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燃燒場之平等、歧視、勇氣

帶著不便的軀體生活了將近三十個年頭,在家人的保護下以為我所生長的這塊土地也和我一樣愈來愈茁壯、進步;然而,99/3/21,沙塵暴來襲的這一天,依然不減熱情想和梵古一起燃燒的一群朋友,硬是被館方人員排拒門外,只因我們坐在輪椅上沒有事先通報?

 

    在說史博館事件前不禁要誇獎一下植物園的導覽老師,我想問:平等是什麼?植物園的導覽老師表現出的態度讓我感受到了!!雖然我們行動不便,但和一般人並沒有什麼不一樣,一般人可以享受的我們也行,我們和一般人一起聽解說、逛植物園…遇到障礙的地方導覽老師很同理的說這應該要改進,我們會努力…反觀史博館呢?

 

    其實我們要去看展前有先電話告知大約有五、六台輪椅要一起過去,但服務人員一聽馬上打回票要我們非假日再過去,不然會看不到什麼東西…朋友聽到這個回覆沒有說什麼,只和我微笑,說我們還是走吧,笑容中那堅定的力量給了我“勇氣”,現在想起來覺得有點好笑,要在假日看展竟然需要“勇氣”…

 

    一般人想看展就看展,為什麼身障者不行?誠如一位志工朋友所說,身體的苦痛並不是我們願意的,為什麼還要加諸種種的限制在我們身上?這裡不是適者生存、弱肉強食的叢林世界,這裡是充滿人情味的台灣…一轉念,領著八台輪椅、十幾位志工朋友,便浩浩盪盪的往史博館前進…

 

    然而,到了大門口隨即換來一頓排骨,館方務服人員先是指責我們沒有預先告知(明明就有),再指控我們只顧自已不顧別人,別人要上班我們這樣進去會讓那些上班族(身障者不是上班族?)不舒服…這些內化到骨子裡的歧視語言讓我不禁想問:行動不便者就沒有行的權利嗎?注定要躲在家裡,外面人比較少的時候才可以出來行動嗎?

 

    雖然最後在大家齊心展現力量(當我一個人遇到這情形我會不想再承受這些刻薄的語言而逃開)的情況下被當做暴民(我們不是暴民,我們只是一群想和一般人一起看展的身障者)般的進了史博館,但最後做分享時志工朋友那同理的話語(想不到身障朋友會被拒絕,這是行動方便的我們不會遇上的)、路人經過時的認同伶聽…不儘撫平了心中的不快,更讓大家堅定要“被看見”的那種意念。

 

    號稱民主進步的台灣人啊,請不要再漠視、矮化只是行動不便的我們,請不要剝奪我們參與社會的權利,人皆會老,我們是在幫未來的你們打頭陣。
分類: 

Facebook 留言

回應

雖然我們家要出門散步都要經過媽媽和孩子的同意,我還是會盡可能參與,因為我超喜歡和您們在一起的,朋友!

那天看到劉爸超開心的耶…以為你無法來,所以看到你和T時真的是又驚又喜
我也好愛和大家一起,go go go!!

燃燒的梵古~熄滅的人權:
http://www.wretch.cc/blog/isaacHung/359415

好奇:史博館有規定身障者前往必須事前預約嗎?

有規定一般人去史博館必須事前預約嗎?

沒有的話,不用團體導覽的話,我們開放時間來到底有什麼站不住腳的之處?

 

Go, on wheels. Go on, wheels. Go on wheels.

哈哈...這一年前的我就有遇過了,只是沒想到到現在還沒有改進,難怪我一直不太敢去挑戰這"古老"的權威
之前就因為史博館的歧視代步車,所以跟市府身障小組申訴,後來的結果就是要我再去一次,可是史博館還是一樣的官方說法,要我"預約"比較方便,但我覺得"預約"好像這麼不盡人意,感覺輪椅就沒有自主權似的,因為沒有人願意變成輪椅族,就像您所說的一般人根本不用預約,"預約"好像變成它們篩選人的一部份
之所以會很生氣是因為過了一年還沒有改進,感覺這次的散步活動不曉得會不會讓史博館有所改進,畢竟還滿多"大型"的展覽在那,可是呀!裡面的服務人員還是有待"改進"

據我了解為服務身障者,預先申請,會有專人服務,是博物館館方面認為較妥當的方式。
例如故宮網路上就有申請的辦法。
故宮每天這麼大量的參觀者,是必須有所規範,避免意外發生。
派專人服務可能是狹小館舍,例如史博館這種場地不大的地方需要作的事情。
我查閱了新聞,了解到說梵谷特展時人群非常多,我有在現場過,假日真的水洩不通,
也因此博物館的阿姨們可能才會急著問,有沒有申請,有沒有專人服務吧~。
特展開放時間進入參觀,可以進入,但我猜是因為特展的非常時期。

我是身障者的家長,我帶小女去北美館要看皮克斯動畫20年展,也有不愉快歧視語言的對待.
說我小女(腦痲需坐特製推車)也看不懂,現在人好多,不要進去......當下火冒三丈,說什麼也要進去.......
事後市長信箱檢舉,館方辯稱是不了解的志工....等等.館方人員絕不會歧視身障者.....
本想也要帶小女去看梵谷展,還好沒去...........

sylvia's 的頭像

有人說,散步是不是走走而已,跟以往行無礙辦的活動有什麼不同,「散步」不是活動,是一種身障者」行」的權益的運動。
期望散步有種「鬆土」的功能。
被看見、對話、行動、發聲再對話、再行動、不斷的被以不同形式看見,期待這種過程會消弭一些社會大眾對身障者的刻板印象,相對的累積更多細微異同,當我們說「我們也是人」是想說我們跟一般人沒有差別,可是我們也會有需要說出自己不同需求的時候,所以我們說「我們要的不是特權」。什麼時候、怎麼說、誰來說這些慢慢發芽的想法與聲音,希望散步可以做到鬆土的效果,將被溫良恭檢讓這些水泥快塊掩蓋的情緒,還有那些被多數認為或專家說法之類的瀝青所封住的理智,可以漸漸敲醒,吐露芬芳,就像chiou-yin說的勇氣。
散步的行動需要有人願意規劃路線、探勘路線、設想可能的衝突或狀況、號召伙伴願意現身、活動後願意分享對話、甚至自主形成更進一步的行動(例如國父紀念館的圍欄拆除過程、燃燒場引起眾人怒火般的討論)這個過程,行無礙發起但不想主導太多,因為希望這些場次就是個人行動的練習曲。
事後如果個人願意有更多的書寫、分享,並且放回行無礙網站討論,讓更多朋友有機會先從觀看加入我們,慢慢也能撩起想要加入的心情。
還在為障礙重重的生活苦惱嗎?或者想要結識更多提起勇氣面對障礙的朋友嗎?
一起來散步吧。

如果胸前掛著好幾千萬的新台幣
馬上就有一堆人拼老命來伺候
用轎子來抬你的 從台灣排到美國還排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