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電梯是粉重要滴?【2007東京輔具交流】

我總算是徹徹底底瞭解身心障礙朋友的痛苦,但我們其實根本還沒和行無礙的殘障朋友會合,只是推著嬰兒車、拖著30公斤重的行李,從成田機場到居住的馬?町(淺草橋附近),第二天晚上再從馬?町到新宿,這兩段路而已。

原來,日本和我想像中不同,並非所有的地方的無障礙設施都做的很好。應該這麼說,稍微熱鬧一點的地方,無障礙設施都很好,相反地,如果你去到比較偏僻一點的地方,就只能自求多福了。而且,落差真的很大! 像我們第一天晚上住在淺草橋的小民宿,這一站叫做馬?町,別說台灣人了,我看很多日本人都沒聽過吧。從機場到這一站是很方便,完全不用轉車,但到站之後,我們就立刻傻眼,My God,怎麼沒有電梯或手扶梯?而且下車的地方是在大約地下三層樓處,意味著我們必須扛著行李和手推車上到地球表面。 小熙加上嬰兒車,至少有15-20公斤,我們三個人的一箱行李也應該有30公斤,還不加上我們兩個人肩上都背著小背包。小玄子之前的媽媽手還沒好,應該算是手無縛雞之力,因此,這個大行李和嬰兒車都只能靠我一個人扛上去。而且每一段階梯都要上下跑兩趟,先把行李扛上去,再下來把小熙和嬰兒車扛上去,樓梯又多又陡,讓我這個平時很少做運動的人上下跑的氣喘吁吁,手臂都快斷掉了。我在想,還好不是小玄子一個人帶小熙出來玩,否則她不就要一個人坐在火車站台欲哭無淚嗎? 第二天,我們從馬?町坐同一班車前往台場玩耍,中間轉了一班車。所幸大部份的行李都放在民宿,所以我們只要扛著小熙和嬰兒車就好了,而且到台場之後,絕大部份的地方上下都有電梯,無障礙設施是100分,所以方便不少。當然,晚上回民宿時,少不了又要從馬?町站扛上三層樓到地面,還好,是最後一次。 想不到,晚上我們要離開淺草橋,到新宿的飯店和行無礙的朋友會合時,又是另一場大考驗。我拖著行李、小玄子推著小熙,離開民宿大約走10分鐘左右,來到淺草橋的JR火車站,哇哩ㄌㄟ,竟然在二樓,而且沒有電梯或手扶梯,而且還在對面的二樓,我們要先爬上二樓,再下樓梯到對面,再爬回二樓。同樣地,我每一段階梯都要爬兩趟,等終於就定位可以開始等車時,我已經快累斃了。 我心裡想,新宿是個大車站,總不可能沒有電梯吧?所幸,一如我的預料,到新宿站之後,是有電梯可以回到地面的。不過,令人吐血的是,從新宿車站到晚上住的旅館中間,還得上上下下走好長一段距離,而且大概因為這裡的建築物較多,不同建築物之間的高低差也是靠樓梯來連接。從前沒有拖著大行李,沒有推著嬰兒車時,可以快步的上下爬樓梯,健步如飛,如今,我真的很可以體會殘障朋友的痛苦,真希望到處都有電梯可以上下,真希望從一個地點到另一個地點之間是平坦無坡的,否則,我真的會很害怕出門吧! 另一個小小提出來抱怨的是,我發現東京人似乎都很冷漠。我這兩天少說也扛了十幾趟的嬰兒車和大行李,而且都是在很多人通行的大車站,但完全沒有一個人走過來試著想要幫忙。同樣的場景,我想如果是在台灣,一定會有一些好心的年輕人或大叔會過來幫一把,至少,看到小玄子和嬰兒車不知所措的站在月台時(因為我可能正在扛另一個行李),一定會有人過來詢問要不要幫忙吧?我想,這應該就是所謂的人情味,台灣人可能不像日本人都打扮整齊、穿著入時,但感覺起來就真的有人情味多了。日本人好像走到那裡都只關心他的手機而已,一到定點就把手機打開來看,完全不關心周遭的人事物,感覺中毒很深啊! 東京無障礙之旅系列報導(一)| 07/10/03 23:10 | 發現權世界 - 東京無障礙之旅

一群殘障朋友出遊,挑戰才剛開始!

我和小玄子因為提早一天來東京,所以晚上才到今天下塌的旅館Hotel Sunroute和其他殘障朋友會合。他們是坐下午快一點的飛機,到東京是五點多,算一算出關及交通時間,應該差不多八點左右會到旅館吧。於是,我們在晚上七點多,就來到Hotel Sunroute等其他殘障朋友。

左等右等,一直等到八點半,還沒有看到他們的蹤跡。所幸,我和本團的領隊珆如都早早就申請了日本的門號,所以我打了通電話給她,問問看現在大家在那裡?原來,因為同行十幾位殘障朋友的輪椅,全要擠上一部復康巴士,所以耽擱了不少時間,他們好不容易搞定上車,現在才要從機場出發來到旅館。

嗯,十幾位殘障朋友的輪椅、拐杖等輔具要全都擠進一部中型巴士,再加上全部大約二十個人,我實在不大能想像,怎麼可能塞得下呢?答案在一個多小時候揭曉。我特地到旅館的門口,拿著DV把巴士抵達後放下一部一部輪椅的過程拍了下來。

平常人坐巴士到旅館,要花多久的時間下車?三分鐘?應該不用吧,如果急一點,大概一分鐘就全都跑下車了,反正大型行李都留給旅館的服務生拿就好了。這群殘障朋友足足花了快三十分鐘左右,所有的人和輪椅才終於下車。原來,大部份的輪椅都折疊起來擺在走道和最後方,復康巴士的最後面是掀背式的門,打開後有個電動昇降板,就像貨車一樣,所有折疊堆起來的輪椅先請義工全部拿下車,一一打開復原後,再傳回巴士,請輪椅的主人坐上車,再由昇降板下來,一次一個人,得反復十幾次,夠辛苦吧?

好不容易,全部的團員都下車了,辛苦的領隊珆如最後才下車。還好,這次珆如通日語的媽媽有一起同行,還有一個日本殘障協會的義工也有去接機,他們三個人立刻到櫃檯幫大家Check in,此時已經快十點了。

確認房間是另一個麻煩的苦差事。因為每個殘障朋友的狀況不同,需求也不同。有的人是和親人義工同住,有的人是和另一位殘障朋友同住,每個人的期待和需求都不同,如何安排房間,實在煞費苦心。等到房間全都確定,鑰匙分發下去,已經十點多了。可是,大家都還餓著肚子,怎麼辦?原本以為抵達旅館應該才八點多,還有一些店會開,現在已經十點多了,一些拉麵、簡餐店早已打烊,大夥商量的結果,就去離旅館不大遠的24小時吉野家吃牛肉丼好了。

一聽說離旅館不大遠,大家的精神全都來,雖然一整天長途奔波,早已疲倦不堪,還是硬撐著想要一起去吉野家吃飯。那位日本義工可能根本沒去吃過吉野家,當珆如問他餐廳夠坐嗎?他還回答應該沒問題。結果一群人推著輪椅晃到吉野家門口時,當場就傻眼。這裡的店不但小,輪椅根本進不去,而且晚上十點多,竟然還高朋滿坐。不得已之下,只好改成外帶,反正大夥也真的累了,只要有東西吃就好囉!有些人不想吃牛肉丼,有些人吃素,就自行在附近覓食了。

因為快20份餐要等好一陣子,好心的珆如請大家先回旅館休息,等買回去後再一份一份發到各房。結果可想而知,當珆如買完餐回到旅館,再分完便當時,已經將近午夜十二點了,晚餐成了宵夜,大家也終於可以放鬆心情,準備盥洗和休息。雖然拖到很晚,但團員們倒是都能共體時艱,大概很瞭解主辦單位的辛苦,沒有人有一句埋怨的話。

透過今天晚上兵荒馬亂的過程,我也終於瞭解,一個殘障朋友出遊,和一群殘障朋友出遊,困難度是以等比級數倍增的。主辦者、參與者都需要有更大的耐心與包容心,互相幫忙、互相體諒,身體健康的志工朋友,更要時時睜大眼睛助很多臂之力,才能讓旅程順利進行。

事實上,今晚,才只是苦難剛開始而已呢?

東京無障礙之旅系列報導(二)| 07/10/04 22:37 | 發現權世界 - 東京無障礙之旅

其實,把我當朋友就好!

還沒當爸爸之前,每次吃飯或看電影,如果聽到小孩子的哭鬧聲,我一定會覺得很不耐煩,心想這個小孩的爸媽在幹嘛?為什麼放任小孩子哭鬧,讓大家都被打擾到。我也曾想過,有小孩的父母基本上就應該乖乖在家帶小孩,沒事把小孩帶出門幹嘛?不是自找苦吃,又害的大家不得安寧嗎?

等到自己當了父母,也多次帶著小孩上餐廳,出入公共場所,我才真正瞭解,原來面對小孩的哭鬧,父母有多為難!小朋友可以前一分鐘還是天使,下一分鐘就成了不斷哭叫的魔鬼,而父母可能完全都找不出原因,怎麼哄都沒輒,巴不得有個地洞帶著小孩鑽進去,才能避開大家責難的眼光。

突然之間,我就對公共場所小孩的哭鬧免疫了,再也不會覺得很煩,反而會開始同情那對父母,甚至看看有什麼自己可以幫得上忙的地方。這是一種經由瞭解而產生的感同身受的同理心。為什麼今天提到這個話題呢?其實,我這次和一群身心障礙朋友出來旅遊,也有一樣的經驗和感受。

過去,雖然我也偶爾有接觸身心障礙朋友,但畢竟是相當短暫的,可能只是碰個面或吃個飯而已,這是第一次和身心障礙朋友朝夕相處,而且還去了很多旅遊景點。我終於知道,過去自己對身心障礙朋友的瞭解實在過於表面,好像一直從旁在觀察他們,把他們當作一個特殊的族群,而不是發自內心和他們做朋友,實際體會他們食衣住行的感受。

其實,絕大部份身心障礙已久的朋友,早已習慣旁人異樣的眼光,而不再會自怨自艾。他們需要的不是同情或憐憫,而是真誠的對待,尊重的態度,就把他們當成普通人來看待,他們一樣有喜怒哀樂,一樣喜歡開玩笑、打打鬧鬧,一樣喜歡享受美食,欣賞美麗的事物,就用平常心去和他們交往就好了,偶爾大家一起出來吃個飯、聊天打屁,他們的身體雖然有殘缺,但心理卻不比你我脆弱,也不必然比你我來得堅強。

舉個例子來說,這次一起同行的身心障礙朋友中,有一個是罕見疾病軟骨發育不全症的患者,雖然已經二十多歲,看起來還像小孩子一樣的身材,撇開外觀這點不談,她根本和一般人沒什麼兩樣。她目前是工程師,電腦技術一級棒,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也經常自己開車出去旅遊,開朗的不得了。她說,從前唸高中時,最討厭老師把她拿來舉例,如果她的成績不錯,老師就會說:「你們看那個XXX,即使身體有殘缺,還是很努力用功,你們要拿她來做榜樣才對!」如果她的成績不好,老師就會說:「你們不要像那個XXX一樣自暴自棄,雖然身體有殘缺,還是要努力奮發向上才行。」

她每次聽了老師說這些話都覺得很吐血,她的成績好壞和身體殘缺究竟有什麼關係?她只是自己有沒有用功唸書而已。刻意把她的身體狀況拿出來大做文章,表示在老師的心中,根本還把她當成一個特殊學生在看待罷了。對她來說,這比歧視還令人感到不舒服。

尊重一個身心障礙朋友最好的方式,就是把他當成一個普通的朋友來看待就好了。沒錯,他們的身體或有不方便之處,上廁所時間可能比較久,行動可能需要一些輔具,但除此之外,他們本來就和你我沒什麼不同。拿開異樣的眼光、同情的態度,喜歡就和他們做朋友,不喜歡也不用刻意勉強,自在的面對,才是幫助他們最好的方式。

東京無障礙之旅系列報導(五) | 07/10/08 13:30 | 發現權世界 - 東京無障礙之旅  

相關網站:行無礙生活網

(感謝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老夫子姐姐贊助本次我和小玄子的旅費)

對日本的第一印象

這次東京無障礙之旅是我第一次到日本,隨手記下一些對日本和東京的第一印象,可能有點無聊,不過還蠻真實的。大概再多去幾次,就會見怪不怪了吧?不曉得去過日本的人,有和我一樣的感覺嗎?

1.電車上所有的人不是在看書,就是在玩手機,真想把他們的手機拿過來看,到底在玩什麼這麼起勁?

2.日本人看的書不論新舊都會包紙做的書套,感覺起來很珍惜書,但也因此別人也看不出他們在看什麼書。

3.日本男生除非是出去遊玩,否則幾乎所有的上班族都一定穿西裝、打領帶,女生都會穿套裝。難怪HERO裡木村拓哉飾演的久利生公平感覺會這麼與眾不同。

4.日本人的英文真的很菜。而且最莫名其妙的是,明明我和他說英文,他應該知道我是外國人了,還是一古腦地和我說日文,我表示聽不懂,他還是不放棄,繼續日文轟炸,難道說多了我就懂了嗎?

5.東京的高樓真的都還挺漂亮的,而且他們辦公大樓的窗戶都是開的,所以坐地鐵經過時都會看到裡頭辦公的情況。不像台灣的辦公大樓窗戶幾乎都是用窗簾遮住的,不曉得這樣還要窗戶幹嘛?

6.東京的便利商店沒有想像中多,在日本叫做AMPM,印象中是十多年前在台灣失敗的安賓超商。看來,全世界最方便的地方應該還是在台灣。不論在全省各地,幾乎三步就一家便利商店。不過走進日本的便利商店,裡頭的設備倒是和台灣挺像的。

7.在地鐵站看到1000元日幣快速理髮,一個男子在櫥窗裡頭剪髮,剪一個人大約15-20分鐘,外頭會顯示還要等多久。等的人可以直接在外頭投幣買票準備剪髮,有機會想試試看。

8.日本的瘦子居多,幾乎很少在街上看到胖子。是因為他們體質原本就比較瘦,還是他們的飲食都吃不胖?這點還需要好好研究一番。

9.日本人很愛抽煙,到處都可以看到煙品的自動販賣機。而且日本似乎還不講究餐廳或大眾場合禁止吸煙這件事,所以各個餐廳經常都看到癮君子在吞雲吐霧,完全無視他人的存在。

10.日本的敬禮姿勢真的誇張到不行,好像在演戲一般。一些禮讓的姿勢更是標準到好像有人在監視似的。

11.日本人小汽車的前座好像都沒有貼黑色的隔熱紙,所以可以很清楚看到駕駛者和一旁的乘客。

12.日本人幾乎不大騎摩托車,不是開車就是坐大眾交通工具,再不然就是騎鐵馬。

13.在日本的大陸留學生還真多,這幾天除了來幫忙的義工是大陸留學生,很多店裡的工讀生也是大陸人。人都還挺好的!

14.日本旅館裡都沒有提供開水,據說他們的自來水是可以生飲的,只好從水龍頭裝水來喝。還是隱約有一點消毒水的味道,不大習慣啊。

 | 07/10/16 22:51 | 發現權世界 - 東京無障礙之旅  

 

幫助別人,請量力而為之!

這次參加東京無障礙之旅的過程中,發生了一個小小的意外。還好,這個意外是發生在我自己身上,而且沒有造成什麼嚴重的傷害。

出遊行程的第二天,原本應該搭乘的是復康巴士,結果那天預訂好的巴士竟然拋錨維修中,最後來了一台普通人乘坐的中型巴士。一般巴士和復康巴士有一個最大的差異點,就是輪椅沒法子透過昇降板直接上車,好讓身心障礙的朋友直接從輪椅換到座位上。變成必需靠義工先幫忙抱身心障礙朋友上車,再把輪椅折疊收起來,堆在走道或巴士前方空位。下車就巔倒過來,必需先把輪椅搬下去組裝好,再由義工把身心障礙朋友抱下車,放在輪椅上。

這次隨行的志工不多,我是其中少數的男生,當然要一馬當先,幫忙抱身心障礙朋友上下車。沒想到,就在某個停靠點,要抱其中一個人下車時,突然覺得從背部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好像火燒灼痛的感覺,我已經把人抱起來了,總不能突然丟掉,只好咬緊牙關,還是把他抱下車,放妥在輪椅上,然後發現,自己痛到差點站不直,呼吸也有困難,好像喘不過氣似的。

好強的個性讓我沒有馬上向大家呼救,一個大男生,才抱幾個人就不行了,而且明明是要來幫助別人的,如果自己受傷,反而變成大家累贅,未免也太丟臉了。只有一個人在馬路旁喘氣,然後偷偷告訴小玄子,我的背好像受傷了。稍微休息一下,好像背有稍微好一點點,我繼續就定位,幫忙推其中一位身心障礙朋友的輪椅上路。不過只要一用力,胸和背就傳來疼痛感。

旅程到了下一位,依舊需要志工幫忙搬身心障礙朋友下車,我很逞強地又搬了一個人,結果這次比上次還痛,幾乎沒辦法行走,差點還把這個身心障礙朋友摔倒。之後,我不敢再逞強,所幸有一位日本的志工老爹(他其實是大陸人,我們此次同行翻譯秀琴的爸爸)非常有力氣,還有好心的司機,兩個人就上下搬了很多個身心障礙朋友,我也只好摸摸鼻子,在一旁看他們辛苦,然後和同行的領隊珆如報備一下,我可能因為剛才施力不當,導致背部拉傷了。
  
珆如很關心我的傷勢,還打電話回台灣告訴行無礙協會的總幹事許朝富先生,讓我實在很不好意思,有幾個團員知道我拉傷了,也紛紛過來關心我,給我一些意見。還好,在之後幾天行程裡,我都沒有太勉強自己再做超乎負荷的動作,背傷漸漸有好了一些。比較痛苦的是,小熙太重了,又經常不得不抱著哄他睡覺,只好忍耐一點了。據說,這種背部拉傷很容易變成陳年宿疾,沒有治好的話,以後永遠都會隱隱作痛,而且只要再施力不對,就會痛的不得了。

回來台灣將近一星期,背部的疼痛好轉很多,我也還沒去做什麼治療,但只要用力抱或抬東西,還是會傳來疼痛,看來,要治好這個背部拉傷,可能真的要長期抗戰才行。不過,話說回來,這次的受傷事件,倒是給我上了很重要的一課,就是在幫助別人時,凡事都是量力而為,不要太逞強,否則,不但自己可能受傷,還可能會連帶害到被你幫助的對象。就像之前發生的「玻璃娃娃事件」。

還有,在抱、扶身心障礙朋友時,其實有很多要注意的事項,不是光靠蠻力就行了。以下我轉載來自「迴聲谷傷健福音協會事務幹事郭錦媚女士」的「扶抱傷殘人士須知」,給大家參考一下:

家中有殘障孩子,對父母親的確是一個很大的挑戰,要靠神的恩典克服困難。照顧殘障人士,扶抱可不簡單,偶一不慎,不但會傷害他,也會傷害自己,因此我們要學習適當的扶抱方法,以免受傷。

扶抱傷殘人士須知

脊椎是由三十一塊脊椎骨構成,這些脊椎骨互相連結組成堅固的架構:
一.保護脊髓
二.將身體重量由頭部傳送至腳部
三.活動驅幹

骨髓的重要性是將腦部發出的訊息傳遞到身體各部份,脊椎骨的骨骼構造能保護骨髓神經,免受損害。腿部肌肉是非常強壯的,在步上樓梯時,兩腿輪流承擔全身的重量;在抬起重物時應保持背脊挺直而只膝蹲下,這方法可避免扭傷腰骨。

認識人體的重心位置對扶持體弱的病人十分重要,要扶起病人,最容易的方法是在他的重心點附近著力。例如:扶一位病人站起來時,可以在他的臀部用力。

由於大腦痲痺的問題各不相同,我們須用特別的扶抱方法以協助他們,大腦痲痺患者大致可分為三類:

一.屈曲型
他們的肌肉張力不正常,即是說,肌肉僵硬或軟弱無力。驅幹及四肢趨向彎曲及變得梗硬而且活動困難。兩腿不能站立,腳板著地時,會因與地面接觸的刺激,而使雙腳屈曲。扶抱他們時,切記保持他們臀部的位置不偏不倚及頭部正直。

二.僵直型
他們的肌肉張力也不正常,通常都是軟弱無力,但少許的刺激可使他們突然變得又硬又直。扶抱他們時要保持他們姿勢彎曲,尤其是頭和臀部。

三.循動型
他們的動作不協調,在緊張或驚慌時,亦會變得僵硬或痙攣。他們不能隨意控制動作,亦很難維持某個姿勢。身體很容易變得硬直或屈曲,扶抱他們時,主要是保持他們姿勢正中,並要動作緩慢及鎮定,使他們不致緊張。大腦痲痺患者身體都是左右不相稱的,所以在扶抱他們時,應保持他們姿勢對稱。

扶抱傷殘人士的方法

現介紹的扶抱方法都是適用於幫助自我照顧能力極差或全失的傷殘人士的,扶包者在進行扶抱時,應盡量鼓勵傷殘者參與。

(一)扶抱的基本原則:
1扶抱者應分腿站穩。
2利用下肢肌肉承擔重量,切勿用腰背力。
3身體循著扶抱方向移動。
4保持傷殘者身體兩邊對稱。

(二)進行扶抱前應注意事項
1計劃移動方法和方向。
2預備充裕的空間,使扶抱過程得以安全地進行。
3若要由床移往椅或由椅移往輪椅,要先將椅或輪椅放在適當的位置,以縮短距離及減少轉換方向。
4上輪椅或活動床,拆去阻礙移位的扶手及腳踏。
5為著兩者的安全,扶抱者及傷殘者均需穿著適合的鞋子或赤腳進行扶抱;赤腳會更為安全,但切不可只穿襪子,這是非常危險的。
6倘若扶抱過程需要兩位或多個扶抱者,則每一位都必須清楚了解整個程序方可開始時,由其中一位負責發口號,如「一、二、三、起!」然後同時把傷殘者扶起。

常遇的困難
1如果傷殘者具有某程度的能力,則移動的速度必須按傷殘者的能力而定。
2在進行扶抱前,應對失明、年老或剛接受過手術的人自我介紹及清楚解釋目的和扶抱程序。
3留意突然或不正常行動如循動型患者或中風病人的不隨意動作。

照顧腦痙攣孩子的方法

即使是抱起又輕又小的孩子,扶抱者也要牢記,要經常保持腰背筆直和屈膝的習慣,才可以避免危險和扭傷腰背。

東京無障礙之旅系列報導(八)  | 07/10/14 00:10 | 發現權世界 - 東京無障礙之旅  

相關網站:行無礙生活網

(感謝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老夫子姐姐贊助本次我和小玄子的旅費)

日本東京「國際福祉機器展」

今天來和大家分享一下本次東京行無礙之旅的重頭戲,就是日本一年一度的國際輔具展。其實這個展覽的正式名稱叫做「國際福祉機器展」,顧名思議,就是和人民福利有關的各項機器或設備展覽,並不侷限於身心障礙朋友,還包括行動比較不方便的人,例如孕婦、老人、小朋友等等,針對這些人所開發出來的各式各樣軟硬體,都可以在這個展覽中看到。

小到餵食行動不便的人所設計的特殊餐具,大到高樓大廈的各項防震安全設計,都是展覽的項目。當然,行動不便的身心障礙朋友,可能是最有急迫需求的一群人,所以這個展覽每年都吸引許多身心障礙朋友前來參觀,但這些人還是約莫只佔所有參觀者一成左右,其餘90%的人都是一般的民眾,我甚至看到很多學生前來參觀,不是老師帶來的喔,是自己三三兩兩結伴來參觀的,可見這個展覽在日本的確是很受到重視及歡迎。

整個展場很大,可能有台北世貿的2-3倍大,展場的味道也和世貿的各項展覽有點像,只不過既然號稱「國際福祉機器展」,這個展覽的各項無障礙措施當然是好的不得了。早在各個電車站就都張貼了展覽的公告,提醒站務人員這段期間會有很多身心障礙朋友前來參觀,要大家多留神協助。到了展場裡頭,針對行動不便的身心障礙朋友,還免費提供電動車交換輪椅代步,只不過數量有限,晚到可能就被借光了。展場的每部電梯外都有專人協助身心障礙朋友進出,許多展場內的說明秀,甚至還提供了手語翻譯。在在表現出主辦單位的用心之處。

全部展覽分成六大區,第一區是「福祉車輛及入浴用品」、第二區包括「戒護預防機器、住宅設施情報、移動機器(懸吊)、設施用設備用品」、第三區包括「防災用品、移動機器(輪椅)、先端技術福祉機器」、第四區包括「日常生活用品衣類、傢俱類、建築住宅設備、小孩遊樂場所」、第五區包括「日常生活用品飲食類、義肢類、資訊設備」、第六區則是「紙尿布、馬桶用品、床用品、出版品」等等。

很可惜的是,因為我們這天也是身心障礙朋友的電車體驗之旅,所以大家一直拖到過中午才抵達會場,再吃個午飯,差不多下午兩點才開始看展覽,四點半就要集合了,所以等於只有兩個半小時的時間,真的是完全不夠,即使我走馬看花的逛,過了兩個小時我還是只看了兩區,又利用剩下半小時快速看完一區,算是看完了一半。另外三區連長什麼樣都不曉得,實在是相當婉惜。

以下是我看了這三區後的一點所見所聞,和大家分享一下:
1.我看到一種可任意伸縮的棍棒,可以一端頂著地板、另一端頂著天花板,不到一分鐘就豎起一個身心障礙朋友方便使用的鋼管。類似的棍棒有很多不同的組合,想在家營造無障礙環境,三分鐘就可以搞定,而且不用花大筆銀子,真是挺神奇的。

2.原來針對身心障礙朋友的輔具有這麼多,從輪椅、鞋子、襪子、手杖、床、座墊、馬桶、浴室、房間、廚具、拉門、碗、盤、調味料瓶、昇降梯、車子等等,琳瑯滿目、目不暇給,看到現場人潮洶湧,所有的賣家無不卯足全力推銷自己的產品,實在感到很慚愧啊,原來,自己對輔具的瞭解竟然這麼有限。

3.這個輔具展只展不賣,最後型錄都拿到提不動(展場外有宅配服務,可送回飯店或家),每個銷售的先生、小姐都超級親切,但卻沒有人會向你強力促銷,因為現場是不做買賣交易的。如果你對他們的產品有興趣,得事後再洽詢。這樣的良性競爭方式,台灣做得到嗎?

4.看到最神奇的東西,是一個骨傳導音聲增幅器。有點像醫生用的聽診器,把一頭放在你的額頭上,即使你的雙耳都摀住或是聽不到,還是可以聽到對方的聲音。我現場測試過,非常的清楚。所以,耳膜受傷的人就可以利用這種原理來聽到聲音了呢!

5.還有一個神奇的設備,是可以使用最少的施工,把你家從一樓到三樓打穿一個四方孔,裝一個只能容納一人或一張輪椅的垂直昇降梯。這應該是最便宜的電梯了。台灣人其實也不少人住在透天厝,如果裝了一個這種昇降梯,即使是老人或身心障礙親友,也可以住在二、三樓了。

6.展場的Show Girl也不少,但並沒有一大堆人猛朝她們拍照(其實現場是禁止拍照、攝影的)。雖然我聽不懂她們在說什麼,但感覺起來每個人很用力大聲地在介紹的是身心障礙朋友的輔具或是居家裝備,沒有一點馬虎,敬業態度百分百,當有問題詢問他們時,也是超有耐心(雖然英文還是很破)。

參觀完展覽之後,我真的是又感慨又欽佩。台灣的身心障礙人士會比日本少嗎?為什麼日本可以辦這麼盛大的一個國際輔具展,台灣卻辦不起來?就算台灣真的舉辦了,來參觀的人潮會像日本這麼洶湧嗎?還是冷冷清清,只有少數身心障礙朋友關心而已,其他人根本不感興趣?即使台灣真的有機會舉辦類似的輔具展,究竟可以在那裡舉辦呢?台灣那裡的無障礙設施才真的夠格?主辦單位可以像日本一樣體貼、照顧到所有各式各樣的參觀者嗎?

話雖如此,但我還是很期望有一天,台灣的身心障礙朋友可以不用再千里迢迢地跑到東京來看展覽。希望有一天在台灣,社會福利議題也可以獲得像在日本一樣的重視,成為全民關注的焦點。要知道,人都難免會有生老病死,如何讓生活過的更有品質、活的更快樂,才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吧!

東京無障礙之旅系列報導(六)| 07/10/10 18:23 | 發現權世界 - 東京無障礙之旅

相關網站:行無礙生活網

(感謝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老夫子姐姐贊助本次我和小玄子的旅費)

無障礙的真正精神

今天是旅程中的重頭戲,大家要一起到台場參觀一年一度的國際輔具展。

先稍微向大家說明一下,本團一共有23個人,扣掉我、小玄子和權小豬,剩下的20人當中,有13個人都是坐在輪椅上頭的,另外7位則是他們的親友,陪同前來協助行動;所以有6個人落單,這六位中有2位是坐電動輪椅,比較不需要人協助,2位是比較年輕、有行動力的輪椅客,另外有2位則是全程幾乎都需要人幫助推輪椅。小玄子要推小豬,通常會有一個日本當地的翻譯義工(竟然是留日的大陸華僑,不是日本人)幫忙推其中一位,我則是推最後一位殘障朋友,還算分配的剛剛好。

好了,成員背景大致介紹完畢,還是來報告一下參觀輔具展的經過。基本上,一整天下來,我覺得這天的主題其實不像是參觀國際輔具展,應該是日本電車無障礙之旅大體驗。畢竟絕大部份殘障朋友出門遊玩,不是開車就是坐復康巴士,鮮少有機會搭乘電車出遊,這裡的電車,換到台灣就是指捷運。為什麼殘障朋友不喜歡坐捷運呢?比較一下日本站內工作人員的服務,你可以很清楚瞭解什麼才是真正的無障礙之旅。

我們一群人風塵僕僕地推著輪椅從旅館來到新宿車站,還好路程不遠,約莫只花了10分鐘左右,而且沿路不用閃避人行道上的機車,或是馬路上橫衝直撞的大小車輛,絕大部份的日本路人見到一群輪椅隊伍過來,幾乎都是抱著畢恭畢敬的態度(如前文所說的,敬而遠之,但也不大會主動上來幫忙),到了新宿車站,差不多十點左右,正是日本上班的尖峰時刻,車站大廳擠滿了進出的上班族,我們被人潮嚇得有點不知所措,領隊珆如和翻譯志工先買了大家的車票,接著告知站方人員一共有多少殘障朋友要進去,目的地是那裡。接下來,是一段長時間的等待。

大夥足足在車站門口等了十五分鐘左右,我們都覺得很納悶,票不是買了嗎?怎麼不進去就好了,還在等什麼?沒想到,這段等待是有代價的,就像是吃大餐前的沙拉、麵包,精采的才正要展開。原來,新宿車站人員一聽有這麼多殘障朋友要進站,而且目的地是還要轉一班電車才能抵達的台場,他們立刻開始出動所有的人手,聯絡好每一個轉換站的站務人員,即將有一批殘障朋友會需要他們的協助。

因為是交通巔峰時間,所以他們要調度人手著實不易,花了15-20分鐘,才找了6-7位工作人員,開始從新宿站門口沿路開道,可以說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不斷有人在前面撥開人潮,引導大家搭乘電梯,而且有人不斷在旁維持隊伍、指揮站內交通,以避免大家被人來人往的乘客給衝散。

當然,他們還是保持一貫畢恭畢敬的態度,但所有的動作都很標準,絕對不打馬虎眼。新宿是個大站,上下是有電梯的,不像昨天馬?町那個小站,連個手扶梯都沒有。一部電梯大概可以坐兩部輪椅,所以13部輪椅+1台嬰兒車,至少要上上下下六趟,不過從新宿車站入口要到我們上車的月台,要換兩部電梯,所以又得再來個六趟。站務人員不但沿路開道,讓大家順利穿越人群到電梯口,在每座電梯、每層電梯出口外一定都有人幫大家按住電梯,協助輪椅進出電梯口,夠貼心吧。

好不容易護送大家到了月台,一群輪椅集中在某一段車廂,我奇怪為什麼還有5-6位站務人員圍繞在大家四周,待會不是就要上電車了嗎?他們還要做什麼嗎?等了一會,電車進站,站方人員卻不讓我們上車,我覺得更奇怪了,難道這不是我們要坐的車嗎?接著,又過了一部車,到了第三部電車快到站時,我看到這些站務人員立刻好像彈了起來,把手上夾在腋下的長板子攤開,原來是一個活動的斜坡板。

電車進站時,我發現我們要上的這節車廂人竟然特別空,原來是他們幾站前的站務人員已經協助刻意清開某一節車廂,好讓我們這群殘障朋友可以進入,不用和一大堆上班族人擠人,並且全部的人可以待在一起。只見站務人員手腳相當俐落的把斜坡板舖在電車門和月台之間,彌補了其中的空隙,讓輪椅可以順利的推進電車。而且可以很明顯感覺這部電車停的特別久,我們不用趕時間,直到全部的殘障朋友都上車了,站務人員才鞠躬恭送我們離開。

更神奇的是,當我們到了要轉車的中途站新橋站時,早已有一堆站務人員在現場待命,不但同樣的舖上斜坡板,也引導我們大家如何從這個月台到另一個月台。然而,此時,更大的難關來了,這個月台並沒有電梯到另一層樓,只有手扶梯,這該如何是好呢?

別擔心,他們的站務人員早有經驗、也早有準備,幾個站務人員站在手扶梯前等著大家,手扶梯外也圍上了隔離布條,這個手扶梯暫時就只給我們這群殘障朋友使用了,其他人請走樓梯吧。只見站務人員在手扶梯上做了一些設定,魔法就發生了。

他們把一位殘障朋友的輪椅推到手扶梯入口,接著原本一層一層下降的手扶梯,不但速度變得超慢,而且其中一層突然從平地伸出了擋板,接著有3層的手扶梯變成了一大層平板,意味著輪椅可以平平的推進去,而且因為那個前方的擋板,所以不用擔心滑過頭,其實本來就不用太擔心,因為在你的前方還有一個站務人員擋著。大家可以想像了嗎?反正,就是輪椅突然可以推進手扶梯了,而且是平的喔。等到手扶梯慢慢地把一個殘障朋友送下去,一位站務人員就切換開關,讓手扶梯和那位站務人員又倒轉上來,繼續運送另一位殘障朋友下去。

這樣的方法當然相當曠日費時,平均一個殘障朋友要花3分鐘左右,我們13部輪椅,光下手扶梯就花了快40分鐘。但一直護送到最後一位殘障朋友,這群站務人員的動作都一絲不苟,看得出來平日訓練有素,而且沒有一句怨言。雖然很花時間,但至少成功的讓所有的殘障朋友毋需用人力搬運,可以很有尊嚴的從一個地方移動到另一個地方。

其他各站的無障礙過程我就不再多做描述了,反正大同小異。從上車到出車門,都一定可以看到很多個站務人員護送或迎接,顯然新宿站已經把大家的行程先傳給之後幾站的站務人員,請大家及早做準備。這樣的服務方式,不是因為我們是一個外國團體,更不是因為他們知道我們在偷偷觀摩他們的服務精神,我們也沒有在幾天前向他們預告說有一群台灣來的殘障朋友要來坐電車。純粹就是日本人秉持著對人尊重的態度,表現在日常生活的各個小細節之中而已。

無障礙不只是指點到點之間沒有障礙,也不是指利用什麼高科技讓旅途無障礙,而是指一種實事求是、體貼人心、細膩的服務精神。如果能夠處處替殘障朋友設身處地預想,體貼、照顧他們不便的心情,那不論是再困難的地點,一樣可以製造出無障礙的環境。

P.S.1. 有關上述神奇的殘障朋友搭乘手扶梯經驗,我有用DV拍下來,等回國之後再放上來給大家看吧。 P.S.2. 精采的國際輔具大展參觀記錄還沒寫到,可能要等下一篇,或回國後再和大家分享了。

 

東京無障礙之旅系列報導(三)| 07/10/06 01:20 | 發現權世界 - 東京無障礙之旅

身障朋友本來就有正常生活的權利!

今天晚上,很開心一個身心障礙的朋友莊青一大哥全家人來我們家坐客。不過,在聊天中他告訴我一件之前發生在他身上的不幸的事。

大約在一年前(可能更早,有點記不清楚了),莊大哥那時批了一些健康食品五穀雜糧來零賣,有天在騎摩托車出去送貨給客戶的路上,被一部違規迴轉的小貨車追撞,不但車子幾乎全毀,他也受了很嚴重的內外傷,在醫院住了好一陣子。

一開始,那個小貨車司機還有來醫院看他,表示他會負責到底,但慢慢地,來探訪的次數愈來愈少,一聽說可能還要支付醫藥費以外的賠償金,更是立刻翻臉不認人,表示自己沒錢,又說不是他的錯,莊大哥自己也有錯云云。

莊大哥原本還可以用拐杖不靠別人慢慢行動,但因為這次的車禍,傷到雙腿的軟骨組織及肌肉,變成任何行動都要靠別人支撐才行。雖然他本來就是個小兒麻痺的患者,但可以用拐杖和不能用拐杖可是相差十萬八千里,一般人大概很難體會。除了摩托車的修理(新購)費用外,還要加上他因為身體傷害導致完全無法工作,以及住院的身心靈痛苦等等,這些也都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後來這個車禍事件因為肇事者辯稱沒錢,不願支付賠償金所以沒有和解,因而進入了調解委員會。

在調解委員會上,小貨車司機說了一句讓莊大哥感到相當難過的話--「你們這些殘障的人應該乖乖待在家裡,沒事跑出來害別人撞車,根本就是你們自己不應該!」聽了這段話,誰也知道協商是沒有結果的了,因為這個肇事者根本一點自我反省的能力都沒有,竟然還把錯推到身心障礙的受害者朋友身上!

然而,在台灣的社會中,有這樣想法的人其實並不只這位小貨車司機一個人而已。這次東京無障礙之旅中,我曾和幾位身心障礙朋友聊過天,他們都一致表示,在台灣,身障者想走出家門,除了要克服馬路上的層層障礙外,最困難和最害怕的,就是在面對一般健康朋友的時候,他們那種鄙視、嫌惡、不耐的表情。

幾乎所有的身障者都有過類似的經驗,有的人是在購物時、有的人是在排隊時、有的人是在開車時,總難免因為身體不方便而使用比較多時間,或是讓別人必需花更多的力氣來幫助他。於是乎,他們就成了眾矢之的,好像一切的錯都是因為他們的身體害的,「幹嘛要害我們浪費這些時間啊,你們怎麼不好好待在家裡就好了,出來只是製造大家的困擾而已!」就算沒有說出口,但大家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有沒有說出口其實當事人都感受得到。

這就是身障朋友在台灣普遍面臨的處境--大家根本不把他們當成一般人,反而把他們當成了累贅,從來沒有想過,身障者也是人,本來就應該享用一般人正常的生活,那是每個人都應有也應得的權利。是我們的社會、我們的馬路、我們的心把身障者隔絕在之外,築起了一道高高的牆,也難怪要鼓勵身障朋友走出來,必需用這麼大的力氣--不是他們不想外出,是這個社會一點也沒有給他們外出的機會。

莊大哥和這個肇者的小貨車司機因此進入了法庭程序,不久前,刑事結果出爐,原本是判小貨車司機六個月徒刑,因為減刑而只剩下四個月,可以易科罰金。民事的判決結果則是尚未出爐。我衷心期盼莊大哥可以拿到一些賠償,不只是因為他被撞後身體健康每況愈下,更希望給這個不懂得尊重人的貨車司機一個教訓。身障朋友也是人,也可以工作,為什麼要因為你的不小心,而害他們不敢外出呢?你說是嗎?

      | 07/10/21 00:53 | 發現權世界 - 東京無障礙之旅  

身障者,更需要好好運動!

今天要來繼續和大家分享,東京無障礙之旅中,一個相當重要的參觀點,就是位於橫濱的「身障者運動中心」。

這個「身障者運動中心」就位在拉麵博物館沒多遠,有點小諷刺的是,拉麵博物館其實是此行最不具備無障礙環境的景點之一,可能是因為是舊建築物改建,且刻意 保持陳舊的風貌,所以廁所也是小的可憐,而且沒有無障礙設備,簡言之,就是和台灣絕大部份的建築物都一樣。不過,今天的重點不是在拉麵博物館,就不再多做 抱怨了,其實除了無障礙環境有點不佳之外,裡頭別具特色的裝潢和好吃的拉麵,還頗值得一遊的。

大家在運動中心門口合影留念


回到「身障者運動中心」。這個概念很特別,不曉得台灣何時才會有這種先進的想法,專門為身障朋友成立一個運動中心?還是會被其他好手好腳的市民嫌浪費、多 此一舉?很不好意思的是,我沒有記下太多這個運動中心的成立經過,只好奇地在研究運動中心裡頭專門為身障朋友設置的運動器材。(或許其他同行的夥伴們可以 補充?)

門口有可以鎖傘和拐扙的架子


在介紹運動中心的設備之前,先來和大家分享一個理念好了,這也是我前一天在參觀國際輔具大展時的感受之一。「身障朋友究竟需不需要運動?」不用我說,大家 應該猜得到,答案是肯定的。不只是剛受傷時需要做復健運動,基本上,除了全身癱瘓不能動的身障朋友之外,應該每一個身障朋友都是需要運動的,就和你我沒什 麼兩樣。於是,我們在輔具大展上看到許多攤位,都在介紹專門提供給身障朋友使用的健身器材,我想,這樣的需求,在台灣幾乎沒有人曾經重視過,甚至連提都不 敢提。

站在一個四肢發達的普通人的角度,有誰敢去批評一個身障朋友運動太少?可能馬上會招來白眼:「你沒看到我行動都不方便了,還叫我運動?」的確,就是因為身 障朋友行動真的不方便,飲食如果又不節制,所以比起一般人更有囤積脂肪的危險,更應該儘其可能的做一些小小的運動。不過話又說回來,在台灣,因為無障礙環 境缺乏,只要身障朋友經常有出門的需要,大概都免不了要「運動到」,就怕如果很少才出門一次,運動的機會也就變少了。

簡單的說,就是身障朋友比起一般人來說更需要運動,但可能運動的設備和一般人並不相同,需要一些特殊的設計或協助,這間「身障者運動中心」也就是為了這個目的而開設的。

運動中心裡有各式各樣為身障朋友設計的健身器材


舉例來說,運動中心一樓有一間很大的桌球室,裡頭擺了十多張桌球桌,每張桌球桌除了對打的人之外,還有一位老先生或老太太義工拿著網子站在桌子旁,就是那種捉蝴蝶的網子,如果有球掉到一旁,雙方都不用忙著撿球,旁邊的義工會用網子把球撈起來,省時又省力。

有義工專門幫大家撈球


再舉例來說,運動中心有個身障朋友專用的保齡球室。你沒看錯,是保齡球,身障朋友要怎麼打保齡球呢?其實本來就沒有人規定身障朋友不能打保齡球啦,只是坐 在輪椅上好不好瞄準目標?如果手沒力氣要怎麼丟球呢?從空中把球拋出去豈不是破壞了木板跑道?因此,在這個保齡球室裡,有專門給身障朋友用的滾輪架,只要 把架子放妥,球放在架子上就可以順勢滑出去,幾乎不用出什麼力氣。如果手無力拿重球的朋友,可以用一種特殊的保齡球,原本三個洞的位置,變成一個升縮提 把,球一丟出去就縮起來,一樣滾的很順暢。

這個保齡球是用提的喔!


專門給保齡球滾動的架子


王大哥也一時手癢下場試試看丟球


 


 


 

除了保齡球室,這間運動中心還有專門給身障朋友使用的游泳池。身障朋友在入池前,必需先換坐中心裡防水的輪椅,到了池邊,會有一種昇降設備把身障朋友和輪 椅懸吊起來,然後再把人直接放入水中。遺憾的是,我們只看到這個設備,沒有看到實際操作的情況,所以上面的描述有點可怕及語焉不詳。不過游泳池中的確是有 許多身障朋友在裡頭游泳,還有專門給視障朋友設立的水道,不會有不相干的人擋在這個水路中,防礙他們前進。

走道上四周都有把手,在門前還有點字的房間名稱


「身障者運動中心」有三層,每一層都有許多各式各樣專門為身障朋友準備的運動器材。可惜因為我們時間有限,也為了顧及正在裡頭使用者的隱私和感受,沒法子 帶我們一一參觀瞭解,但看到絡繹不絕、來來往往的身障者,我們很清楚的感受到這個運動中心在這裡是有被充份使用的,不僅是一個虛有其表的蚊子館而已,光是 這一點,就很值得我們政府學習效法了。

以下,和大家分享一段很特別的影片,是同行一位團員昭坤,為大家示範使用這個運動中心自動販賣機的過程。你可能想都沒想過,世界上還有專門為身障朋友設計的自動販賣機吧?也由此可見,日本人是多麼體貼和尊重每一位身障朋友的需求。


1. 身障朋友可能手指不靈活或不方便,所以不用一個一個的投幣,可以一次抓一把硬幣丟進去,自動會辨識有多少錢。
2. 上面選飲料的按鈕太高了,所以在下頭也有一排,方便坐輪椅的人也按得到。
3. 不過最後昭坤竟然還是沒法子把飲料罐取出來,可見,即使是專為身障朋友設計的販賣機,還是有值得改進的空間。

東京無障礙之旅系列報導(九)| 07/10/28 17:07 | 發現權世界 - 東京無障礙之旅

相關網站:行無礙生活網

(感謝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老夫子姐姐贊助本次我和小玄子的旅費)

輪椅也可以坐手扶梯

上回有和大家提過,這次到東京有看到一種很神奇的手扶梯,可以把3階變成一個平台,讓身心障礙朋友可以坐輪椅上下。這幾天整理好影片,就貼上來讓大家看一下囉!大家可以仔細看看日本站務人員服務的細膩程度。

也要感謝這次入鏡當示範模特兒的美華、昭坤和珆如。

同場加映:

這是某天我們要搭乘渡輪去遊河時,從二樓要到一樓河邊的碼頭畔,為了讓坐輪椅的人也能順利上船,竟然還做了一個輪椅專用的電動昇降梯,會轉彎的喔!

附帶提一點,在日本,從機場開始的任何交通設施,幾乎是只要看到坐輪椅的身心障礙人士,就一定禮讓他們先通行,絕對不可能讓他們和大家一起排隊的。這是一種體貼,也是一種應該的禮貌和尊重。

這次在影片中示範的是興華阿姨。

東京無障礙之旅系列報導(七)

相關網站:行無礙生活網

(感謝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老夫子姐姐贊助本次我和小玄子的旅費)

輪椅的世界,如此不同

今天是東京無障礙之旅的最後一天,原本很擔心會不會因為颱風回不了家,所幸只是班機延誤而已。飛機因為天候不佳,還在台灣上空多盤旋了半個多小時,當終於平安降落時,我差點沒有開心地高喊哈雷路亞、謝天謝地!

這次的無障礙之旅,收穫真的很多。除了對日本人打從心底尊重身心障礙人士的態度大感欽佩之外,最大的收穫,是和一群身心障礙朋友朝夕相處了數天,因為我也推著輪椅,所以很能夠融入他們的世界

,感受他們平日走出戶外,處處得翻山越嶺、排除萬難的痛苦。也因為大家站在同一陣線上,頗有同舟共濟的革命情感。

原來,坐在輪椅上的世界,和用雙腳步行的世界竟然如此不同!舉一個小例子,昨天晚上,我們一群人浩浩蕩蕩地開跋到旅館附近的一間餐廳用餐,全員集合之後,我們穿越旅館的大廳,從後門出去,穿過了兩個紅綠燈口,經過一小段上坡路,再進入一棟大廈,然後陸續搭乘電梯來到地下一樓的餐廳,光是走去附近吃個飯,就花了差不多快40分鐘左右。

晚餐快吃完時,因為小熙在哭鬧,我們又忘了帶奶瓶,於是只好和小玄子帶小熙提早離席回旅館,沒想到,來時花了40分鐘左右,回去時竟然不到10分鐘就到旅館房間了。而且突然發覺,來時覺得很遙遠的餐廳,原來只不過在旅館隔壁沒多遠而已。這就是身心障礙朋友平時感知的世界,和我們行動自如的人感知的世界有著多麼大的不同。

這還是在有行無礙精神的日本。如果在台灣,可能10分鐘的路程要花身心障礙朋友一、兩個小時以上還到不了。因為馬路上鑽來鑽去的摩托一族、騎樓人行道上停滿了機車和店家的商品,還有每三步就會遇到的不知名道路施工,更別提餐廳的門是否夠大、座位間的走道可否讓輪椅穿過、餐廳有沒有無障礙廁所等等。

也難怪這次同行一位身心障礙朋友曾感慨的說:「在日本到處都可以看到身心障礙人士走出來,台灣的身心障礙人士不見得比日本少,但是卻全都習慣窩在家裡。這不能怪他們沒有走出來的勇氣,要怪,應該要怪我們政府沒有給他們一個無障礙的環境,身心障礙人士處處寸步難行,沒有人關心他們的權益,最後就只好選擇儘量不出門了。」

原本,我們的總統夫人自己身為身心障礙人士,應該是最可以感同身受的一位。就算她沒有實際的權力,至少可以做個代言人,喚起政府或社會民眾對身心障礙朋友的關注,為弱勢族群發聲。但快八年過去了,顯然這個希望根本就是白日夢一場。不僅是總統夫人,還有一些其他有權有勢的身心障礙人士,當他們出入有專車接送,上下樓梯有隨扈或抱或背時,可能早已忘了從前那個自己用手慢慢推動輪椅前進的世界了。

別忘了,權勢有一天可能會垮台,人不會永遠都站在高處。奉勸這些人利用自己還有能力的時候,好好推動為大家營造一個真正無障礙的環境,至少,當你有天又回到要一個人推著輪椅緩步前進的時候,可以慶幸自己當年曾經推動掃除路霸,或是推動機車退出騎樓的政策!

東京無障礙之旅系列報導(四)  | 07/10/07 22:53 | 發現權世界 - 東京無障礙之旅 
(感謝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老夫子姐姐贊助本次我和小玄子的旅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