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問北市府你準備好了嗎?

阿里's 的頭像

──從09聽奧運動、10跨年晚會、10花卉博覽看北市府阿里 2009/12

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 (2009年07月08日修正)第52條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應辦理下列服務,以協助身心障礙者參與社會


一、休閒及文化活動。
二、體育活動。
三、公共資訊無障礙。
四、公平之政治參與。
五、法律諮詢及協助。
六、無障礙環境。
七、輔助科技設備及服務。
八、社會宣導及社會教育。
九、其他有關身心障礙者社會參與之服務。

路見不平,氣死閒人。身為身障者(及親屬)的一份子一定要站出來,絕不能置身於事外存有「搭便車」心態,並任由官方政治操弄與避身權法濫行施捨之心態!

按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簡稱身權法)第52條規定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應辦理九款服務,以協助身心障礙者參與社會。如此九款很清楚。

從本條文明示「身心障礙者參與社會」之權益與精神,做為官方的公僕豈可因循怠惰?稱人力不足又裝傻?或藉詞基於活動「安全」理由恣意剝奪,說怎樣,就怎樣?當家者又以「自我感覺良好」行事那就悽慘!

身障者又不是病人,只是身體不方便,我們也需要平等參與社會活動的權利!如此簡單要參與。

一個宣稱「友善臺北 關懷弱勢」年的台北市政府而言,就身障者應該有和一般「正常人」享有同樣參與的權利,休閒及文化活動、體育活動、無障礙環境、參與政治等等,當然更有權利和全體人民一樣,享有市政府所辦的萬人跨年晚會中吶喊現場倒數,仰頭翹首為煙火驚嘆歡呼,而不是被關在溫室裡的花朵般,被隔離在人群之外孤立。

獨立、自主、無障礙生活,身障者是可以的。

今年社會局在12月15日下午邀集社福團體(新活力、脊髓、伊甸,行無礙自行出席)出席會議暨勘查跨年晚會場地,會中對於社會局在97年首度於市府的二樓兒童劇場前走廊上架設「大銀幕」邀養護機構《陽明》與《鵬程》院生與隨同之工作人員計80餘人與會,並在跨年晚會活動進入倒數及放煙火前五分鐘才將人移到同二樓層的陽台戶外方式活動表示尊重與致意。

親臨現場參與,感染跨年氣氛。

重頭戲來也!《行無礙》率先建議:今天與會的身障團體代表想要的是有戶外「身障專區」的設置,可配置無障礙流動廁所,安排一處醫療救護站,找市府志工或替代役一起協助服務,及警察公權力維持秩序預防群眾推擠、脫序,再準備個礦泉水、麵包食物與毛毯備用等作為。至於顧慮身障者何時可以進場或散場後離去時間等多久,即來之,則安之,大家一起等人潮離去也不為過,而安全出入通道問題就請主辦單位好好規劃設計動線了。

我要讀平面圖,以完整瞭解官方資訊。

話說這麼重要的會議連出席的跨年活動主辦單位《觀光傳播局》也沒有準備之前的活動平面圖供參瞭解全貌如主舞台區、救護站、貴賓席、轉播車與機電配置區、緊急通道等示意圖。沒有規劃的平面圖,只好請他們在白板上劃草圖解說,真是被官方與承辦的T台給打敗了!

夜色已暗一群人移到現場勘查,並選定市府與市議會中間一處六個階梯的平台規劃為身障專區,如此高地面90公分則坐輪椅者不會被前面的觀眾擋住視線,約可容納開放60個身障名額。

暗時吃西瓜,半瞑煞反症!18日週五社會局卻喊卡,尤科長來電說:經與府內的衛生局等召開會議後,基於種種的安全理由如鄰近音響高分貝噪音,人潮擁擠身障者必須提前進場,忍受10個小時的風吹、雨淋,若半途體力不支,在無法確保能安全護送就醫下,仍以室內專區為主。所以要回到市府內的兒童劇場前架設「大銀幕」方式,讓原本協商好的夢想破局大失所望,除深表遺憾以示抗議外,希望奇蹟再現。

社會局稱以安全考量作罷,轉而移往室內場地看轉播;若照此邏輯推演,乾脆叫所有身障者統統不要出門!身障團體不滿不言可喻。

身障者又不是病人,只是身體不方便,我們也需要平等參與社會活動的權利!承辦的《跨年官網》頓時湧入抗議社會局歧視與剝奪身障者參與跨年的反彈聲音。

抗議有理,我不是病人,要進場有準備。

22日自由時報報導「跨年晚會輪椅區喊卡 惹罵聲」消息引發身障者關注及《行無礙》的忠實噗浪網友群情激奮與齊力撻伐,眾聲倡言要爭取身障專區,大家說出心裡的話,不願見到跨年晚會可能就煙消雲散!火花去!。

大翻轉;是真的!台北市政府跨年晚會在社福團體大力爭取下,12月22日市長郝龍斌指示維持原案,將在市府廣場前設置無障礙專區,邀身障朋友一同享受跨年氣氛。(後記:25日報載;身障專區位址為基隆路與仁愛路口間、40個名額。)

有最弱勢不便者的社會參與,這個社會才有真正的人文關懷。身障者要的不是憐憫,而是公平的機會;透過生活休閒及文化活動,體育活動,無障礙環境,其他有關身心障礙者社會參與行動,得到公平的機會,讓每個人的價值都能展現。

漫不經心,官方最大?回想這些年來的事件如木柵「貓纜」營運,捷運「柵湖線」通車,及甫結束的2009國際聽奧運動(9/5晚第21屆聽障奧運開幕),有關勘查部分都是找身障者或團體到場行禮如儀背書,至於有些建議或意見常被忽視的。

一位脊損受傷坐輪椅者說:有一次,他去搭捷運「柵湖線」,就差那一班,他差一點要以輪椅走軌道下車。蓋恐怖!這會是何等景象,可以列入金氏世界紀錄。

民間的身障相關團體在2007年下由《台北市社會福利聯盟》召集邀約各團體與《聽奧基金會》的成員代表坐下來對話,希望能在場地運動賽事之外,有各障礙對象的共同參與國際盛會活動與接觸交流的機會,但很遺憾的沒有交集與後續的活動連結訊息,《聽奧基金會》自顧埋頭做自己的事。

另外,部分有意者亦透過各式管道表示願意參與也全被排擠在外,除了少數被點名的近親繁殖者及淪為官方欽點的團體象徵與會之外,大家「幹」聲連連,拒絕與會;難怪有「聽障者」說:這聽奧運動與我何干?只是一場聽不到聲音的運動員的體能運動。換句話說,一般的「聽障者」只好置身事外,沒有參與感,繼續沉默於無聲的世界。
媒體報導;北市在興建聽奧場館總共花了36億元,原本應該是整體規劃比賽場地,居然發生游泳池只蓋8線水道(國際比賽10線水道)的游泳池,導致游泳競賽項不能使用,參賽者還要遠赴外地借新竹私人的游泳池比賽,並強硬要求民間配合,意圖用行政命令逼迫業者無償借用。真是荒唐!這是什麼非戒嚴時代?

據報導;運動員住宿的旅館要參賽國自己訂房(北市府沒有補助住宿),搞到某些國家的選手住那家旅館也掌握不清及是否有備齊聽障者專用的無障礙「視訊字幕」、緊急用「振動式」叫人機(睡覺時戴)等設施設備。

網路力量大,有理走天下。再看當下的2009-10跨年晚會(12/31)活動,若非噗浪網友的齊聲倡言爭取,今年的跨年晚會就煙消雲散。去年有高雄市,今年台北市,明年?縣市,進而遍地開花常態化,類此「傷健一家」願景自然融合於無形中滋養又深化。
言之真心、真貼切,又現實。引用英國古蹟報導一篇名為『使歷史古蹟無障礙』所言「依據歷史觀點,絕大部分的建築以及景觀,一開始並未設計讓行動不便者參觀,近幾年來,如何維護這些具歷史意義的資產,以及如何讓這些資產及其內部舉辦的各種活動,讓行動不便者更容易參與倍受重視,1990年美國頒佈殘障法,公開參訪這些資產現在成為公民的一項權利。」,「對整個建築物的評鑑是一項挑戰,鑑定是否符合無障礙的要求,在古蹟保存標準允許的前提下,探討得以提供獨立參訪的無障礙方案。提供無障礙的解決方案不能損害古蹟的重要材質、特色及空間,但是應該儘可能提高無障礙的要求。大部分的古蹟建築並無免除無障礙的提供,經由細心的規劃,古蹟可以更容易接近,如此,所有的市民可以享受國家的各項遺產。」。

同理可證;很多的活動、慶典、運動一開始也是把身障者忽略、排除、隱形化。好像沒有需求,真的嗎?權利不會從天上掉下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身障者要走出戶外提升生活品質,社會參與就是基本的要素與養分來源。

團結力量大,身障者要勇敢的說出來,即使是一個人的事,也要當成自己的事,否則下一次輪到您的事,可就沒有人理您,何況跨年晚會活動是公共事務議題,如何落實於身權法第52條法定服務權益保障事項,去做就對了。

這件事在三年前的《殘障聯盟》無障礙環境委員會中《行無礙》就曾提案討論過,希望各縣市政府能開設跨年晚會「身障專區」的設置與萬民同歡、同樂。

接下來的2010國際花卉博覽會(11月開展為期一年)來看茲事體大,台北市政府對於花卉博覽會活動的硬體無障礙設施設備部分設計的如何?今年的七月29日都發局舉辦「友善臺北、關懷弱勢」國際研討會綜合討論時提問:丁局長您瞭解國際花卉博覽會場館得標工程的設計顧問公司、建築師所規劃設計的無障礙環境工程嗎?丁局長無言以對。

最近得知主責花卉博覽會活動的是產業發展局。有關工程設計概以「特種建築物」申請建照,連市議員要監督都是一頭霧水。產業發展局至今還拿不出一個規劃完整且有系統的各展館的平面圖、立面圖、剖面圖等詳細圖示。

推、拖、拉三步曲。《台北市無障礙環境委員會》的殘盟代表委員《行無礙》許朝富總幹事從五月間要求報告說明迄今還是無法瞭解設計全貌及服務配套措施,如此資訊不對稱、不公開,僅交付八張文字簡報檔就要做交代有無障礙這回事,要全民如何監督施作,到時可以提供一個受用、管用的展場還真令人憂心啊!

我們說:從開始規劃設計就做對的事,比打掉整建的經費還低很多。

時間漸近,館場的各項硬體與各式軟體、貼心服務準備的如何?展場的動線設計,斜坡設計是否符合1比12度平順流暢,提供輪椅進入的無障礙廁所配置區塊及數量,身障專用停車位地點與標誌,展館與展館的交通接駁、復康巴士服務,無障礙地圖及參觀指示標誌,跑馬燈視訊、語音導覽、緊急安全系統,服務中心、醫護站,還有現場志工或花卉植物的專業解說服務部分也是不可或缺的。

敢問北市府你準備好了嗎?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