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燃燒場之平等、歧視、勇氣

帶著不便的軀體生活了將近三十個年頭,在家人的保護下以為我所生長的這塊土地也和我一樣愈來愈茁壯、進步;然而,99/3/21,沙塵暴來襲的這一天,依然不減熱情想和梵古一起燃燒的一群朋友,硬是被館方人員排拒門外,只因我們坐在輪椅上沒有事先通報?

 

    在說史博館事件前不禁要誇獎一下植物園的導覽老師,我想問:平等是什麼?植物園的導覽老師表現出的態度讓我感受到了!!雖然我們行動不便,但和一般人並沒有什麼不一樣,一般人可以享受的我們也行,我們和一般人一起聽解說、逛植物園…遇到障礙的地方導覽老師很同理的說這應該要改進,我們會努力…反觀史博館呢?

 

    其實我們要去看展前有先電話告知大約有五、六台輪椅要一起過去,但服務人員一聽馬上打回票要我們非假日再過去,不然會看不到什麼東西…朋友聽到這個回覆沒有說什麼,只和我微笑,說我們還是走吧,笑容中那堅定的力量給了我“勇氣”,現在想起來覺得有點好笑,要在假日看展竟然需要“勇氣”…

 

    一般人想看展就看展,為什麼身障者不行?誠如一位志工朋友所說,身體的苦痛並不是我們願意的,為什麼還要加諸種種的限制在我們身上?這裡不是適者生存、弱肉強食的叢林世界,這裡是充滿人情味的台灣…一轉念,領著八台輪椅、十幾位志工朋友,便浩浩盪盪的往史博館前進…

 

    然而,到了大門口隨即換來一頓排骨,館方務服人員先是指責我們沒有預先告知(明明就有),再指控我們只顧自已不顧別人,別人要上班我們這樣進去會讓那些上班族(身障者不是上班族?)不舒服…這些內化到骨子裡的歧視語言讓我不禁想問:行動不便者就沒有行的權利嗎?注定要躲在家裡,外面人比較少的時候才可以出來行動嗎?

 

    雖然最後在大家齊心展現力量(當我一個人遇到這情形我會不想再承受這些刻薄的語言而逃開)的情況下被當做暴民(我們不是暴民,我們只是一群想和一般人一起看展的身障者)般的進了史博館,但最後做分享時志工朋友那同理的話語(想不到身障朋友會被拒絕,這是行動方便的我們不會遇上的)、路人經過時的認同伶聽…不儘撫平了心中的不快,更讓大家堅定要“被看見”的那種意念。

 

    號稱民主進步的台灣人啊,請不要再漠視、矮化只是行動不便的我們,請不要剝奪我們參與社會的權利,人皆會老,我們是在幫未來的你們打頭陣。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