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彩俑也會笑這樣的障礙吧

sylvia's 的頭像

今天到城裡辦些事,中午休息的時候,我們想就近找地方休息、乘涼,加上之前就看到微笑彩俑的報導十分神往,於是我們決定簡單吃了午餐,利用一點半前一個小時去歷史博物館觀展,結果觀展之中感觸良多

,回家路上想到眾伙伴的超強行動力,便決定起而效法,回到家裡就開始寫信給歷史博物館的館長,希望可以對於提供展覽無障礙的思維有些幫助。(設定五百字,我還是努力說完我想說的,把他剪成兩封信,就是希望說清楚講明白。畢竟場內不能拍照,無圖為證。)我將書信複製如下,靜候館長回覆之際,也想聽聽大家去過其他各種展覽的觀感。

親愛的館長,您好:
外子是一名輪椅使用者,他總是說小時候讀書限制太多而自己也不怎麼受教,長大之後才從各種展覽中發現文化、歷史、藝術之優美。在台北市之中,歷史博物館一直是我們最喜愛的觀展場所,主要是因為貴館策劃之展覽深具水準十分吸引人,從米勒到微笑彩俑,無一不是如此。然而,也從米勒到微笑彩俑,都讓我們發現,展場的無障礙肯定沒有人願意效勞,以致館方失誤連連十分可惜。

因此決定以此書信野人獻曝,請容我一一解說:
首先,展覽既是一場接一場,出入口即便另外銜接坡道,也應符合建築技術規範中對斜坡的限制,至少1:12,而非近三四十度的陡坡,雖然工作人員總是很熱心的前來幫忙(真的他們很盡力),但是,我們社會教育身心障礙者的不就是自立自強,而身障者想要的也是獨立不依賴他人的生活,因此,像這種長期要使用的斜坡,實在不適合隨便兩點之間拉開就算。

另外,展覽的陳架總是過高,幾乎超過110公分,完全讓輪椅使用者引頸期盼、望之不得,解說牌部分在側尚可觀看,部分在台面便是全然不得而知,較好的作法,或許要考量輪椅使用者與一般小學中小年級學童的身高視線來設計,約莫會是90公分左右,再說到解說牌多半都附上英文,應該是與國際接軌,但若能加上點字,就更能服務在地的視障者,我與外子在國外看過幾次重要古蹟展覽甚至除點字之外,還有做成模型讓人可以觸摸形體感受的作法,不但方便視障者,一般民眾也樂在其中,畢竟學習不只是眼到、手到也很重要!

最後就是紀念品販賣的地方,萬不可如雜貨鋪般推積如山,檔阻通路,室內通道走廊至少也要110公分才能讓輪椅進出不會有碰撞的尷尬。而這些都在內政部營建署建築技術規則中可以找到相關的參照數據,建議可以在設計規劃展覽或者對外招標的時候就將「符合無障礙規劃設計」列入要項。歷史博物館身負文化與教育的重責大任,萬不可忽略身障弱勢族群接受文化薰陶的教育權。

Facebook 留言

回應

sunboy's 的頭像

之前有網友提到日本美術館內提供了可昇降的輪椅,讓身障者也可無障礙觀賞,但整體來說應該要降陳架的,這樣小朋友也ok了~

 

 

 

************************************
* 你的回饋與支持,都能讓行無礙社群越來越茁壯 *
* 敬請捐款支持無障礙推展:劃撥19868359 *
* 戶名:台北市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        *
************************************

臉書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sunboytw
非去不可無障礙旅遊:http://www.facebook.com/suntravel

你的回饋與支持,都能讓行無礙社群越來越茁壯 
敬請捐款支持無障礙推展:劃撥19868359 
戶名:台北市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

台北市立美術館本身的無障礙環境值得推薦,展覽內容也很棒;但是館外正進行花博展工程,週遭雜亂、不方便的環境,使得看展後的愉悅心情,瞬間飛到九霄雲外,唉!!!為什麼台中市的工地可以美化到令人讚嘆,身為直轄市的市民只有流口水的份!

sylvia's 的頭像

今天等到歷史博物館的回覆:

「本館感謝您不吝惜提出的各項建議,造成不便,本館在此對您說聲抱歉。

首先,有關您所提的斜坡問題,這個問題礙於建築物本身的設計,所以無法以您所提的標準來施作,因此本館只好以人力協助的方式來加強。關於展覽的陳架高度,我們是以一般人的平均視線高度來做規劃。關於高度的問題很難符合所有人的標準,因為若以90公分來設計,也會造成一些人需要彎腰來看,可能也會使這些人有所抱怨,這點請您務必見諒。另外,解說牌上加上點字的問題,由於考量本展成本已過高,故規劃時便未將點字解說納入,這點還請您包容。最後,關於文創商品販賣區的通道寬度問題,我們會注意未來規劃時改進,並提早與相關單位協調與告知。總之,您撥冗來函提出寶貴建言,是本館向上提升的一股動力,再次感謝您的用心與支持。」

 

看完以上的回覆,(其實我大概想過他們不會有什麼具體的回應)我覺得這還是站在一般人的立場,或者說作為館方站在管理成本為唯一考量的立場所回覆的答案。就像最初台北的捷運在規劃階段也不曾設計無障礙設施,經過當時前輩們的抗爭,他們也是以「成本過高」回應,但是因為民意已經成形,才答應納入無障礙設計,不過,即使如此,又還是只給最低的標準,比如說電梯只有一個出口,或者電梯通風與空調的不良設計等等(應該另闢專題說明),總之,還是施予恩惠的一種想法。

回信上說如果以90公分設計一些人也要彎腰,但是彎腰並不是一個很難的動作就可以看得見,而對坐在輪椅上的觀展者,卻是看不到,完全看不到跟彎腰來看,到底哪一個才是我們要關注的問題呢?

又,提到歷史博物館建築之限制,我們都瞭解,也因此館方才會以出入口外另外搭設斜坡來處理,不是嗎?而我說的是既然另外搭建斜坡,戶外的空間也都足夠,怎麼不就搭完整一點、順平一點,要做一半的事情呢?

只有最後販賣部的部分,大概認為可以要求廠商,所以提到可以改進,但那也是要求別人改進??

看完這樣的信,您還是一樣只能笑嗎?

 

那天我也在歷史博物館逛,也遇到相同的障礙,我深有同感覺,對於館方的回復,眾人都會認為實在可笑,標準官樣文章,建議可以寫電子信給行政院長劉院長,副本抄送教育部長,壓力來了,也許這些問題能解決,我現在比較擔心9月台北聽障奧運,各項設施是否完備,恐怕將考驗國際人士耐性,若仍以如此老大心態辦聽奧,預計台北市將有一場浩劫,十倍於內湖劫運

sylvia's 的頭像

收到回信當天,我又寫了一封信件,這一次很快的收到回應,不知道跟這兩天各媒體正好討論到無障礙相關議題有推波助瀾之效果?

我的第二封信:

我覺得這還是站在一般人的立場,或者說作為館方站在管理成本為唯一考量的立場所回覆的答案。以下幾個想法再次與您溝通: 回信上說如果以90公分設計展示台,一些人也要彎腰,但是彎腰並不是一個很難的動作就可以看得見,而對坐在輪椅上的觀展者,卻是看不見,完全看不到跟彎腰來看,到底哪一個才是我們要關注的問題呢?又,您提到歷史博物館建築之限制,我們都瞭解,也因此館方才會以出入口外另外搭設斜坡來處理,不是嗎?而我說的是既然另外搭建斜坡,戶外的空間也都足夠,怎麼不就搭完整一點、順平一點,要做一半的事情呢?我認為還是有空間可以設計!最後,不論販賣部或者整個策展來說,從招標文件上要求廠商「符合無障礙設計規範」真的一點都不難,懇請貴館納入無障礙的思考,負起為老人、小孩、身障者、不便之弱勢提供教育機會的責任。

回覆內容:
對於您所建議之「符合無障礙設計規範」,日後定列入本館展場設計時之參考要件。再次感謝您對本館之關心與建議。

我想這大概是將此信劃下句點的回覆了吧。那麼,

希望從下一次開始,我們可以更便利的參觀展覽。

希望無障礙這種百姓生活必須的瑣事,不需要從行政院或教育部來給壓力,

希望只是用心按照規範施做的工作,每一個承辦單位、承辦人員都能富有同理心。

要改難了,歷史博物館又是標準官樣回答,參考要件真有學問,果真佩服搓湯圓

關於歷史博物館這件事,之前的米勒畫展我有去參觀,而且參觀兩次(一次被警察惡意拒絕)

第一次的經驗讓我不愉快,因為警察事先篩選身障人士(尤其是我這個輪椅旅客,看到我一直勸退我參展的心態)並且要我挑人潮時間少的時候參觀(人潮時間如何挑選)也因此我去向北市府申訴歷史博物館的極差態度

第二次是會再去參加米勒化展是因為申訴委員要我再去看看他們是否改進,結果外觀是改變一些,但裡面的服務人員依然是老大心態,一副歧視輪椅的樣子,裡面的志工甚至工作人員,都將輪椅旅客的權益擺一邊,甚至以工作人員人力無法負荷,拒絕輪椅導覽的服務,志工看到輪椅還會閃躲,不會主動協助,請問歷史博物館不管是人員或是志工的訓練上都存在著以前的觀念(是不是建築物久了,人的觀念也是舊的)結果幫忙的是參展的旅客幫我疏散

其實台灣國立的單位也有很好的,就像是國立台灣科學教育館,因為事前沒有準備輪椅,到現場借輪椅,不僅服務態度好,後面的對輪椅該有的貼心都做到了,當看到輪椅落單時,志工會主動關懷甚至詢問需求,其無微不至的態度讓人感覺到了國外

一種國立,兩種心態,歷史博物館就本著不想改進的心態,而科學教育館就可以虛心學習、服務身心障礙,問題出在哪裡?

yi

好的!我一定代T&J到歷史博物館去瞧瞧。

90公分要彎腰!騙肖仔!!!!國外知名博物館都沒有這種疑慮,這個歷史博物館太爛了!
我看直接行文教育部好了,他們是教育部管的嗎?

sylvia's 的頭像

歷史博物館的展場其實算小的,本身空間並不大,但是我猜測他們展覽應該多半外包,所以,才覺得館方本身若無概念,廠商各做各的莫衷一是。

確實是應該行文給教育部了!我看不只是歷史博物館,教育部管的文教單位不少,屬於這種公開提供參觀的社教場所應該都是吧?都說要從教育做起,但是管教育的單位最沒有概念,沒有將軟硬體無法整合系統性思考的腦袋??或許該是時候請他們統一清查一下自己的障礙情形了!

98年8月4日 給國立歷史博物館 館長的一封信
信件主旨:一個非常不愉快經驗
信件內容:
(1)8月2日星期日上午10:30 我與友人興致勃勃去看微笑彩俑展覽,正好遇到 貴館在為x研院做預約導覽,請問 貴館在做預約導覽時,其他人不可以聽嗎?需要閃邊站(到後面),將空間留給預約團體嗎?
沒想到看個展覽,也有尊卑之分,開放的空間不是人人平等嗎? 真是可嘆“國立”二字,這是 貴館的那條條文,那項規定? 請告知。
(2)貴館對殘障人士不但不主動協助,女導覽更在言語上歧視我們(當著大家面說:“你們可以去參加你們這種團體”),當然 貴館也可以解釋為,為我們好...等等,但我個人是感覺不到一點善意,心裡感到極度不快,這難道是 貴館導覽人員的素質?導覽人員除了要有好的專業素質外,難道不需要著重個人修養嗎? 言語上無視他人的自尊,講得再好也徒勞無功。
(3)當日11:00的導覽先生,不但講解詳盡,態度佳,與前例真是天壤之別,讓人在不愉快的上午得到了一點安慰。(前例女導覽,當我問那是什麼,她居然回答說“你不是x研院的吧!那事後到服務台來找我,再告訴你,不然會影響她的導覽行程,看過很多展覽,第一次有這樣的回應,真是無語。)
(4)當日有到服務台反應,然我要的不是一句“對不起”或“會反應給上級單位”等等的敷衍了事,而是真正的改善。
(5) http://www.sunable.net/sunhsome/node/1312 參考一下別人對 貴館的評價,大都為負面, 申訴回覆,官樣標準答案,不是什麼委外、人力不足,就是什麼建築物本身的設計不能變更...等等理由來搪塞,如果有心改善,真的有那麼難嗎? 一個國立單位,就不能對殘障人士有點愛心? 硬體(無障礙空間)做不到,難道軟體(人員)也不能嗎?

98年8月10日 給國立歷史博物館 展覽組 官樣標準回覆
回覆內容:
陳小姐您好:首先,您八月四日所寄的電子郵件,我們已收悉。從您所提的諸項建言,證明本館部分員工服務態度不良,仍待加強,我們不僅虛心受教,亦將對員工展開提升服務品質的在職訓練課程。其次,要說明的是:本館針對特展導覽時段分為兩種,一是團體預約導覽(針對團體預約);二是定時導覽(針對一般民眾導覽,無須預約)。當時您加入預約團體導覽,導覽老師為顧及您可能被推擠,所以主動告知您有另外的選擇方式(例如:可自行預約導覽或至服務台另行告知),沒想到對您造成種種不便,我們在此表達歉意。 我們盼望您有空再次蒞臨本館參觀,看看我們的服務態度是否有所改善。若有任何問題也請洽詢展覽組戈思明先生,他一定現場為您解答。他的電話:(02)23610270轉301 感謝您的來信與指教。國立歷史博物館展覽組 敬上

sylvia's 的頭像

或許他們真的把身障者當作另一群可以老死不相往來的人吧,

不如來發動一下,身障朋友有空就來去觀展吧!

給他們多一點教育的機會,也感受一下他們所說的改善囉。

請參考以下文章
http://www.enable.org.tw/iss/detail.php?id=58
法國羅浮宮的兩位策展人在6月21日至高雄市立美術館演講時,我有幸參與,當天真是收穫良多,也覺得其實許多公共服務的提供是可以更有想像力的,誰說考量無障礙設施及服務就會浪費成本,會造成工作人員的工作負擔阿,歷史悠久的羅浮宮可是把身心障礙者可以參觀與體驗藝術當作是他們的重點工作咧
台灣的政府官員與各相關機構們,不要再對身心障礙者有莫名其妙的想像,也不要再把身心障礙者特殊化了,如果可以多元及通用的去思考,在多加一點想像力,相信可以得到許多意想不到的好成效
否則藝術就總是那麼高不可攀,所謂的休閒活動就只是要具備" 身體健全"條件的人才可享有的特權

sunboy's 的頭像

有關史博館事件的整理,請看這囉

http://www.sunable.net/sunhome/node/2196

 

 

 

************************************
* 你的回饋與支持,都能讓行無礙社群越來越茁壯 *
* 敬請捐款支持無障礙推展:劃撥19868359 *
* 戶名:台北市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        *
************************************

臉書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sunboytw
非去不可無障礙旅遊:http://www.facebook.com/suntravel

你的回饋與支持,都能讓行無礙社群越來越茁壯 
敬請捐款支持無障礙推展:劃撥19868359 
戶名:台北市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