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的梵谷~熄滅的人權

123是自由日,321卻是沙塵日,然而在這種空氣品質直逼放假的惡劣天候下,依然無法澆熄一群行動不便朋友出遊的興緻,在植物園得到親切熱心的導覽服務後,我們隨即前往預定下一站歷史博物館朝聖“燃燒的梵谷”,想不到甫到門口,迎接我們的卻是一盆狠狠的冷水。

詢問門口工作人員確定入口後,九台輪椅就往斜坡處移動,殊不知天外奔來一名工作同仁,硬是把我們擋在斜坡前,含糊不清地說要我們原地等候,會場將有人員來和我們“溝通”一下。約莫五分鐘後,從門口來了兩女一男三位工作人員,最初的表情是些微的驚嚇,然後嘴角開始下沉。領頭的小姐一開口便是現在館內人潮眾多,擔心裡面空氣不佳、動線不明且視野容易被阻擋來遊說我們,並邀請我們先前往三、四樓參觀其他展覽,待晚點再下至三樓參觀梵谷。

但當我們進一步詢問晚點是幾點時?小姐首先講了四點(當時已三點四十五分左右),我方提出質疑是否現在起就會先暫停其他參觀人潮的進場.不然無論四點、五點或六點,人群皆無法疏散時,小姐馬上反應認定現在的人潮乃是兩點多進場的民眾,而他們也無法暫時停住其他觀眾的進場。話風一轉,這位小姐質疑我們為何不選定非假日或剛開幕的時段前來觀展!我方表示平日所有朋友都有工作在身,根本無法觀展!這位工作人員確對著一位身體健康的朋友說「妳不能用自己的狀況來幫他們講話!」解釋完我們身障朋友平日也需上班後,她又很奇妙地開始質疑我們為什麼不事先聯絡告知!本次活動的發起人便告知她已於事前與館方取得聯繫,但館方一聽見可能有六台輪椅要同時進場便斷然拒絕,並“強烈”的建議我們一定得選非假日的時間前往。

在這段互相往返的過程中,三位工作人員雖曾要求行動能力較好的朋友先上去探堪現況,可是態度很明顯就是不想讓我們進場參觀!並且站在斜坡道上一點讓步的跡象都沒有。就在我方表達只是一群朋友想要一同進場參觀的決心後,領頭的工作人員發表了令人心寒的言論:「你們不能只想到自己!也要為別人多著想!現在裡面那麼擁擠!你們進去會造成很多不便!要是你們堅持要進去我也沒辦法」之後掉頭就走,彷彿我們是一群不可理喻的暴民一般。

最後我們如願入場參觀“燃燒的梵谷”特展,但開始的期待與熱情卻因這插曲被澆熄不少…對於館方人員的歧視更是十分痛心,難道身障者就不能三五好友出來看展?還是出來得看黃道吉日再避開人潮?最重要的是館方人員拒絕我們只為了省麻煩而並非真心為身障族群著想。在後續的討論中,我們有幾項小小建議希望未來其他朋友不會遇上相同的窘境。

 

一、破除歧視:身心障礙朋友並非每天都窩在家中!平日我們也要上班、上學,也有自己的行程,請不要限定我們的可能。

二、平等權利:不要拿為我們好當成藉口與理由,我們不是沒有為別人著想,我們只是想和一般人一樣參與活動。

三、限量發票:為兼顧展覽品質與參展民眾安全,每日限發定額之票券,讓所有人或同時段之觀眾看的舒服、看的倩意、看的隨心所欲。

四、特定日期:比照台北國際書展型式,在首日(特定日)僅開放予廠商及身心障礙、弱勢族群進場參觀。

五、時間安排:事前聯繫之團體如有身心障礙族群於其中,可安排時段並限制時段內之進場人數。

六、身障區域:日本大阪展覽館及2009北市跨年煙火秀皆有加設輪椅區域,讓身心障礙朋友可於特定的範圍前靜心觀賞內容。

 

以上一點淺見,還請賜教。

 

我們並不是毒蛇猛獸,只是一群想看梵谷的路人。

分類: 

Facebook 留言

回應

我想應該多提早幾天跟館方交涉,讓館方想出權宜之計,
因為如果大家就這樣進去,除了空氣很糟之外,
大家可能也容易發生看不到的情形,因為人潮眾多,
很多人也不見得會讓身障著,或是想讓也讓不了!
更有可能會有壓傷一般民眾的腳等突發狀況!
這樣對大家跟一般民眾是雙輸的局面!

再著,館方人員可能權力有限,不太可能給出什麼承諾或優惠,
亦或是能省一事是一事,再不然就是沒那個腦袋!

你們當然不是洪水猛獸,但是畢竟狀況於常人有異,
人數又略多,盡量提高層級,
例:事先找館長協商,或是找台北市政府幫忙等等,
我想會省力不少!

您好,您可能沒有看清楚筆者發表的文章內容
我們有在事前通知(活動前兩個星期夠不夠早?),但直接被拒絕,被告知要在非假日前往
我們現在要爭取的是平等,一般人不用事前報備身障者確要是滿奇怪的,這無關異不異於常人,都是常人給的限制!!
事先找館長協商就和我們要爭取的平等有落差了,到時又被加一條身障者就是喜歡搞特權…
我們真的一點都不愛這些"特權"!!

倒是覺得和館方人員有爭執時應該請他們直接找主管出來(而不是事"前"找主管)
他們沒有權利就派個有權利的人來和我們"談"丫

最好的方式當然是我們有報告對方也有回應,但不能都是ㄠ我們的吧!
別人不用報備,我們就要報備
別人不報備也可以排隊進去,我們進去就說我們不聽話
別人人擠人也只能湊熱鬧,我們去就說太擁擠
而且,想像身障者都要平日來,背後就是認定我們都沒有工作、沒有朋友嘛!!
就算我們沒有工作也有有工作的朋友,就算我和我的朋友都沒有工作,我也可以選擇假日出遊不是嗎?
誰規定沒工作日的人放連假日也都省了?

我也是身障者,靠輪椅在行動的,一月份我和朋友約了去看展。
去之前我也是有打電話詢問三輪機車要停哪?進出方不方便等問題,對方都很客氣的回答,
我並詢問看展人數的問題,對方是建議我晚上看展人比較少,
但因為朋友住桃園,所以我們就看下午的場次,
去的時候,我才了解,身障機車位只有二個是近門口的,且都停滿了,
其他一般的機車位也因看展人數太多,也沒位子了,
問門口的服務人員,對方堅持我把車停在其他有機車格的地方,
所以我就只好把車停在靠近植物園的地方,輪椅在慢慢推過去,
好在之後我朋友到了,才趕緊過來幫我;
買完票進去看展,人真的很多,有點危險,觀展品質確實不是很好,
另外,展覽是上下樓層的,當我聽完這層的導覽後,要下去下面的樓層時,
雖然樓梯上有升降設備,但現場卻沒有工作人員來操作,
所以只好克難的趕緊去找電梯搭下去,當然空了一大段沒聽到囉~
之後我們也有去看其他樓層的常態展,其實都蠻不錯的,但卻是什麼人都沒有,落差很大。

其實有很多常態展覽都很不錯,且身障朋友買門票時還有補助優待,隨行朋友一名也連帶受惠,
確實是可以多多利用這些資源,走出戶外,但前提是,這些相關單位是否有良好的服務態度,是否熱心。
當天給我的感覺是:
1、雖然有交管的服務義工、工作人員在現場,但我有停車需求時,卻是冷冷的要我自己四處找停車格來停。
2、買票時已看了身障手冊,也知道是要看梵谷特展(因為還是有拿票),且聽導覽,但卻沒人留意到上下樓層的問題,現場也沒有工作人員來操作升降設備,真的很可惜。
3、說有身障廁所,但實際要使用時才了解,廁所在很偏僻的角落且超小一間,輪椅根本無法進去,只能讓人進去門才關的起來,好在我還能扶著走幾步路,不然我不是要再次發揮我的忍功嗎?

我很少在看展覽,因為怕一切的不方便會壞了我的興緻,對隨行的朋友也感到抱歉。而且展覽如果不是常態展人都會很多,說實話,身障朋友出門看個電影幹嘛的都要考慮人多不多了,自己也不喜歡去人擠人,絕對不會故意要湊熱?,不替別人著想,相反的就是因為考慮的太多,大家都出不了門,也不願出去了;照理說,歷史博物館看見有身障朋友來參觀應是很熱情的歡迎才是,並想辦法去安排動線要怎麼走,工作人員來開個路什麼的,而不是拒絕,老實說,我的感覺是進場看展的人數好像也沒有嚴格限制,一般人買個票就能進場不管人多不多,沒理由身障者就要等人少的時候才能觀展。人人生而平等,是館方的缺失,卻將所有的過錯都推給身障朋友,真的很沒道理,況且這樣的問題也不是一天二天,為什麼總是很消極的希望身障者等人少的時候來,而不是每個時段的觀展有人數限制呢?現場服務人員這麼多,卻沒有個人出來服務,反而我去梵谷的紀念品區逛時,雖然也是人很多,現場服務人員也很忙,但當我詢問商品相關事情時,對方卻很親切有禮貌的回答,真的是差很大。

不過,人都是要被教育的,我們身障者也有責任,在該訴求自身的權利時,就要大聲的說出來,並多出門參加活動,讓大多數的人認識我們,知道我們也有參與社會的權利和需要,而非拒絕,把我們趕回家,對我們視而不見。我相信不是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是如此,大家千萬不要因為一個事件而對人失去了信心。
況且我很喜歡梵谷的畫作,有幸能看到他的真品,又能聽館方導覽人員的介紹,聽到後面真的是感動和難過到要哭了,那很深的筆觸及將內心的痛苦對現實的掙扎表現在畫布上時的面貌,看似平凡的一個畫面,背後都有畫家的一段故事,所以真的很值得去觀展。就算被擋在門外都要進去看,因為任何人都不能阻擋大眾求知的心,我們也是一樣,只是我們更要勇敢就是了,大家加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