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境之謐 北縣之最

sylvia's 的頭像

最近吵得沸沸揚揚的新聞:報告總統 我可以有兩片肺葉嗎?為202兵工廠濕地保留請命,跪求總統,獲得行政院吳院長回應將再進行環評。然而只是政府部門委託的環評可以擋得下蠢蠢欲動的開發案嗎?

我很悲觀。

 

環保某種意義上跟社會福利是一樣的,那些彷彿都是經濟發展的對立面,有錢有閒的時候可以討論討論,實際要做的時候成本效益一攤,眼前利益孰重孰輕幾乎令人無可辯白,然而我們真的只能看到眼前的利益嗎?速食文化真的教會我們只要樂活當下,不必對人類文化與自然遺產有一點點思考、背負一點點責任嗎?老實說我對於生態沒有很多的認識,只是越來越覺得這是我們生存的地方,都說大地滋養我們如同母親一般,那麼我們有沒有能力對自己的母親多一點理解多一點關照? 我總是聯想到自己在推動的無障礙生活的理念,明明社會參與就是人權的一部份,卻被當作福利,而福利又總是大經濟預算之下十分有限的、窮到最底層的人才能伸手要的,否則對那些有本是努力賺錢繳稅的人會造成社會不公平,但是這一手擋得公正不阿鐵面無私,另一手卻可以緊握財團之手大開減稅之門。所謂的福利也總是被當作騙選票的餌,只有在選舉前可以看到政客不分彼此大方往池裡撒餌。環評聽起來比較像是拖延戰術,再多撒點餌,討論的焦點便像魚兒不由自主的湧向餌去一般輕易的流轉開來。

 

會對生態濕地突然間有感而發,是因為昨天牽手無礙聯盟舉辦了一場划獨木舟的活動。許多人不知道「牽手無礙」跟環保其實有深刻的連結,牽手無礙聯盟就是一群愛山愛水的好朋友「反高山纜車」開始的,因為反對人類對自然環境過份的破壞,在反高山纜車的時候總是聽到相對單位以「讓身心障礙者也可以親近自然」為由,讓當時反高山纜車的朋友開始思考另一群人的聲音,輾轉找到行無礙協會,我們聽到這樣的理由還真是為這番貼心的建設大吃一驚!明明身心障礙者連家戶都出不了、連人行道與騎樓之間的無障礙都難以協調而整平不了、連都市內關乎每日交通的大眾運輸低底盤公車都不到十分之一、連跨縣市就學需要復康車都要驚動媒體報導後專案處理才有機會享受教育權,居然高談讓身心障礙者也可以親近自然?還為了我們蓋高山纜車?!

 

就這樣,從94年一群生態環保的好朋友與行無礙協會結盟,想要開始來落實這個「讓身心障礙者親近自然」的口號,於是我們到內洞聽蛙賞螢、日月潭划獨木舟、陽明山賞蝶、芝山岩觀賞社區公園生態、台灣大學擁抱老樹、、、等等活動連續六年下來,不只看到身心障礙朋友可以透過交通接駁、輔具與志工享受大自然的洗禮,更看到人與自然互動之中對參加的所有人無形中的影響,人們與自然對話的心情偶爾化成文字分享出來的都是深深的感動!

 

今年五月的水上活動--獨木舟,千呼萬喚中敲定5/15良辰吉時下水,有漲潮、順流,幸運的我們還在啟航不久之後就享受了順風。這次航程規劃中,最吸引人的莫過紅樹林一段,從淡水河口下船,突然就有一種無以名狀的感動,好像老師曾經說過的歷史跳出眼前,想像那些船隻就像日據時代開始進港做生意的商人,一艘艘五顏六色就像各種商品待價而沽,岸上好奇圍觀的民眾也像等待議價叫賣的小販一般引領期盼。划進紅樹林,時光更迅速的逆轉,像是三百多年前高喊「福爾摩沙」的發現者,開始有種探險家的心情,從水筆仔的外圍划過一叢叢的小樹邊緣,慢慢進入森林一般的秘境,舟只能在漲潮的此刻才有機會一窺寶地,人也只能小心翼翼的閃躲樹枝,順著大自然開啟的水路前進,直到紅樹林最茂密緊閉之處再無法前進而折返,此時水面開始有浪,教練說這是「無風不起浪」,有浪才更有划船的感覺,接下來便可以沿著淡水河岸一路順風順流到關渡上岸了。

 

這時候人在淡水河,心卻又漂到蘭嶼的海,看到達悟的小朋友大朋友天一熱就跳下海裡玩耍,湛藍的海,對於都市長大在游泳池上體育課而始終學不會游泳的我而言美的令人摒息敬畏,而達悟的朋友卻是擁抱海洋、跟魚群生死相搏而懂得對自然資源的珍惜與愛護。我想,我們對大自然的互動、理解太少又太單薄,除了書本的知識還是網路的資訊,身在海島台灣,有多少人真正能夠從小就親近我們的自然環境?教育改革再改革,還是沒能像這次坐著船回看路地、親近紅樹林遙想歷史來的感動,叫我回想的固然都是過去在書本上學習的知識,但是真的感動我的卻是書本上永遠傳達不了的一種體悟。

 

幾個小時的航程,對於缺乏機會而不善與海相處的我,一上了岸立刻感受到魯濱遜漂流中看到路地的欣喜,接到落後的隊友平安上岸也才知道「爸爸捕魚去怎麼還不回家」的擔憂說的是什麼樣的心情。 突然覺得,我們的生態教育應該讓每一個人親近自然體會生態之美開始,划船、爬山、走走步道,感受到台灣的山與海與你之間的存在感,然後再來談環評吧。

 

更多照片請到行無礙影像誌->
20100515獨木舟水陸兩路體驗遊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