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bby 的部落格

衝撞到底為了什麼?權益如何來?

上個月,我有位在水果報上班的好朋友來找我。我們聊到台鐵林鳳營事件…

她告訴我:「我學新聞的人及在這業界工作的感覺,那位蔡小姐不收那束花,頭又往旁邊撇,2個人乾在那。你知道社會大眾怎麼想嗎?他們在想說,你們身障者怎麼這麼不盡人情,人家都跟你道歉了,還不把花收下。身障者的身段一定要這麼高嗎?社會是這麼在看待身障者的。觀感不好!」

我回:「嗯!那妳學新聞的,妳覺得呢?我們該怎麼做?」

她答:「最好是把花收下啦!握手言和,這是社會想看的。但請你們繼續堅持下去捍衛身障者的權益,雖然會造成社會觀感不好。若不這麼做社會是不會改變的。你們一定要加油…」

同樣的,在包圍麥當勞的抗議事件中,許多人、特別是網友,大多都提到說,麥當勞這麼不健康,不吃也罷;也有提到說,你們評什麼去影響別人做生意,雖然你們的權益受損,也不能這樣;也有人說,外帶就好啦!小鑽石及媽媽去公園,被管理員廣播:「輪椅與狗不得進入PU跑道」聯合報因此而訪問、報導。網友也回應:「真不知這媽媽怎麼教的,女兒已經不方便了,讓她上PU跑道要做什麼呢?難道身障者還不夠優惠嗎?什麼都要。」再到今天的被國泰航空拒載事件。諸多的社會大眾對身心障礙者的不認同。我們究竟為了什麼?

 

很多事都是勉強來的

台南吳園對輪椅族真的無緣

神愛世人獨缺我、眾生平等都障礙

分類: 

早期台灣文化中,有一種很嚴重的「輪迴因果」論。家庭中只要出現身障礙者,就會被週遭的人評論說。這個人一定是上輩子做了什麼壞事,這些家人都是欠他的。所以一直到現在,身障礙者大多都依附在家庭的保護傘下。導致於障礙者長年習慣被包覆在家庭中,出門不易,少有機會與人相處,心理障礙反而比身體障礙來的嚴重

。但社會發展至今,對於障礙者的軟硬體漸漸進步,身障者也比較不用向早期一樣,在家關到死。許多時候身障礙朋友出門,也容易因社會大眾的眼光耳語,內心有時是比較負面、脆弱、自卑的。

或許積極參與宗教活動的人,內心較有大愛、善心、同情心…。坐在輪椅上的我,很容易吸引到好心人士,邀請我去參與他的宗教活動。曾經在因緣際會下高中老師帶領我,接受神的大能。在第一次小組聚會時,我嚇到了!聚會場所在公寓的四樓。我坐輪椅怎麼上去呢?小組的弟兄就很有心的將快百公斤的我抬了上去。也讓當時心靈空虛的我,感受到世人滿滿的大愛。約一年多的時間,每週就是這樣抬上抬下。其實對輪椅結構本身來說也是種負擔。近年來,我的家人都在家附近的教會活動,門口有一陡坡,輪椅需有人推才可進入。但廁所有二十公分左右的台階。一位坐在輪椅上的爺爺要上廁所,需靠家人攙扶辛苦的跨過。而我要上廁所,就只能到百公尺遠的醫院無障礙廁所。

身障朋友求職祕笈

分類: 

雖然台灣社會已對身心障礙者的認知有相當的進步了,但身障者實際在找工作還是非常的困難、處處碰壁。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