜帶大型行李旅客之餘,同時亦方便傷殘人士。與此同時,為適應更多傷殘人士搭地鐵,地鐵亦開始多項改善措拖,包括車廂裡面輪椅專用位置、導盲磚、加闊入閘機等等。而有別於世界各大地鐵系統,香港地鐵基於衛生理由,大部份車站並沒有廁所設施,只有機場快線與迪士尼線有。(以上資料參考維基百科)

這一次我們使用地鐵的範圍大致不出荃灣線與港島線。這兩條線都是最早期興建的,在1978年開始動工分別於1982通車、1985通車。相較於台灣捷運系統,1988開始動工,木柵線在1995通車、淡水線在1997通車,整整早了十年,據香港地鐵的服務人員說台灣的捷運還是香港的地鐵公司幫忙起草的計畫,可是起草之際香港地鐵已經使用了十年,台灣捷運卻仍然無法了解到大眾運輸系統對身障者的方便性,以及身為大眾運輸系統重要的一環,其中升降設備存在的必要性,致使台灣捷運的規劃卻依然漠視這一部分的需求,若不是當時殘障團體聯合出面抗議爭取,今天身障者的生活必將大受限制,號稱友善國際化的台北城市也將大不相同。

相對的,香港地鐵從規劃中對無障礙的完全忽視到逐步進展的歷程,最值得我們參考的地方個人認為是操作服務的部分,先就我們體驗過程與大家分享。

    
以[上環]為例,列車到站的月台邊就有服務鈴可以呼叫服務人員,當時我們並不清楚用途,只是覺得這樣的設備很好,還拍了照片,等出了站明明看到這個出口標示輪椅卻遍尋不到電梯出口,才知道這個站體比較老舊並沒有辦法立即改善成電梯,所以有服務人員可以用爬梯機(平台式履帶爬梯機)協助身障者上下樓層,並且預計兩年後會汰換為附掛式升降平台(佐敦站目前使用的設備),安全與速度應該都可以再提升。從工作人員聽到我們按鈴到準備爬梯機到出口樓梯,大約5分鐘,然後服務人員先詢問輪椅的狀況(輪椅多重、人多重)確定符合使用標準重量內,另一方面將設備準備妥當,每一個步驟都會告知,並仔細的上緊安全帶之後,開始用對講機告知服務中心,接著我們就聽到廣播「現在有輪椅旅客使用A出口升降設備當中,請旅客注意靠另一側行走」(因為不能完全聽懂廣東話,但意思上大致如此),整個過程上樓大約花了20分鐘。我發現有些樓梯間爬梯機會經過的路線也畫上橘色線條,我想這是對服務操作人員的提醒,也是對一般旅客的提醒。服務人員告訴我們每天都有好多人來使用,我想這些願意每天花費比一般人上下樓梯10倍的時間進入地鐵的人,才是促進香港地鐵友善無障礙化的真正原因。

   

  

香港的地鐵跟台北捷運一樣,輪椅出入的閘門只有一個,從一般的地鐵資訊中並無法得知輪椅出入口在哪裡,因此找可通行的入口往往要花費許多時間,真是叫做「不得其門而入」啊!唯一一次倒是遇過街道地圖有標示出來輪椅入口,只要順著地圖的指示就可以找到,真的很方便,更棒的是省下許多擔心問路再找下一個入口的時間,香港地鐵有一個設計令人印象深刻,那就是他的按鈕幾乎大到是乘車卡的一半,對於困難以手指精細動作的人來說,這也是一種無障礙設計。

台北捷運多半只有一個出口是無障礙的,他們總是說看看其他比我們落後的,台北捷運很先進很友善了,但是真的是這樣嗎?在無障礙這件事情上我們不能成為別人學習的楷模嗎?一個站會有幾個出入口往往跟地面上的路口有關,單一路口至少考量兩個方向,但是電梯只有一個、斜坡也只選擇一個側邊、只有一種方向,從四面八方而來的旅客可以就近切入捷運站,輪椅的旅客卻沒有選擇,這就是我們說的機會不平等與弱勢的所在。如果能夠用更融合更人性的角度去思考輪椅使用者在大眾運輸系統中的使用需求,我想整個規劃會從使用中就讓人感受得到友善貼心,而不至於因為身體功能的缺失就感到處處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