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空間~階梯式講堂輪椅席在哪兒?

sylvia's 的頭像

校園無障礙幾年來一直不斷在改善,真的,有改善。

不過,改善的重點還是很多著力在出入口斜坡、大樓垂直升降的電梯設備、以及無障礙廁所這些基本需求,因為,很多學校連這些都有障礙。老實說,光是這些舊建築舊思維逐年編列經費,就不知道還要改多久才能真正讓障礙者在校園內暢行無阻,如果新的建物還是抱著舊思維在建設,那麼~~天荒地老也不會有真正校園無障礙的那一天到來,沒有真正的校園無障礙,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生活無障礙啊!

大學校園裡,很重要的一個空間是大禮堂或者國際會議廳這類的大型階梯式講堂(因為不知道有沒有專門的稱呼,就先稱之為階梯式講堂),印象中,大學的通識課因為人多會使用這樣的空間,除此之外,畢業典禮、大型活動、晚會、電影欣賞、研討會等等多會利用階梯式講堂辦理,喔,還有演唱會、綜藝節目海選也是在這種階梯式的大講堂大場地,而這些活動不是最吸引學生的活動也是必要的活動,例如畢業典禮。

但是,這些空間除了舞台可能沒有考慮讓障礙者可以上去,不管是頒獎、領獎、還是演講之外,座位也從來都是把障礙者當作"例外"處理。不是突出在第一排跟講台之間,就是排擠在最後一排門邊角落,為什麼會這樣呢?階梯式的設計,從來沒有真正考慮障礙者他自己坐了輪椅來,這個座位應該在哪裡才能有好的視角,才能融合,甚至有沒有可能和其他坐在椅子上的同學一樣有選擇座區的權利。

不久前,因為參加會議的關係去了台大法學院霖澤館以及實踐大學圖資大樓地下室的國際會議廳,這兩個都是階梯式的講堂。舉這兩個館為例,是因為它們都很新,分別是2009跟2010落成的吧(根據網路資訊,如果有誤敬請指教)。而且這兩個學校都有自己的建築系及研究所,實踐還有室內設計更是名聲響亮。但是它們都還只是建築本身有電梯、無障礙廁所、斜坡通道等等,僅只於此。姑且不論無障礙廁所錯誤百出,或者一般廁所黑漆漆完全沒有安全考量,又或者平面空間還無端產生高低差的種種小細節,重點是進入講堂,障礙者根本不知道該坐哪裡,講台也一樣沒有無障礙的設計。

沒有輪椅席,沒有無障礙座區的設計,所以使用輪椅的同學只能找平面空間把自己一擺,這就是座位。但回頭再看看其他的座位空間,有插座、有麥克風、有語音設備、有桌板~~障礙者有甚麼?沒有!想打個盹坐在第一排馬上被抓包,想聽個語音翻譯沒有耳機插孔,想發言還要其他人手忙腳亂遞上麥克風,更不要說想做個筆記可能要自己帶桌板。這是我們校園無障礙被遺忘的空間。

校園空間如此,障礙者應該有一種很大的"習得的無助感"吧!

 

 

 

 

 

 

 

 

        障礙者自然而然的學習到自己並不太融入其他人,很容易被環境排擠,走出校園,看場電影坐在折頸區也只能忍受、人行道上充滿各種路阻便選擇自己繞路。這絕對是有相關的啊!而同樣的,其他同學也沒有學習到如何讓障礙者感到像一般人一樣的受尊重,所以即使是專業科系的同學,設計巨蛋、豪華歌劇院、音樂廳、表演舞台、或者戲院、講堂~~也都是排除掉障礙者的需求的,他們或許以為,例外處理就是原則,所以就像我們的巨蛋、國家戲劇院、音樂廳,他們提供給障礙者的區域是角落,有一種"資源回收再利用的感覺"的最不理想區域位置,而他們提供給陪同者的座位是鐵板摺疊椅。而我們的戲院則是提供第一排折頸區當作輪椅席就認為做到戲院無障礙了。

在這樣的環境裡,從老師到學生、從障礙者到非障礙者,並沒有人關注到空間環境如何讓障礙者在社會參與中受到平等尊重。台大畢恆達老師說"空間就是權力",這樣說起來,障礙者在空間裡真的是最沒有權力的那一個。

 

 

分類: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