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88ee 的部落格

許我一間無障礙診所有這麼難嗎!

分類: 
從前拿拐杖看小診所時,儘管階梯有多高,甚至得上樓都不是問題。  現在輪椅族後,真的得在大街小巷尋尋找找,有高過三公分 以上的診所拒絕往來戶,有的門前沒有台階,但進門一看才知裡 面機關重重。 
 
有一次下班後想在家附近牙科看診,門前沒有階梯, 停車又很方便,心裡還想誇讚他們一下,誰知當我推門一看,差 點沒暈倒!裡面裝潢得有點過頭,不但掛號台高的嚇人,連要進 診間都得上一階高過三公分台階,最厲害的是那台階還被電視櫃 檔掉一大半,看來只限常人進出,還只限一人進出而已。老闆娘 看到我這輪椅族要來看診,面有難堪的說:很抱歉!可能不方便 讓妳進來耶!我也知道不方便呀!心想,你們會不會太誇張,診所弄成這模樣 ,擺明就是拒絕輪椅族病患嘛!她還好心介紹我到附近方便進出 牙科看診。結果在家附近繞了幾家,家家都有高高階層,終於看到一家台階低於一公分的牙科,終於順利治療這牙痛不是病,痛 起來要人命的牙齒 ,也慶幸裡面沒有人滿為氾,否則......我還不 知要痛到幾時才得醫治!不知其他輪椅族的朋友,是否跟我一樣 ,看個小病得在大街小巷尋尋覓覓找診所咧! 
   

那些年我們都得了小兒麻痺

分類: 
民國五十年間,小兒麻痺病毒侵入台灣, 導致當時的兒童被病毒侵襲,終生不良於 行甚至死亡。那年我還未滿七個月(根據 母親述說六個月)就得小兒麻痺,當時染 病的狀況像感冒一直發燒,但溫度卻沒有 很高,雙腳卻軟弱無法站立,父母也不知 為什麼雙腳無法站,甚至抱到醫院檢查時 ,左查右檢也查不出真正病因,還被高醫 的眾醫師們宣判活不過一星期,傷心無奈 的父母只好將我抱回家等死神召喚,幸好 父親生意上的朋友來家裡看到奄奄一息的 我躺在床上,得知我發燒不退,便介紹父 母買羚羊犀角湯來試試,就這樣我被救活 。其實能活下來的小麻朋友,身上都有說 不完的奇蹟事。   

年節前的獨思

分類: 
一年又過去了,生命繼續走下去,生活依然 渾渾噩噩,沒有太多喜悅,只有憂慮不斷侵 蝕我的心,我的體力。眼看過年的節日又到 ,我沒有一點點喜悅,只有沉重、沉重的心 情,只有哀思不斷地在腦裡翻騰,因為回家 路太沉重、太沉重。 
 
曾幾何時,每到節日到來,耳邊總傳來父母 頻頻詢問「何時要回家、車票買了沒」,「車 子坐到那,幾點到家呢」等……關懷,甚至 頻頻叮嚀不要跟計程車司機聊太多政治或別 的事,還會擔心被戴到荒郊野外被分屍了﹗ 聽得我好氣又好笑,但想想,這不就是天下父 母心,不管孩子多少歲數,永遠都是他們心裡最 牽掛的寶貝。但身為子女的我們,往往把這些 嘮叨、關懷當做煩人的聲音,惱人的瑣事,總 是不耐煩的回「知道…知道,不要再唸了啦, 煩咧!」
 
但自從父親過世,母親住進養老院後, 這些噓寒問暖,頻頻問「幾號要回家,車票趕 快去買」的聲音已消失在我耳朵好久、好久﹗ 從此我成了有家歸不得的遊子,從此耳根真的 清淨許多,沒有父母的叨唸,身邊沒有人噓寒 問暖,日子真的就此幸福圓滿了嗎!想想,有 父母的叨唸是世上最溫暖的聲音,趁著他們還 有力氣唸你時,好好享受,好好把握吧。

博物館驚嚇團

分類: 

以往只有我一個人去看展時,除了要上那抖的要命的斜坡,
還得不斷去撥〔屁股(因坐輪椅的高度,看到都是一群屁股啦)〕外,並沒有受到什麼難處。這次我們一下來了快十幾部輪椅,而且還是在假日人潮眾多的展覽日,嚇壞博館內的主管應是正常吧!因此就發生了他們立刻出來〔勸導〕,希望我們能在非假日來看展,我心想,他們莫非都認為我們是(吃飽閒閒沒事做等看展的人嗎!)
我們可都是社會菁英呀,不是整天沒事都來這裡晃晃的〔閒人〕,而且我們就是要在假日出來讓你們看看,身障人也有在假日裡看展的權利,逛公園、散步在運動園的權利好嗎.... 我想這就是要(散步)最大動力。我沒有到國外看展的經驗,不知國外一些展館是否像我們這裡的展館這麼不友善,但我曾到過日本的迪斯耐樂園,看到他們對身障者服務的熱忱與細心,真讓我好窩心,反觀我們國內不斷地要我們在人影稀少時才出現,因為這樣才不會影響其他人觀展或遊玩的情緒,這是那一國的話,往往碰到這麼白目的主管,我們當然要發出嚴厲抗議,難道我們不是〔人〕嗎... 身障就不該享有應有的權利嗎... 當然不是,我們不但要走出

 

電動輪椅初體驗

以往我賞花燈總是騎著我的小紅穿梭在擁擠人群裡,也惹來不少白眼加:怎麼把摩托車騎進來呢!但我還是一邊賠不是,一邊欣賞 美麗的

頁面